戰爭尾巴,心靈修補5 黃昏帖•非典型回憶錄3

季季
中時電子報

中國時報【季季】

那天吃過早飯,父親騎車去西螺,要到中央市場買年三十祭祖的豬肉,卻遇到從西螺回永定的日崧,蹲在路旁木麻黃樹下撿柴板。可能是腳踏車後座的繩子沒捆好,鬆落了,他立即停車去幫忙撿拾,捆好,日崧哭著說:「日長兄,阮彼隻狗仔,嘛走沒去囉!…」

──在一來一往的路途中,一對堂兄弟迎面而遇;在秋與冬的轉換中,兩個「狗仔子」的父親,分別為他們早夭的長子買了柴板。

日崧是我堂叔,其祖父與我曾祖父是兄弟。我曾祖父謀敬行四,有三子,日崧祖父謀錦行五,1886年得一子應昧後,十餘年無再出,遂於1900年領養一子應轉。應昧曾任保正,善理財,是二崙鄉第二大地主,並曾釀酒販售,1931年蓋了中西合璧的廣闊宅園,種有其香無比的黃爪桃(香水樹)及其甜無比的查某李仔(人心果)等奇花異果,永定人稱其豪宅為「酒窖仔」。

日崧即應昧養弟應轉的長子,比我父親小幾歲,曾赴東京就讀興亞醫學館;那是為戰爭設立的私校,四年畢業即派去軍人醫院任軍醫。日崧本應派去滿州,適逢日本投降,二戰結束,1946年初帶著新婚的鹿兒島女子回永定,報戶口時替她登記「李玉華」;年底生下長子新民,比我大弟小幾個月,都屬狗。

日崧是永定唯一的醫生,妻子玉華是永定唯一的日本人。1947年9月我大弟急性腸炎時,母親曾抱去日崧叔的診所求治,終因缺乏抗生素而不治。1948年2月,其子新民罹患白喉,也因買不到抗生素而早逝。

──後來我知道,急性腸炎和白喉,只要服用青黴素(盤林西林)或紅黴素即可治癒。青黴素是人類最早發現的抗生素,1928年由英國倫敦大學細菌學教授亞歷山大.弗萊明(Alexander Fleming,1881年8月-1955年3月)發現;1938年由牛津大學教授柴恩、弗洛里團隊提煉成功。1939-1944年,諾貝爾獎因二戰停發;1945年,弗萊明與柴恩及弗洛里,因「發現青黴素,以及青黴素對不同傳染病的療效」同獲諾貝爾生理醫學獎。

青黴素與雷達、原子彈並列二戰期間三大發明。1945年,青黴素開始量產,但多用於救治二戰傷兵。紅黴素1952年提煉成功時,我大弟和新民皆已離世多年。──(待續)

接下來要閱讀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