戶口至上讓中國年輕人學得好技能卻難安家 壓榨完只能被趕回老家

·5 分鐘 (閱讀時間)

前不久看到一篇文章,以美髮建教生為例,講述台灣建教生的辛苦與不易。年輕的美髮實習生們在實踐過程中,長時間和洗髮水、染燙藥水打交道,手上皮膚十分受挫。況且,美髮行業通常在假期最火爆,這也導致建教生們一旦進入實習很難再有合理的休息時間,連吃飯時間都很難有保證,更不可能像同齡人一樣在教室中學習,體會高中的校園時光。建教生的通常來自別的縣市,在工作時間所住的是公司提供的宿舍,為了節約成本,有些宿舍條件很差,多人擠一間,根本無法好好休息。文章的最後提到,很多建教生都懷著激動進入校園,可是三年後能堅持下來的人只有三分之一,因為整個過程太苦太累,退學已經是家常便飯。

這篇文章讓我想起家鄉的理髮店,我的家鄉是中國四川省一個很小的城市,家門口的理髮店算是周圍小有名氣的店,幾年來不斷擴大店面,裡面的助理和學徒也越找越多。每次從門口經過,都會有幾個年輕人坐在門口大口吃飯,他們旁邊還擺著幾個已經涼掉的飯碗,大約是吃到一半被叫去做事。不同於設計師沉穩的造型,年輕學徒頭髮染得花花綠綠,因為他們在學習過程中,總是在對方身上練習。在我腦海裡,這些年輕人的面孔都很模糊,就如上文所說,他們的流動性太大了,很難有人做得長久。

這些年輕人並不是美髮建教生,美髮建教生至少是就讀該專業的學生,之後被送到店裡實習。而這些年輕人就是初中畢業、不再繼續上學、希望有一技之長的年輕人。因為大部分都是未成年人,所以沒有正式的工作給他們做,他們就進入美髮店、美容店、飯店做學徒,處理設計師一切需要的東西,這個過程美名曰「學習」,實際上就是打雜。有一些美髮店招學徒會提供微薄的薪資並且承包吃住,讓這些來自他鄉的年輕人有一個睡覺的地方。但若是知名的美髮店,則還需要學生額外付學費。

我最後一次在中國剪頭髮,為我服務的是該店的店長,他曾經也是一個小學徒,經過多年的努力變成店面招牌,連帶他負責的那家店都變得小有名氣,很多人過來排隊點名要他,如果順利的話,他有可能被總公司調往更大的城市工作。這算是難得的美髮學徒靠自己成功的例子,畢竟一個城市中上千家理髮店、上萬名美髮學徒,卻只有一個知名的美髮店長,可想而知有多麼不容易。

官方阻斷中考復讀 孩子只能進入就業市場

今年中國宣佈取消中考復讀,意思是在國中升入高中的考試中,如果沒有考到理想的高中,就沒有再一次機會,取消復讀意味著大部分的人都會就讀職業技術學校。這類的學校在台灣也有很多,我認識的一對台灣姐弟,姐姐是學洗牙專業,弟弟是學機械汽修,弟弟放學後會在家附近的汽修店幫忙,也算是課堂以外積累實際經驗。但台灣和中國不一樣的地方是,中國社會對於工人十分不友善。


工人依舊是「小城市戶口」的代名詞,大城市壓榨完他們的年輕和精力以後,冷漠地趕他們回老家。 (示意圖/Hoang Kim Hung)

以工人階級建國的中國對工人不友善,聽上去真實滑稽。但是事實是中國的戶籍制度,直接在不同城市、不同戶籍的人群之間划下很難跨越的鴻溝。就以汽修專業為例,隨著中國人經濟越來越好,購車也變成稀鬆平常的事,所以對於汽修專業人才的需求量就變大,該專業的學生將來的就業前景也會很好。但是,因為戶籍制度,小城市享受不到優秀教育資源的學生更容易考試失利,而就讀職業技術學校,來自小城市的學生,就算到大城市完成學業,並且在當地找工作上班,但因為戶口問題,他無法成為當地人,這意味著,買房、醫保統統受限,辦理身份證、護照還需要返回家鄉辦理,將來娶妻生子後,因為沒有當地戶口,孩子只能回老家上學,如果在當地上學,就需要付高昂的擇校費。

學得技能到大城市卻無法生根

每個城市都會有一些優秀人才引進政策,意思是如果你足夠優秀,也可以考慮給你戶口,讓你為我市爭光。但是這些引進條件十分苛刻,不是要求獲得國際大獎,就是要求高校博士生。這樣的政策裡內涵的還是一句話「萬般皆下品,惟有讀書高」。工人職業薪水高,但是在社會中依舊是「小城市戶口」的代名詞,大城市壓榨完他們的年輕和精力以後,冷漠地趕他們回老家。

有人用這樣一句話評價中國一線城市廣東。年輕人滿懷憧憬過去工作,過著996的生活,工資永遠趕不上房價,到35歲身體大不如前,也買不起房無法安家,只能帶著幾年來微博的薪水灰溜溜回老家,一轉頭廣東還是充滿年輕人。不管是台灣的建教生還是中國的工人學徒,所謂「男怕入錯行」,就是說年輕人必須考慮好自己適合的職業,畢竟中途轉業可不是那麼容易。希望年輕人都能變得勇敢堅韌,遇到機會因難而上,遇到不公平也能發聲改善。

作者》任瑞婷 秋雨聖約教會基督徒,受中國宗教迫害,曾暫時在台停留後赴美。

原始連結

更多中央廣播電臺新聞
安華醫師:大博弈中的小遊戲─塔利班.中共.維吾爾人 (上)
安華醫師:大博弈中的小遊戲─塔利班.中共.維吾爾人 (下)
革命,完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