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寫出得獎作品《沒有朋友,只有山》 作者6年後終獲自由赴紐西蘭

高詣軒
上報

曾遭澳洲外放太平洋上馬努斯島(Manus Island)移民拘留所的庫德族伊朗難民記者布洽尼(Behrouz Boochani),過去以通訊軟體將自身經歷寫成書,獲得澳洲文學大獎,成為島上受苦難民的代言人。

如今,布洽尼已踏上紐西蘭的土地,直言再也不想回到澳洲的移民制度當中。

布洽尼先前遭拘留在巴布亞紐幾內亞「馬努斯島」上的移民設施,接受《衛報》(The Guardian)訪問時,如今自由的他再也不願回到舊地。布洽尼說:「我就是想要從那個系統、那個程序中脫身。我希望能身處可以好好當人的地方,而不只被當成一個數字、標籤式的『難民』。」

目睹同伴在島上遭槍擊、遇害

遭澳洲強制境外處置的6年多的布洽尼,大力向外界訴說馬努斯島上拘留中心的困境,為遭拘留難民的權利發聲。

他的作品《沒有朋友,只有山》(暫譯)更在2019年榮獲澳洲「維多利亞總理文學獎」(Victorian Premier's Literary Awards)非虛構作品項目獎,並奪得年度的維多利亞文學獎。

布洽尼向《衛報》表示,島上所有難民都有痛苦的經歷,不應該放任他們留在島上,也慶幸自己現在能離開苦海,「這6年多來,我非常、非常累。」

報導指出,布洽尼抵達紐西蘭一事,料對澳洲將成為極度政治敏感的議題。對於紐西蘭提議協助安置境外拘留營的難民,澳洲政府向來反對,稱這會有損澳洲針對海上移民的強硬政策。

布洽尼表示,自從2012年以來,遭澳洲送往巴布亞紐幾內亞的難民或尋求庇護者中,大約有4分之3已經離開,前往澳洲、美國或其他國家。除了部分難民不幸過世之外,布洽尼也仍然心繫滯留在當地的難民,特別是為遭拘留在巴國摩爾斯貝港(Port Moresby)監獄的40餘人感到擔心。

布洽尼遭扣留馬努斯島、摩爾斯貝港等地的6年多內,曾目睹夥伴遭到槍擊、刺擊、甚至在馬努斯島上遭守衛殺害。他也看到有人因未受妥善醫療而喪生,更有人陷入極度精神痛苦而選擇輕生,布洽尼自身也兩度遭凌虐數日、因報導拘留中心的絕食運動而受罰。

困境中仍堅持看、拍、寫

但自始至終布洽尼都堅持自己的記者工作,從世界上極其隱密的幽暗角落中發出聲音。他於2015年受《衛報》訪問時就表明,以身為記者為己任,「我即使身在這裡,也是記者。這是我的工作、我的責任。」

他過去固定為《衛報》和其他媒體供稿,以親身經驗、在拘留中心內部的訪談以及洩露的文件,做出詳實的調查。布洽尼的作品《沒有朋友,只有山》更是透過通訊軟體「WhatsApp」,一字一句的將拘留中心的所見所聞傳送到外界,後於澳洲翻譯成書。

除了文字記錄之外,布洽尼也隱瞞官方人員,用手機拍攝影片,紀錄馬努斯島上的拘留生活,成為紀錄片《望眼欲穿的難民營》(Chauka, Please Tell Us The Time),在在澳洲、倫敦、柏林等地的影展中見於世人。

庫德族出身的布洽尼,原本在故鄉伊朗也從事調查記者,但因為報導工作以及支持庫德族獨立而遭到迫害,於2013年逃往澳洲領地。不料在乘船抵達澳洲在印度洋的領土「聖誕島」(Christmas Island)之後,同年8月遭移往馬努斯島,就此要在澳洲的境外難民體制下度過2200多日。

獲邀參與文學活動成自由契機

布洽尼13日前往紐西蘭,預計出席在基督城(Christchurch)的文學活動。目前布洽尼獲發可以待在紐西蘭為期一個月的簽證,他現仍希望可以前往美國,如果遭拒絕的話則會尋求其他可能性,但已經不願意再回到澳洲的移民程序當中。

《紐約時報》(The New York Times)報導,布洽尼將在29日的「WORD」文學活動當中登台,但簽證到期後,何去何從仍未有定案。人權團體向來批評澳洲將難民移往太平洋島國拘留的做法,但澳洲政府稱,這是遏止非法移民的必要手段。

布洽尼曾在馬努斯島上待過的難民中心,已經在2017年關閉,部分尋求庇護者則移往他處。已獲正式難民身分的人,能夠前往美國重新開始,但仍有數百人滯在島上聽天由命。紐時引述澳洲政府10月稱,在巴布亞紐幾內亞和諾魯(Nauru),仍留有562名尋求庇護者和難民。

《衛報》報導,紐西蘭已提議自2013年起,每年都接受150名在馬努斯島、太平洋島國諾魯等地,澳洲境外難民中心的移民。然而澳洲已經回絕,宣稱要是這些難民最後成為紐西蘭公民,可能仍會前往澳洲。但事實上,澳洲已常態限制了部分紐國民眾入境。

不過紐澳之間有關移民的緊張,也不限於這項問題。除了拒絕紐西蘭對中止境外移民拘留提供的協助,澳洲也採取強硬的態度,要將遭判有罪的紐西蘭公民引渡回國,就算這些人在紐西蘭無親無故也難以例外,令紐西蘭大為不滿。

更多上報內容:

匈牙利、波蘭、捷克拒分攤「難民配額」 遭歐盟點名違規將開罰

土國轟庫德族首日6萬人流離失所 不認入侵嗆「放360萬難民進歐洲」

【後IS時代】鄰居懼怕、政府不信任 敘利亞難民返鄉之路充滿荊棘障礙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