扮和事佬 西方專家質疑北京影響力

·2 分鐘 (閱讀時間)

烏克蘭外交部長日前與中國外長通話,呼籲北京為俄羅斯停火充當斡旋角色,西方媒體解讀,北京準備為停火發揮作用;但美國之音引述西方外交專家分析,懷疑北京是否具有斡旋俄羅斯停火的意願和能力。

烏克蘭外長庫列巴1日與中國外長王毅通話。庫列巴表示,「烏克蘭願意同中方加強溝通,期待中方為實現停火開展斡旋」;但王毅只說,「中方呼籲烏俄通過談判找到解決問題的辦法,支持國際上一切有利於政治解決的建設性努力」,北京尊重「各國主權和領土完整」的立場。

俄烏衝突 王毅稱痛惜

英國《金融時報》報導,王毅在通話時,對庫列巴使用「痛惜(deplore)」一詞來評論在烏克蘭爆發的衝突,「這是北京迄今為止對這場戰爭使用的最強烈言辭」。庫列巴說,王毅向他保證,「中國願意盡一切努力通過外交,包括作為聯合國安理會常任理事國,結束在烏克蘭土地上的戰爭」。

但西方學者不太樂觀。美國之音引述華盛頓智庫德國馬歇爾基金會亞洲項目資深跨大西洋研究員馬安洲(Andrew Small)觀察,「我還沒有看到、也不期待中國在這方面發揮這種作用」。

馬安洲認為,「中國在表達他們支持和平並願意總體上做出外交努力時非常謹慎。因此,這被過度解釋為意味著中國將扮演某種調解角色或斡旋某些事情。」

在紐約的美國外交關係協會(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資深研究員張彥(Ian Johnson)認為,中國對俄羅斯並沒有那麼大的影響力,而且北京也不會真正有意願發揮斡旋作用。

中國無意介入調解

「我有點懷疑中國是否真的願意走出去進行調解。我認為這更像是個聲明,而不是中國真的願意投入外交資本。」張彥質疑,「王毅會飛到那個地區?會飛去見烏克蘭總統澤倫斯基?他會飛去見俄羅斯總統普丁?會飛去見無論是德國人還是法國人,比如進行穿梭外交之類的事情,就像美國人在戰後的中東那樣?我有點懷疑。」

在華盛頓和歐洲之間穿梭的馬安洲直言:「坦率地說,北京沒有能力在烏克蘭問題上進行有意義的調解。」;「北京可以做東道主,但他們不能密切參與歐洲安全安排談判的細節。我認為這不是他們能力範圍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