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爭讓烏克蘭對中國信任大減 《日經亞洲》:烏克蘭傾向台灣氛圍漸增

俄羅斯自2月24日揮軍入侵烏克蘭,至今身為烏克蘭「戰略夥伴」的中國,卻沒有發聲譴責俄羅斯,甚至還參加俄羅斯主導的「東方-2022」聯合軍演。《日經亞洲》8日指出,烏克蘭開始有傾向台灣的氛圍,不只國會成立友台小組,還想像立陶宛一樣和台灣互設代表處,深化雙邊關係。

烏克蘭國會議員,也是友台小組成員的索夫桑(Inna Sovsun)告訴《日經亞洲》,美國聯邦眾議院議長裴洛西(Nancy Pelosi)訪問台灣,以及隨之而來的中國實彈軍演威嚇,讓烏克蘭媒體、網紅及政治人物注意到台灣的處境,並在烏克蘭社會引發廣泛共鳴。

「那是個轉折點,當所有烏克蘭人開始聲援台灣」,索夫桑說,「許多國會議員開始對台灣議題感興趣,並開始研究與台灣進行合作的可能性...... 我們(烏克蘭和台灣)都渴望保衛自身,免受帝國專制政權侵害」。她表示,期待友台小組成員增加,並以立陶宛為例,希望和台灣深化關係。

索夫桑稱,期盼烏克蘭與台灣的關係,會和立陶宛及台灣的關係是相同發展,包括最終在台灣台北開設烏克蘭代表處。烏克蘭國會外交委員會主席梅列日科(Oleksandr Merezhko)領軍,於8月17日成立友台小組,跨黨派15人加入,並在8月25日和我國立法院台烏國會議員聯誼會成員進行視訊對話。

中國不爽烏克蘭國會成立友台小組

身為聯誼會副會長的時代力量立法委員王婉諭向《日經亞洲》表示,台灣和烏克蘭是天生的夥伴,「除了共享民主、人權、自由等價值,台灣與烏克蘭的最大共同點是都面對獨裁政權毫無理由的威脅,而台灣必須,且絕對會與烏克蘭站在同陣線」。

不過烏克蘭國會成立友台小組,引起中國強烈反彈。《新聞周刊》8月27日引述梅列日科說法稱,中國向烏克蘭駐華大使館抗議,而梅列日科認為,這是中國「試圖指示外國國會應如何做事」的例子。梅列日科透露,在宣布成立友台小組前,中國駐烏克蘭大使范先榮想約見面,但被他拒絕。

梅列日科是烏克蘭總統哲連斯基(Volodymyr Zelensky)所屬的人民公僕黨(Servant of the People)成員。他告訴《新聞周刊》,當宣布友台小組後,范先榮向黨內其他高階成員抱怨,「幸運的是,這些人對我毫無壓力」。該黨1名高階成員證實,許多同僚都收到范先榮對友台小組的關切。

《日經亞洲》直言,雖然裴洛西訪台是轉折點,但中國拒絕譴責、批評俄羅斯侵略烏克蘭的行為,這在過去6個月的烏克蘭輿論中默默發酵,加上中國參加9月1至7日由俄羅斯主導的「東方-2022」(East 2022)聯合軍演,更讓烏克蘭政治人物質疑,為何還與中國維持戰略夥伴關係。

質疑中國和烏克蘭的戰略夥伴關係

烏克蘭和中國2011年簽署協定,雙方成為戰略夥伴。「若中國在俄羅斯侵略烏克蘭、對烏克蘭進行種族滅絕期間,與這個侵略者展開聯合軍演,就不能稱做是烏克蘭的『戰略夥伴』」,梅列日科直言,「身為侵略者的夥伴...... 不能同時當烏克蘭的戰略夥伴」。

中俄關係,習近平與普京。(美聯社)
中俄關係,習近平與普京。(美聯社)

中俄關係,習近平與普京。(美聯社)

另外,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將出席9月15、16日在烏茲別克舉行的上海合作組織峰會,屆時會與俄羅斯總統普京(Vladimir Putin)會面,而這會是全球爆發COVID-19疫情後,習近平首度在中國以外的地方和外國領袖見面。《日經亞洲》說,烏克蘭內部的反中挺台氛圍逐漸形成。

德國智庫「墨卡托中國研究中心」(MERICS)研究員波伊塔(Yurii Poita)告訴《日經亞洲》,在烏克蘭戰爭初期,烏克蘭鮮少人知道台灣,但在過去半年期間,台灣的知名度迅速上漲。不同於中國,台灣在戰爭初期就對俄羅斯祭出制裁,且有不少團體在台北舉行支持烏克蘭的活動。

《日經亞洲》提到,儘管哲連斯基沒有公開指責中國,但他6月在香格里拉對話活動上,回應有關台灣的問題時稱,應採取「先發制人措施」,以避免與烏克蘭命運相同者遭遇同樣情況。波伊塔說:「烏克蘭人對台灣的關注和感激與日俱增,因為台灣提供人道及財務援助,包括協助重建烏克蘭城市和醫療設施。」

20220313-台灣民間團體13日在台北市區舉辦「台灣支持烏克蘭」集會遊行活動,以聲援被俄國入侵的烏克蘭。(柯承惠攝)
20220313-台灣民間團體13日在台北市區舉辦「台灣支持烏克蘭」集會遊行活動,以聲援被俄國入侵的烏克蘭。(柯承惠攝)

2022年3月13日,台灣民間團體舉辦「台灣支持烏克蘭」遊行活動,以聲援被俄國入侵的烏克蘭。(柯承惠攝)

盼學立陶宛 與台灣加強經貿關係

「這樣的氛圍還會成長」,波伊塔表示,「特別是在與中國的戰略夥伴關係確實失敗,且烏克蘭專家圈開始反對的情況下,考慮烏克蘭和台灣有需要建立重要緊密關係的想法逐漸增加」。索夫桑說,現階段烏克蘭和台灣可聚焦經濟合作,並創造互相的商業機會。

波伊塔指出,中國締結戰略夥伴關係以來,雙方並未執行聯合戰略計畫,而烏克蘭與中國的關係著重在經濟,卻相當不對稱,中國在烏克蘭的投資,在烏克蘭整體外國投資比例中占不到1%,「中國沒有在烏克蘭創辦公司,只是採購原物料和農產品,並出售高科技產品」。

波伊塔直言:「防衛合作只是片面的,且只針對中國購買烏克蘭產品。」索夫桑則稱:「我認為(戰略夥伴)關係已結束...... 烏克蘭已表明此關係結束了。我們在國會成立友台小組,也和台灣國會議員進行首次對話。我們想當支持烏克蘭獨立、促進民主原則的國家的夥伴。」

更多風傳媒報導
相關報導》 烏克蘭武裝部隊總司令罕見示警:絕不能忽視俄烏爆發「有限」核戰的可能
相關報導》 集結哲連斯基50篇精華演說!大塊文化發行新書,盼成我國「抗中保台」寶貴借鏡
相關報導》 從英國戰時首相邱吉爾的典範,看烏克蘭總統澤倫斯基的演講外交與地緣政治:《我們如此相信》(選摘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