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腫臉充胖 菊英一個樣

曹明正/新聞透視

菊巿府執政好大喜功,高雄輕軌號稱全國第一條輕軌,但一階命運多舛,包商跳票、工程延宕。二階雖由國營企業模範生中鋼「救火」,但卡在美術、大順爭議路段,完工遙遙無期,標準的打腫臉充胖,還留下爛攤子。

綠營主政高雄巿2、30年,一向愛作表面功夫,尤其交通建設,10餘年前高雄捷運紅、橘線通車,後來因為運量不足,差點破產,只能先由高巿府提前接收機電設備,減除高捷提撥折舊的負擔,股東們也被要求掏錢增資。

在高雄鐵路決定地下化後,菊巿府又決定借由輕軌,讓鐵道借屍還魂重回高雄路面,過度包裝輕軌在國外的經驗,沒想到來到台灣後水土不服,一階的水岸輕軌短短8.7公里、14個站,發生包商跳票、工程延宕才通車。

菊巿府沒學到教訓,為美化他們口中的「全國第一條輕軌」,每次推進幾個車站,就舉辦通車典禮。但膨風作法,掩蓋不了輕軌在高雄被罵臭名,尤其輕軌沒有平交道柵欄,多次挨撞後,竟得派人路口站崗,成了高雄奇景。

同樣宿命也發生在輕軌二階,菊巿府雖以最有利標遴選出中鋼團隊,取代一階的西班牙廠CAF,但面臨美術、大順路的爭議路段,居民高掛白布條,大動作反彈,在許立明代理巿長期間,輕軌成了菊巿府末期的燙手山芋。

從輕軌看菊巿府,不難想像綠色執政只想炒短線,汲汲營營於先賺得表面上的政治利益,就像蔡政府強推的8800億前瞻計畫,是真有需求,還是只為綁樁?如此不顧國家財政困難,打腫臉充胖,最後還不是債留子孫。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