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仲健身快斷炊2】手中現金快燒光 健身業者:解除警戒還是慘

·3 分鐘 (閱讀時間)
昔日人潮眾多的健身房,如今被迫停業變得空蕩蕩。
昔日人潮眾多的健身房,如今被迫停業變得空蕩蕩。

國內疫情升溫重創台灣內需產業,除了觀光、餐飲業首當其衝,健身產業也叫苦連天,為配合政府防疫政策,運動場所和健身房全數被迫暫停營業,業績瞬間歸零,業者更悲觀估計,就算疫情警戒解除,營運狀況還是會很慘。

近年國內掀起運動風潮,健身場館一家接著一家開。根據財政部統計資料,過去3年健身中心或健康俱樂部的營利事業家數,每年呈現雙位數成長,到2020年底已突破700家,銷售額也成長到152.1億元。

但三級警戒後,運動場所和健身房全數被迫暫停營業,嚇得業者措手不及。「這次疫情來得又快又急,包括健身房經營者、自由教練都面臨巨大挑戰。」曾經打造健身王國「亞力山大」的創辦人唐雅君擔心,若三級警戒遲遲無法解除,估計超過2萬名的相關從業人員,生計恐會大受影響。

唐雅君回憶,過去SARS期間,亞力山大同時籌備好幾個據點,投資金額達3億元,「但當時合約簽了無法取消,加上疫情持續蔓延,手上的錢就這樣燒光了,後期要復原真的很辛苦。」而這次新冠肺炎疫情影響甚鉅,產業恐怕也一時難恢復,「儘管三級警戒解除,要大家進健身房運動也會怕怕的。」

本刊實際走訪健身房,以往人潮爆滿的運動場館,如今空蕩蕩。一名在台北擁有4家健身房的業者直言:「真的很慘,我們的租金、人事費用等固定成本佔營收5成以上,如今月費停扣、無法賣實體課程,收入幾乎歸零,儘管轉成線上教學仍入不敷出,停業1個月就損失600萬元。」

該名業者坦言:「一般中小型健身房業者,預備金大概只能撐1個半月到2個月,若三級警戒持續下去,恐怕會掀倒閉潮。」他也抱怨,「去年補助最高金額還有250萬元,可是今年是用全職員工數乘以補貼額度來計算,像我們這種員工不多的公司,根本領不到多少錢。」

健身房停業沒收入,教課的健身教練同樣不好過。「像我們大多沒有底薪,沒有教課就等於沒收入,但最讓人感到無力的是,這次政府的紓困補貼是看得到、吃不到。」一名在各健身房教課的教練大吐苦水。

他語氣激動地說:「今年政府針對我們這類無固定雇主勞工,最高補助3萬元,但是以108年度(西元2019年)個人綜合所得稅額作為計算基準,年收入得低於40.8萬元才能請領,明明當年度沒有疫情,不知道為什麼要用那年的資料,導致這次補助款我半毛錢都拿不到。」不過,6月18日截稿當天,政院擬放寬標準,2020年年所得40.8萬元以下者即可申請。

更多鏡週刊報導
【房仲健身快斷炊3】健身教練零收入陷困境 自救方法曝光
【房仲健身快斷炊】不只觀光餐飲 內需產業全面臨世紀大海嘯
【房仲健身快斷炊1】2天成交1件變週休7天 房仲總部自砍月費協助度小月

疫情衝擊經濟
不只觀光餐飲 內需產業全面臨世紀大海嘯
疫情重創觀光業!福容台北一館9月熄燈
2成上班族無收入過活 6成難維持正常家計
保單借款紓困 年息僅1.28%
三級若拖到9月 GDP恐難保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