戲院仍有救、泊車小弟主角 《尚氣》大賣告訴世人三件事

·5 分鐘 (閱讀時間)

「那些唱衰我們的酸民,可憐哪!」這是《尚氣與十環傳奇》(以下簡稱《尚氣》)男主角劉思慕(Simu Liu)的推特留言。這部上映前被黑最慘的超級英雄電影,上映後票房、口碑卻雙雙告捷。

9月2日上映的《尚氣》,在美國首週末票房就破7千5百萬美元,無畏疫情,創下史上勞動節檔期最高票房紀錄,還拿下包括台灣在內的全球所有市場當週票房冠軍。同時,它在爛番茄媒體獲得新鮮度逾90%好評、IMDb影迷評分逾8分(滿分10)。

但上映前,它很不受看好,一些輿論譏刺主角劉思慕像路人甲,連迪士尼執行長包正博(Bob Chapek)也稱它只是一部「實驗作品」。

如今該片叫好叫座,成功背後有3大意義。首先,暫時恢復了電影業對戲院的信心。

近來電影公司擁抱串流平台,漫威上一部作品《黑寡婦》,就在戲院和迪士尼串流平台同步上映。不過《尚氣》卻是在戲院上映45天才上串流。

「《尚氣》的強勁票房,大大解救了好萊塢,」彭博(Bloomberg)指稱,「這可能會促使(電影公司)策略轉變。」接下來,從米高梅(MGM)007系列最新作品《生死交戰》,到索尼(Sony)的《猛毒2》,都可能先在戲院上映。

戰場「單線」擴展到「全面」

第2個意義,漫威將戰場由「單線」擴展到「全面」競爭。

近十幾年來,漫威靠《復仇者聯盟》班底:鋼鐵人、美國隊長、雷神索爾等撐起一片天。對手華納DC也採用這套路:從超人、蝙蝠俠,擴展到正義聯盟。為甩開對手,漫威建構更大格局的「漫威電影宇宙」(MCU)—也就是擴充《復仇者聯盟》以外的新面孔。

《尚氣》就是一例。《紐約時報》稱,當初漫威要拍此片時,從導演到主角劉思慕「從沒聽過這個角色。」它的成功,讓漫威有動機推出更多類似作品:今年11月將上映的《永恆族》就是一例。對手即使現在開始建構起自己的宇宙觀,短時間內未必能追得上漫威這套模式,且這些新英雄最終仍會回歸並加值其主流產品:《尚氣》大賣後,漫威宣布該主角將成為《復仇者聯盟》新成員。

對迪士尼本身來說,《尚氣》票房告捷還有另一意義,那就是它「走出舒適圈」。


取得創意與賣點的艱難平衡

《紐約時報》引述《尚氣》漫畫作者楊基倫( Gene Luen Yang ,音譯)說:「美國一直存在一種假設:亞洲人和亞裔美國人不能搞笑。」但《尚氣》顛覆這個傳統,從片中亞裔演員彼此嘲笑英文發音—這在過往被視為歧視,到編劇、導演等都是亞裔。該片編劇卡拉漢(David Callaham)說:「我從事專業寫作已有19年。這是我第一次被要求從我自己的角度,而不是從一個美國白人的角度寫作。」

該片的反派角色文武,卡拉漢向漫威推薦的第一人選就是梁朝偉。香港《信報》稱,梁朝偉原本頗為猶豫,最後接拍的理由是:「人到了一個年紀要離開自己的舒適圈,嘗試一些從未試過的東西。」

迪士尼及漫威也是如此。從雷神索爾頂著啤酒肚,到《尚氣》主角是泊車小弟、亞裔女角幽默自嘲,漫威不斷將超級英雄的面貌多樣化。這種破格,其實是被觀眾訓練出來的。

《哈佛商業評論》分析,漫威獲得影評人和觀眾高評價的作品,「都被視為違反超級英雄片公式。」觀眾們容忍漫威不斷實驗,因為「影迷去看新片時,會想看到不同的東西。」

漫威不是標新立異而已,它能受到市場歡迎,是因為在「創意」與「賣點」間取得平衡。

漫威系列電影,導演大部分都沒有執導超級英雄片的經歷:《尚氣》導演克雷頓(Destin Daniel Cretton),之前只執導過法律議題等劇情片;今年11月將上映的《永恆族》,導演是奧斯卡獎得主趙婷,她也同樣沒這方面經歷。

漫威用這些人,一方面充分尊重他們的創作自由,《鋼鐵人》導演法夫洛(Jon Favreau)就說,他在拍片時「可以用不同方式嘗試。」另一方面漫威也嚴密控制電影裡和票房熱賣有關的細節,對特效和後勤作業下很多指令。

這種模式,既確保大量生產的超級英雄片屢有新意,不會讓觀眾陷入「審美疲勞」,又兼顧賣座元素,觀眾願意掏錢進場。《衛報》稱《尚氣》成功的在不同領域取得「艱難的平衡」,這或許正是漫威成功的最大原因。

更多商周文章
Google健康「3年敗局」內幕:憋屈的CEO、自大的工程師、狂熱的信徒
吃虧就是占便宜?「先委屈、後求成」的成功哲學,新世代員工不相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