扭轉特朗普反共形象 拜登搶得走抗中牌?

鄒宗翰
·7 分鐘 (閱讀時間)

(德國之聲中文網) 美國總統特朗普任內,美中關系來到十幾年以來的最低點。在新冠肺炎疫情爆發以來,特朗普更屢次用「中國病毒」來指涉病毒來自中國。他的政府也在貿易、台灣、香港、新疆、西藏和南海問題上保持強硬。

對抗中國成為特朗普的競選連任的主軸之一,他也在造勢和辯論時不斷將對手拜登貼上親中標簽,批評他對北京態度軟弱。不過拜登團隊已經定調,將試著在競選過程中拆下川普的反共招牌,將自己塑造為真正願意對抗中國的領導人。

根據德國之聲收到來自拜登團隊的最新外交政策內容,他們將強打一個論調,分析表面看起來對中國強硬的特朗普,其實根本就是被北京利用。拜登也將在接下來的活動中反覆強調,特朗普的「自私自利」還有「反覆無常」如何削弱美國的實力和國際影響力。他們甚至會稱,中國「百年未有之大變局」指的就是特朗普擔任美國總統。

與不斷「退群」的特朗普相比,拜登主張重新回到國際組織,積極拉攏並動員盟友向中國施壓,重塑美國在世界上的領導地位。拜登也將繼續為香港和新疆發聲,不讓人權和民主成為商業交換條件。但同時間,拜登認為,美國應該在符合美國利益的情況下與中國在氣候變化、核不擴散和全球健康等問題上合作

拜登會打出這樣的策略並不令人意外,從新冠疫情爆發以來,美國人對於中國的負面觀感達到歷史新高,美國主要的盟友也都對北京和習近平的信心越來越低。

中國希望誰當選?

然而,看在幾位專家的眼裡,拜登想要搶走特朗普的抗中牌沒有這麼容易,拜登也是北京屬意的人選。美國智庫蘭德公司(RAND Corporation)研究員葛萊斯曼(Derek Grossman)分析,北京認為,比起處處進逼的川普,拜登比較有得談。

他對德國之聲說:「中國可能相信拜登會試著重新調整雙邊關系,哪怕只是在言辭上。」但即便是拜登執政,葛萊斯曼認為,在中美核心爭端沒有解決前,雙邊只是繼續競爭。他提到,美中全面對抗的冷戰狀態很有可能無法避免,但兩國在經濟上高度依賴對方,雙方還是得在部分領域繼續合作。

至於特朗普,葛萊斯曼觀察,北京曾在2016年對他寄予厚望,希望在他的執政下達成對中國有利的交易。不過特朗普政府的「印太戰略」強調保持自由開放,不受中國脅迫,也因此與中國利益相牴觸,導致北京得不斷反擊。再加上美中貿易戰和疫情問責,北京沒有得到任何實質利益。

延伸閱讀: 德語媒體:中國如何從美國大選中獲益

《中國即將崩潰》的作者章家敦也認為,拜登才是北京希望的美國總統。他表示,拜登很難說服他人相信自己會比特朗普對中國強硬。

他接受德國之聲訪問時表示:「中國官員似乎已在支持拜登,所以他們一定認為,拜登不會像特朗普那樣對他們強硬。」而他提到,在特朗普繼續執政下,美中「脫鉤」 並非不可能。他認為中國官媒不斷重申中美不可能脫鉤,即是北京在擔心脫鉤的那一天來臨。

章家敦還說,美中之間是弱肉強食。他口中的中國共產黨領導層不會顧慮任何個人關系,並稱他們是「無情的實用主義者」。他說:「他們尊重那些比他們強大的人,鄙視弱者,不在乎對方個人的感受。」

在他的眼裡,中國已經明確表示不希望川普連任,甚至動員國家和共產黨機器,以及「網路巨魔」和「僵屍帳號」來幫拜登宣傳。他舉了一個叫做Spamoflage Dragon的濫發訊息平台,在被YouTube、Facebook和Twitter關閉帳號前,一直在攻擊特朗普。

延伸閱讀:鷹派還是鴿派?媒體聚焦拜登對華政策

特朗普真的反中?

