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價續飆 重創年輕族群

·4 分鐘 (閱讀時間)
(本報系資料照片)
(本報系資料照片)

全台房價繼續瘋狂上漲,台北市、新北市和新竹市尤其如此,都達到前所未見的高峰。在這種情況之下,所有尚未買房但有成家計畫的年輕族群,都面臨未來房價是否會繼續上漲的恐懼;前一陣子在高價時已經買房的年輕人,則成為高房貸支出、必須縮減其他家庭開銷的受害者。不論是哪一種,都面臨很大的痛苦。 

根據信義房屋(中古屋)平均價格資料,台北市到今年第2季平均交易單價達1坪61萬多,創歷史新高;新北市則達到1坪近41萬,在第1季創下歷史新高;這還包含沒電梯的老公寓。預售屋及新成屋價格就更高了,事實上扣除虛坪後北市房價比美國紐約市還高。根據內政部不動產資訊平台的房價負擔能力統計資料,北市的房價相對於薪資要15.5年不吃不喝才買得起;新北市則要12.3年不吃不喝才買得起。 

今年第2季國內情勢發生兩個重大變化,一是「3+11破口」導致台灣出現顯著疫情,確診及死亡驟增,政府發布3級警戒,許多營業場所被迫關閉,失去收入,放無薪價人數升高。二是政府推出房地合一稅2.0版,理論上在7月1日生效前會有一波法人出脫手上餘屋的「逃命潮」。但這兩件事都沒有對房價的趨勢發生撼動效果,房價繼續飆漲。 

還沒有房子的年輕人怎麼辦?很多人想起2016年蔡英文競選時曾許諾要蓋20萬戶社會住宅;眼看進度嚴重落後,又改口說20萬當中包含12萬戶直接興建的社會住宅以及8萬戶包租代管。但根據最新的統計資料,在任期剩下不到3年的情況下,社會住宅包含興建中及已發包未開工的只有4.6萬戶,另外包租代管累計媒合2萬餘戶,可見距離承諾非常遙遠,幾乎注定跳票。 

就算社會住宅都拿出來了,真能解決年輕人的居住問題嗎?有資格申請社會住宅的人,所得不能高於政府公告之基本生活費的固定倍數,且居住年限為3年,得延長1次,只有特殊條件的中低收入等弱勢戶才能延到12年。對於想要結婚成家的年輕族群而言,這是一個居住問題的解決方案嗎?如果住在社會住宅3到6年間房價繼續飆漲,那回過頭來該如何看待這過去的3-6年? 

就業主力地區房價相對薪資偏高,是一個居住正義的人權問題。目前政府沒有任何有效解決方案,只能請各位年輕朋友好自為之。這波房價上升的因素,如同過去台灣乃至於全世界過去數十年來的情況皆然,就是利率降低。始作俑者是美國:新冠疫情的來臨,在美國造成經濟衰退,經過權責機構定義,期間只有2個月;為了這2個月的衰退,美國的中央銀行,把利率(重貼現率)降到0,且無限制的購買債券。美國利率偏低,台灣依樣畫葫蘆,這是今天房價問題的由來。 

直到今天,美國央行依舊在債券市場每個月收購800億美元公債以及400億美元的房地產抵押債券;迫使利率絕對不能上升。美國房價也在飆漲。目前美國房價指數已經超過2007年房地產價格崩盤前的最高點的27%;近期《經濟學人》雜誌特別報導了美國無家可歸者;發現從疫情到現在,無家可歸,必須住在帳篷、汽車或戶外的美國人快速增加,而該雜誌說,除了疫情導致的經濟衰退以外,還有一個重要的因素就是房價飆高和租金上漲。 

由於股價和房價的大幅上漲,疫情之後美國的貧富差距比以前更嚴重。台灣的貧富差距也在擴大當中,主計處最近公布去年前1/5所得最高家庭可支配所得,占最低1/5者的倍數,上升到6.15倍,是8年來的最高峰。但是大家不要忘記,美國的房價所得比,比台灣的高房價區低太多,他們即使房價上漲,百姓的負擔比率依舊遠低於台灣。我們的年輕族群拿台灣的薪水,面對比美國還貴的房價,未來真不知如何自處;主管機關能否拿出有效作法來救救他們?(東吳大學講座教授、前行政院政務委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