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受封城精神壓力的武漢人

顏純鈎
上報

天災人禍夾擊,武漢人在崩潰邊緣

近一個月來的封城,使武漢一千萬人處於囚禁狀態,嚴格的家居隔離,日常物資全賴政府配給,高價購買,望天打卦。每日目睹鄰居親友中招被強行抬走,而親友短時間內人天睽違之慘事無日無之,種種精神刺激不斷重複,施加在一個正常人的身上,即使沒病,很多武漢人都已經在精神崩潰邊緣。

網上有一個視頻,拍到對面大廈有女人沿外牆爬落街,據說去買菜。人要憋到什麼樣難忍的身心狀態,才會甘冒生命危險爬大廈外牆落街,就為著買菜?另一段視頻更拍到同樣沿外牆爬下的人,到半途失手摔下數十層高的樓層,就相當於跳樓自殺了。

被困家中時間太長,人的緊張情緒無處釋放,精神壓力爆煲,隨時做出一些失控的事情來。想像一下他們在家中繞室疾走,如困獸一樣走投無路,一時衝動攀窗而出,那種叫天不應叫地不靈的絕望感,令人想來不寒而慄。

封城之初,武漢人互相約定,在晚上某一時間同時熄燈開窗,向外面的夜空高喊「武漢加油」的口號,高唱「義勇軍進行曲」,當其時尚有殘存的正能量,互相鼓勵支撐下去。但近日,武漢人約時間熄燈開窗,卻是向外面嘶喊嚎叫,發洩一腔壓抑得近乎狂亂的情緒。

如果只是疫癥,只是為個人安全著想,如果有人間溫暖,守望相助的精神,大部份人都能克服暫時的困難,問題在於基層幹部無法無天,不把人當人,隨意抓捕毆打市民,封門封樓,不理居民死活。種種野蠻執法,把人們原本已經沮喪的情緒,進一步激發升級。

政府隱瞞疫癥,數字作假,而居民每日所見,不斷有人被強行隔離,屍體草草處理,甚至有人親見病人未斷氣前就被裹屍布包纏強行抬去焚化,種種不人道的行為,更令目擊者痛不欲生。

疫情之嚴重,完全超乎政府公開的資訊,政府越是掩蓋真相,市民依自己親身經歷得到的印象,與政府公佈的落差越大,對一般市民來說,更容易產生對未來的不確定感,對未來的悲觀情緒。

政府控制的媒體集中力量高唱主旋律,以至政府的空洞宣傳成為笑柄,而民間的口耳相傳卻越發盛行。民間消息真真假假,有的反映事實,有的被人為放大,真假難辨之下,又使一般人更疑慮,更無助,更憤怒。

習近平召開縣團級幹部會議後,提出十五項要點,那些抽象的口號式的宣講,並不能真正對地方抗疫和復工作出到位的指導。當前最大矛盾是一邊要抗疫,一方要復工,二者互為抵觸,又互相抵銷,分寸很難把握,這又考驗地方官員處理危機的能力。

日前武漢政府宣佈新政策,對外地人檢疫後給予放行,但政策宣佈不到四個小時,又被政府自己收回,這種前後矛盾自打嘴巴,無疑又使民心更加慌亂。武漢一動一靜牽動全局,千鈞一髮之際,每一政策改變,一定要通過相當高層的拍板才能公佈,單就這件事看,就顯示中共內部決策系統也瀕於分崩。官方的手足無措,又進一步增加民間的恐慌,互相激化之下,局勢更為混亂。

與此同時,物資供應開始緊張,送上門的蔬菜漲價驚人,供應時斷時續,人們對維持基本生活的焦慮感更加沉重,民心不穩,求助無門,流言四起,壓力爆煲,武漢人還要經歷什麼磨難,沒有人知道。

僅僅一個多月前,全武漢還是一片鶯歌燕舞,萬家宴上笑語喧嘩,誰知春節乍過,噩耗傳來,全武漢即墮入深淵。一個月之間,人的情緒經歷如此大起大落,猝不及防,心理脆弱一點的,早已經受不起。據傳武漢正加建方艙醫院、調來機動焚化爐,軍隊全面進駐,種種跡象顯示,疫情還會進一步惡化,武漢人將如何捱過如此險惡的日子,實在令人不堪想像。

香港人應該慶幸,雖然林鄭已經越來越像共產黨,畢竟香港原有的根基還沒有全然被摧毀,我們還勉強生活在港英體制的餘輝裡,在美國政府關注的視野裡,言論尚有一線自由,政府也還有所顧忌,香港人還夠團結,但這種狀態並非可以永遠持續。如非我們最終實現真正民主,或至少在九月立法選舉中取得更好成績,足以壓抑林鄭的狼子野心,否則,香港人要落入武漢人苦難的處境,也未必會是很遙遠的事。(文章授權轉載自香港中文大學facebook顏純鈎作者專頁)

※作者為香港作家/曾任《新晚報》副刊編輯、《文匯報》副刊編輯及天地圖書公司總編輯。

更多上報內容:

【影片】武漢肺炎衝擊① S大:看屋留意這三點|

【影片】GODIVA也有草莓季!限期推出 「草莓巧克力霜淇淋」、「草莓白巧克力凍飲」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