比起單看拜登和特朗普,美國傅爾布萊特計劃訪問學者南樂(Lev Nachman)接受德國之聲專訪時表示,要分析兩人當選對中國的影響,除了他們個人的立場外,應該也要把政府的角色納入。

他說:「如果你把特朗普看成個人,他與習近平的關系一直非常動態。他的政府則似乎是在推動一個更積極挑戰中共的政策方向。」

的確,就個人來看,特朗普這三年多來曾經多次稱習近平為友,表示兩人關系良好,即便疫情爆發以來,他曾暗示兩人友誼不再,但言詞犀利的他從未公開抨擊過習近平本人。

此外特朗普主政下,他的家人從中獲益,得到了進入中國市場的機會,像自特朗普和習近平2017年4月在海湖莊園碰面後,他的女兒兩年內在中國獲得了十幾項商標權。特朗普家族企業和中國銀行的借貸往來關系也早在他當選美國總統前就已萬縷千絲。

有別於外界既有的川普抗中形象,南樂認為,特朗普曾經在某種程度上與中國共產黨腳步一致,在需要的時候就與習近平通電話。

但他強調,特朗普政府運作邏輯則完全不同。他說:「你有像蓬佩奧這樣的人,在政策上對習近平更加謹慎小心,比特朗普提出的更實際。」他觀察到,比起特朗普捉摸不定的想法,他的政府和整個共和黨對中國始終強硬。

回頭看美國共和黨所列出的未來施政綱領,其中一大重點就是「終止依賴中國」。特朗普政府也提出,要在第二任期把100萬個制造業工作職位從中國拉回美國,並為返美企業提供稅務優惠。他們也會讓從中國采購的公司無法承接聯邦政府合約無緣,並說「要讓中國對病毒蔓延到世界承擔所有責任」。
延伸閱讀: 德語媒體:美中爭端已無回頭路

拜登真的親中?

接著來看拜登,他在擔任美國副總統時八度與習近平會面,兩人也有私交。不過南樂分析,拜登作為個人,比較不會被「幾通電話」或是「私人關系」所左右。自從他成為民主黨美國總統候選人,對習近平的批評日增,還曾用「毫無民主觀念的惡棍」來形容這位中國領導人。

但是拜登次子杭特被報導與中國關系密切,他曾持有渤海華美股權投資基金管理公司高達10%的股權,擔任公司共同董事,是被特朗普陣營爆料之後才辭去職位。美國作家施韋澤(Peter Schweizer)也在紀錄片《騎龍:揭開拜登一家的中國秘密》中質疑他和中國高層關系良好。

不過根據南樂的觀點,拜登在擔任副總統時的時空環境和今日大不相同,他認為比起個人色彩濃厚的特朗普,拜登更會依照民主黨的方針執政,民主黨的中國政策也比以往來得更強硬。

民主黨在8月20日通過的黨綱,從經濟、科技、網路、環保、軍事、人權等,對中國都措辭強烈,而且更強調要與盟友合作。在台灣問題上,民主黨綱刪除「一中原則」,提到會按《台灣關系法》處理兩岸問題,並且鎖定香港、新疆和西藏問題依法問責中國。

美國大選倒數計時,兩位候選人都想以中國對抗者之姿站上大位。不管做法南轅北撤的他們誰當選,北京在接下來4年都會面臨一個對中國政府嚴格檢視和強烈批判的美國領導者。

延伸閱讀: 拜登真是“北京拜登”?

© 2020年德國之聲版權聲明:本文所有內容受到著作權法保護,如無德國之聲特別授權,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當行為都將導致追償,並受到刑事追究。

作者: 鄒宗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