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戰犯牽拖九二共識

孫揚明
群眾在街頭遊行中滾動《九二共識》及《兩岸和平》大氣球。(王爵暐攝)
群眾在街頭遊行中滾動《九二共識》及《兩岸和平》大氣球。(王爵暐攝)

2020大選國民黨大敗,黨內外都有聲音,認為國民黨甚至整個台灣原先所賴以穩定兩岸關係的傳統論述「九二共識」過時,應予調整,或是要「討論一下新的兩岸及國家論述」,各種說法不一而足。這些共同的目標,不外是要廢除「九二共識」。

國民黨內出現這樣的聲浪不令人驚訝。敗選之後拿兩岸論述做代罪羔羊,這在國民黨內完全不是新鮮事。早在2000年國民黨敗選之後,黨內就有一批現在是大老級的人出來,認為是中國國民黨的「中國」兩個字導致敗選,主張要改名,把「中國」兩個字拿掉,改稱「台灣國民黨」,認為這樣子才是「符合民意」,才能奪回政權。結果歷史的發展是,中國國民黨還健在,這批大老而今安在哉?

國民黨這次的慘敗其實很清楚,如果不是黨內有權者私心太重,各個汲汲營營於私利算計,騎牆觀望,該支持的不支持,該出來的時候不出來,一定要等韓國瑜的形勢垮到一定程度才肯出面,彷彿這樣才能顯示其重要性,同時又不會妨礙本身未來的大位競逐,甚至因為本身和綠營的不可告人關係,連為黨辯謢都不敢。否則以蔡政府的執政之爛,民心對民進黨之厭惡,國民黨怎可能敗成這步田地?現在慘敗之際,那些「台灣國民黨」的陰影重新浮現,又再拿出這個無法發言自辯的九二共識作為代罪羔羊,真是太陽底下沒有新鮮事。

兩岸關係不是不能檢討,九二共識不是不能被取代,但這必須是經過深思熟慮,不能為了權力鬥爭,不能為了個人的利益,更不能為了標新立異,而必須是為了處理兩岸關係之所需。

當前的「九二共識」,就歷史的沿革來看,它基本滿足了兩個結構性的要求。首先,它滿足了《中華民國憲法》的要求。稍微了解近30年兩岸關係發展的人都知道,在1991年第1次修憲,把兩岸關係的現狀定位為「一國兩區」之後,還出現有兩個解釋性的輔助文件─《國統綱領》和1992年8月1日國統會第8次會議所通過有關「一個中國」的解釋文。在這3份文件的架構與解釋下,我方才得以提出一個雙方都能接受的概念,即「雙方各自以口頭方式表述一個中國原則」,換言之,這個九二共識的核心概念,即是我方憲法的延伸。其次,它滿足了降低兩岸緊張至最低程度的要求,因為它是一個兩岸目前都能接受的共同語言。

所以任何一個檢討或是新的主張,除了要摒棄私利之外,至少在結構與功能上,必須滿足這兩項功能,否則只會把整個台灣帶入更混亂而不可自拔的深淵。(作者為資深媒體人)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