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台灣結果很不確定 共產黨要逼你主動配合

盧斯達
·8 分鐘 (閱讀時間)

大手術後香港權力更加集中 政治鬥爭將更加激烈

北京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在早前通過決定「完善香港選舉制度」,香港有人靜默,有人慶祝。一個香港,但連情緒反應也楚河漢界。

如何「完善」選舉?具體來說是用來篩選特首候選人的「選舉委員會」,擴大至所有立法議員,即是不只參選特首要先獲得當權者批准,參選民選議員也要。

其次是增加了不少非民選議席,透過增加「量」,稀釋作為「質」的每個議員。新制度旨在稀釋民主派議員的議價力,也一同稀釋了本地親北京派的議席重要性。後來中國學者田飛龍在《明報》發文,表示北京在新制度下需要的並非橡皮圖章、不是「忠誠的廢物」,而是又忠誠又能解決實際問題的良才。

壓制派壓力和軌道終點的陰影

文章一出,親北京派就有一名大老忍不住跳出來隨空罵戰田飛龍,可見建制派內部亦有一些人心不安。他們未必解決到香港政治問題,但本能的政治觸覺令他們明白,當絕大部份民主派已經被逐出選舉,可見將來都不能再參選,北京對建制派的要求就會增加。作為建制選舉最大阻力的「民意六四比」更多香港回歸前後至今,歷屆選舉,通常有約六成選票投給民主派,約四成選票支持親北京派,比例在九成選舉中大致生效。已經由北京「幫忙」掃除了,建制派根本如入無人之境,可以充份發揮,但如果再做不好,問題就是本地親中國陣營確實很多忠誠廢物。

排除了民主派之後,本地親北京派系裡面,亦可能牽起一場大鬥爭大換血。大風起於青萍之末,他們看到選舉制度暗裡也是衝著而來,壓力大才是正常反應。畢竟其實香港建制派和民主派一樣,大家都是長期擺設。

「愛國者」(親北京者) 又因時間線而略分為「老愛國」和「新愛國」。老愛國是在香港在英殖時就開始佈建發展的組織人脈,新愛國則是在中國強大起來、香港回歸之後趕上站隊求官,新愛國的選舉或政治支持,多數由擴權之後的中聯辦打點扶持。

老愛國之中的一些人指點門路,自報家門,表示北京在上世紀設置建制派,主要是讓他們在選舉中對抗民主派、演練選舉機器,但絕對沒有打算將香港政權開放給這些「下屬」。大位不會分享,但用處看來開始減少,飛鳥盡良弓藏的道理,「愛國者」再笨都不會想不到。

大風吹起 群蟲遮天

帝皇術,線不劃死,讓敵方人仰馬翻,自己的臣下陣營也杯弓蛇影,一直潛藏的各路人馬就可能忍不住上水,開始活動。

韓非子將道家引入帝皇之術,早就談過如何馴養官員:

「……明君無為於上,君臣竦懼乎下。明君之道,使智者盡其慮,而君因以斷事,故君不躬於智;賢者勑其材,君因而任之,故君不躬於能;有功則君有其賢,有過則臣任其罪,故君不躬於名。是故不賢而為賢者師,不智而為智者正。臣有其勞,君有其成功,此之謂賢主之經也……」《韓非子,主道篇》

上面不會有明確的命令,這就在鼓勵臣下不安而大亂,看準誰人誰派露出馬腳,以尋求刮骨療毒的「一次過解決」,到達理想中的「大治」。建制派上水,可能是內鬥掃除潛在對手,可能是試著提出好建儀,向北京展現自己除了忠誠,還有治港良方。

然而最近我們看到的,仍然是建制派不幸在工作上出醜。

例如海洋公園獲港府注資拯救之後,政界就在討論如何改善主題公園的營業策略,如何轉虧為盈?新愛國的容海恩就在議會提議,海園公園不如搞一堆「平價名牌服店」,被園方詼諧地拒絕:「(我們) 不打算複製其他香港商場到海洋公園。」海容恩的助港良策在網絡被網民嘲笑,但這是充滿前途憂慮感的建制派爭相表現的插曲之一。碰巧又是容海恩,她又在議會表示,香港的M+藝術官收藏很多會「散播仇恨」、「違反國安法」的展品。

