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握A股的歷史機遇

本報訊
旺報

時隔23年美股再現熔斷,單日跌幅超過兩千點,嚇壞市場投資人。面對急速崩跌的美股,川普緊急提出「削減薪資稅」構想,美國聯準會(Fed)緊急降息2碼後,再度釋出可能降息的訊號,依據芝加哥商品交易所(CME)聯邦基金利率期貨,Fed降息3碼機率飆升至98.5%。如果成真,等於單月降息5碼,這在2001年網路泡沫破滅及2008年金融海嘯時都不曾出現,顯見事態之嚴重。

伴隨美股重挫,擁有龐大投資部位的機構投資人資金開始鬆動,加速轉向黃金、日元及債券等避險資產,甚至撤出美國轉投他國保值商品。美元走勢受此拖累,頻頻下探,價位已來到1年多來新低,全球資金移動加速洗盤。摩根史丹利剛出爐的研究報告明白指出,中國大陸、新加坡及澳洲極可能成為疫情下的「資產避難國」,並將大陸及新加坡股市的投資評等,從中性上調至加碼。瑞銀新興市場策略部亦表示,由於Fed降息使得中美利差擴大,加上多個國際指數將陸債納入,大陸債券市場將出現資金快速流入潮。

當高位階美股淪為提款機的同時,原本因貿易戰及經濟因素被看衰的大陸A股,有機會再度獲得國際投資人青睞,於亂世中崛起。原因主要有三。一是相對美股的高基期,大陸A股目前基期仍低。在這波自2008年金融海嘯後的大多頭時期,當全球股市頻創新高之際,A股幾乎沒有跟到,價位仍停留在近10年平均水準。對於保守型投資人來說,自然成為進場的重要理由。

二是新冠肺炎最早發生的大陸,目前疫情已逐漸受到控制,每日新增確診病例及死亡人數都在減少,產線復工情況也日益好轉,斷鏈危機大為解除。歐美先進國家則因一開始的疏忽,造成疫情大幅擴散與惡化。失控風險大增下,市場恐慌情緒當然也就隨之飆升,加速資金撤離。

三是MSCI、富時羅素、標普道瓊等國際指數公司,基於長期市場獲利、區域風險與資產配置考量,近年來爭相納入A股或增加A股權重,讓A股成為國際投資人關注焦點。因此,不管是從短期或長期角度來看,A股都有機會成為全球資金重新洗牌下的受益者。

不過,要成為國際資金的重要停泊港,光靠基期、疫情控制及納入國際指數等因素還不夠,更關鍵的是資本市場本質改變與調整。過去,外資在大陸資本市場的參與比重一向不高,如2019年外資持股占A股市值比重僅約3.5%,債市占比則更低,僅有2.3%,均遠低於同類型新興市場經濟體的外資持有比重。箇中因素除與資本進出高度管制有關外,資本市場改革開放步調過慢、限制過多,無疑也難辭其咎。

為何如此?主要還是心態使然。自2001年加入WTO並承諾5年後開放金融市場以來,已過了將近20個歲月。這段期間,為使資本市場可以加速與國際接軌,大陸政府不只針對體制進行改革,也大幅鬆綁許多相關政策,如修改QFII規定、大舉擴增RQFII地區與額度、鬆綁外資證券機構的准入條件與經營業務範圍、開辦滬港通、深港通、滬倫通及科創板等。但即便做了這麼多的努力,外資參與比重,卻始終無法有效提升,就是因為整個改革開放過程中,北京當局並未調整心態,放手讓市場真正自行運作,而是抱持著國家主導力量不放。加上監管心態一直以能夠有效監管為優先,而非以市場活絡為首要考量,開放步調自然緩慢、不如外界預期。在這樣的情況下,資本進出又受到嚴格管制,外界當然會產生高度疑慮,參與意願也就低落。

全球資金加速重新洗牌,北京若想吸引國際投資人目光,讓A股成為國際資金避風港,須調整相關策略,加快資本市場國際化。一方面,抓緊時機,適度鬆綁資本管制,才能免除資金進出疑慮。另一方面,站上A股歷史機遇的非常時期,要有非常的作法,加緊資本市場改革與開放步調,徹底改變市場體質、符合外界期待,才有機會搶食國際資金大餅。北京能否把握良機,將是大陸資本市場未來能否脫胎換骨的關鍵所在。畢竟,機會一旦錯過就不再。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