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口罩是防疫首要

王任賢
中國時報
(圖/示意圖,Shutterstock)
(圖/示意圖,Shutterstock)

新型冠狀病毒並不喜歡變,病毒好不容易到了人間,又感染了這麼多病人,有什麼理由要變,萬一變差了怎麼辦?就如同新流感,剛來時大家都沒抗體,每年感染20%的人口,要轉個3至4年才會在足夠免疫的壓力下突變。新冠狀病毒在這麼短的時間內,相對少的人群受到感染,是沒有足夠免疫壓力讓病毒改變的。

病毒沒變,為什麼臨床變很大,原因在於人們的認知。新興傳染病剛發現時一定是以重症為主,輕症不會引人關注。等到有效檢驗篩查試劑出來,疾病的原始風貌才會浮現。這次新冠病毒感染爆發,在1月20日突然大量冒出,可別解釋成病毒變厲害了,而是檢驗試劑普及了。

當我們對疾病有更多認識以後,防疫的步伐就必須改變。新冠病毒在剛開始的時候會把大家嚇到了,是誤認為這就是SARS。以往SARS的夢魘全部呈現在防疫政策上,所以防控指南出得飛快,因為是直接抄自MERS。防控指南抄來的,老百姓的恐懼也立刻由SARS抄來。指南可以依疫情認識而微調,老百姓的恐懼卻很難有微調的空間,這將對防疫產生重大危害,輕如搶口罩,重則妨礙經濟發展。

新冠病毒在檢驗試劑普及後告訴了我們什麼重要信息?輕症非常多,而且很多不自覺症狀者、不自覺痊癒者,這就是所謂行走的感染源。死亡率有多種說法,目前還沒有權威性的統計數據,但可以確定會比SARS低許多。新冠病毒的恐懼來自無藥可醫,也還沒有疫苗,但新冠病毒與其說像SARS,不如說像流感,以社區傳染為主,以輕症為主,很多人不自覺感染及自動痊癒。

台灣出現的新冠感染爆發,應該會出自社區,現階段我們必須先行籌畫該有的社區防疫政策,可別蹉跎到最後要如武漢一般實行封城管制。這次可不能再抄自流感的社區防疫政策,因為新冠病毒和流感病毒社區流行最大的差異,在於新冠沒有疫苗也沒有藥物,完全要依賴非藥理性干預作為,這可是有些難度的。

社區防疫政策的主軸在於增加社會距離及減少百姓恐懼。增加社會距離方法很多,要事先規畫,別臨時亂了套。學校、賣場、娛樂場所、公共交通工具、機關團體、人口密集區、基層醫療機構都該研擬一套平時與變時的防疫機制。要像醫院一樣隨著疫情的波動,逐步啟動或解動原有的政策。就如2009年新型流感時國民學校的325停課條款,這些政策都該先規畫,逐步實施到位。

呼吸道衛生與咳嗽禮節是世衛組織揭櫫的最高戰略原則,要發燒或有呼吸道症狀的人自覺戴口罩,可沒說每個人都得戴。如果這點能落實,那怎會搶口罩,老百姓怎會恐懼。因應行走感染源的增加,健康管理者管理期間必須戴口罩應該是未來該落實的政策。防疫如同作戰,當然要有作戰計畫及演習,千萬不能戰場上見。(作者為中華民國防疫學會榮譽理事長)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