藝術發展局的委員就有理有據,大力反駁一輪,最後還調侃容議員:「博物館具有教育功能,提供資源給好像容小姐那樣不太懂文化藝術的人慢慢學習。」這些可能都「急於表現」但又志大才疏的典型。

「豬皮煮得太爛,沒咬頭,失敗!豬血又爛稀稀的,一夾就散,失敗中的失敗!最慘的就是大腸了,裏面根本沒洗乾淨,還有一坨屎,你有沒有搞錯?哎,有坨屎哎,哎,有坨屎你看到了沒有?哎,有坨屎!」

新刷香港為演神功戲

另外,影業界也受到打壓。一部拍攝反送中時期理大包圍戰的妃錄片《理大圍城》,在正式電影院上映之前,被指鼓吹犯法、有「港獨意識」,受到壓力,活動最後無奈取消。政府行之有年的藝術發展局、電影基金、藝術評審機構、獨立片廠都開始被北京的香港喉舌報攻擊,指控他們用政府資助拍「反政府片」,而且羅列名字以「黃X文」、「張X雄」等好像中國抓獲罪犯的文告語言。

建制派在風塵滾滾、形勢未定的時候,認為兵貴神速,走馬上去掠奪政治本錢,等新制度運行之後,自己有得向北京交代,說明自己的官位還有存在價值。

因為不知道君主內心想法,建制派就覺得越狠越安全;做法越荒謬,就越代表黨性強烈。不管是做好議政工作、做打手去攻擊各個業界,甚至法庭公審 47 個老中青反對派,其實都彷彿在做神功戲,整個表演都想向鬼神祈願在新秩序可以富貴榮華。

攻擊藝術界之後,又有人說,學校好像不夠多國安教育,學校是否有責任?然後又一輪批鬥和強制自肅。可以用來這樣「領功」的議題,在香港有千千萬萬。

制度上已經設置了天羅地網,之後再選舉,結果應該可以完全預期,但建制派的舊人則要面臨一個能力考核。下一屆特首選舉,在2022年就要上演。由誰做好,中國內部內山頭各派系,肯定有不同想法,但中國以後就能通過建立「選舉委員會」,進一步掌握各級選舉的大小事。幾班想要拿到特首大位的人,會不會開始鬥起來,殺得性起,令香港再一次進入因為中國政局傾軋而重返重蕩?反對派已經被逐出,空出了一個廣闊空間,本來貌似團結的親北京派,可能會成為下一次大衝突的燃料。

香港上空的政治衝突幽靈

國安法訂立之後,開刀,告幾十人殺雞儆猴,然後修改選舉規則,排除「所謂的非愛國者」。一般人看到這裡,不免就認為動蕩和政治將不會重燃,都封光、打光、陷獄光了,但親北京派和中國政治的內戰可能比民主運動來得更極端。特別是 2019 年之後,大家知道特首的位置多麼重要。一個高風險地區的守門人,這位置雖然難做,對權力有興趣的人來說,還是一枚魔戒。會帶來追逐權力的人,也會帶來災難。

所以經過這些直接立法、直接清場之後,香港就會回復歲月靜好嗎?那些在街上的「支持人大決定」街頭宣傳站,確實會有人簽名支持,他們認為香港從此就會安定了。這些制度實施之後,政治鬥爭還是不會離開這裡。因為北京要連任三屆,台灣則越來越重要。

打台灣的結果相當不確定,先推出香港作鞭打示範,爭取台灣民意「改變想法」。會有人想,不如盡早接受九二共識一國兩制會更好?「看香港那麼慘,我們要在未變成這麼慘之前,早點跟大陸談和平統一」,然後島內又可以有議題發揮,形成政治運動。北京的藍圖中,當然希望還是台灣人自己配合,好過北京要自己拿本錢做做「軍事政治大豪賭」。

即使立了這許多法、出了許多決定,但政治鬥爭的幽靈,還是會在東方高譚市的上空徘徊。就算香港民主人士全部停下來,消滅了,香港仍然會是政治鬥爭的熱點。高譚市是個被詛咒的城市,香港也是。

※作者為香港評論者/作家

更多上報內容:

【影片】胡同裡的蘭全新開幕!八道式套餐饗宴搶先看

【影片】俺達的肉屋新開幕 挑戰日本和牛「塊燒」技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