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疫苗當寶 等著報廢

王任賢
·3 分鐘 (閱讀時間)
(圖/本報系資料照片)
(圖/本報系資料照片)

AZ疫苗在本周開放第二與第三順位的族群接種後,這批防疫與公務人員受限於指揮中心訂出的僵化接種制度,打氣依然旺不起來。加上又企圖對第四順位的旅客族群開放沒有出國免居檢的自費疫苗,這批31萬劑的疫苗絕對是前途多舛,報廢是必然,只差在報廢量的多寡而已。

這次新冠疫苗幾乎是個全民都要接種的疫苗,不同於只接種在一個年齡層的孩童疫苗,或僅接種於特定風險族群的流感疫苗、子宮頸癌疫苗、肺鏈疫苗等。這是個全新的疫苗接種概念,必須要從公衛的角度來規畫接種,不能只反應兒科疫苗的井蛙之見。

一個年齡層或特定族群的疫苗接種時,除了要找出人來接種外,就怕別的年齡層或別的族群也跑來蹭疫苗。所以接種疫苗時要限定場所、限制特定專業人員負責接種、執行嚴格的身分查核及登錄。如果有人硬要來蹭,政府也會對其收費,這就是指揮中心在記者會上所稱以前有公費疫苗收費的情況,指的就是「蹭疫苗」。與現在把該打疫苗的人刻意延後,再引誘有需求的旅客跳出來自費接種,是完全兩碼事。

但是全民或近乎全民接種的疫苗,害怕的是老百姓不來蹭疫苗。以前對接種的種種限制都必須盡量排除,東限西限就別想有打得完的一天。接種政策要偏向開放、偏向不設限,設限的目的也只在引導接種的秩序。

所以一開始限定在醫護接種,就把它當作是引導也無可厚非。但指揮中心竟然只限定在幾個醫院才可以接種,搞得大部分想接種的醫護還得揪團,集體到其他醫院花錢掛號才得接種。很多原本登記有意願接種的醫護,都紛紛打退堂鼓。出現這種限制的原因僅僅為了減少疫苗的配送,也為了減少不到10人接種的疫苗開瓶浪費。但這已經減少了最少一半的醫護接種意願。

必須在特定醫院接種的限制,也造成公務與防疫人員的牛步接種。因為想接種疫苗,公務員還要預約、揪團、派車、請假、掛號才打得到疫苗,一想到腿都軟了。即使六都市長都帶頭接種了,公務機關的打氣仍稀稀落落。

指揮中心對於新冠疫苗的無知,造成對AZ疫苗的過度保護,這是問題的關鍵。新冠疫苗中需要過度保護的是BNT與莫德納疫苗,因為需要特殊的運送及儲存方式。AZ疫苗只須如同流感疫苗一樣的處理,如果當初接種政策的設計就如流感疫苗,在體育場、活動中心、學校就能接種,打氣絕對不會落到今天的地步。

從一開始的刻意貶損AZ疫苗,到後來層層行政干預阻礙接種,以及錯誤援引先例與法條誘導民眾自費接種疫苗,都表示指揮中心的疫苗接種政策有必要做立即大規模的調整。不但難以打完這批AZ疫苗,以後更多的疫苗,更多廠牌,更複雜的接種程序要如何應付?連最簡單的AZ疫苗都搞得人仰馬翻,以後會變得多亂,真的很難令人樂觀。(作者為中華民國防疫學會理事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