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書:不再做「獨裁保障高效率」的中國夢

王昱培
上報

2019新型冠狀病毒(以下簡稱武漢肺炎)疫情失控,全球確診案例及死亡人數不停攀升,中國當局因應疫情採取的封城舉措亦持續擴增範圍,人民恐懼疫情而驚惶失序的景狀屢屢見諸媒體,掌權後積極強化黨對社會控制的中共總書記習近平,在此次疫情控管上卻幾近失能,中國自詡的「獨裁保障高效率」神話在此次事件已徹底破滅。

就本次武漢肺炎事件而言,首個病例於去年12月即被發現,但武漢當局乃至全中國,卻遲至習近平於上月20日要求做好防疫和控管工作後才開始行動,官僚對防疫工作消極顢頇,甚至封鎖隱匿訊息,並處罰「妖言惑眾」者,以致疫情擴散,引發民眾怨憤驚惶。

再從近日湖北省封省、各大城市相繼封城防疫,以及習近平坦承疫情嚴峻等情事看來,對善於箝制言論自由及控管訊息的中國當局來說,若非若非疫情已無法控制,絕鐵定不會展開上開舉措,就連為黨喉舌的也罕見以「工作滯後、銜接無序、組織混亂」嚴厲語氣指陳湖北省武漢市武昌區在防疫上的失序,前開種種均反映中國國家治理能力存在嚴重缺陷。

國家能力研究的代表性學者Michael Mann將國家能力區分為專制性權力與基礎性權力,前者指的是國家由上而下專斷執行特定政策的能力;後者意指國家施政需要社會的合作參與合作,政策始能貫徹且落實在社會中。

就此概念而言,中共的專制性權力的強大向來是無庸置疑的,尤其在習近平於2012年接任中共總書記之後,他從推動反腐開始,逐步將黨政軍的權力往自己身上集中,甚至於2018年主導通過廢除國家主席任期制修憲案,並著手強化黨對於社會的控制力,截至2019年年底,計有40多家民營上市公司變更為國有企業,同時又運用人工智慧科技建立「社會信用體系」,加深對民眾的監控,藉此確立奉個人為尊,貫徹個人意志的權力結構。

然而,在此種權力結構之下,既沒有民主社會的公民監督,往昔各派系集思廣議的領導格局亦已不復見,中國的政治只剩一個派系,就是「習派」,各省各地官員的侍途都取決於「習派」手上,為了升遷或保全官位,莫不假造數據以迎合上意,2017年時便傳出有部分地方政府虛報經濟增長數據,在此次武漢肺炎事件裡,地方對疫情粉飾太平,及未即時採取管控疫情措施的弊端尤為嚴重,導致疫情一發不可收拾,地方拙於應對危機的治理缺陷暴露無疑。

此外,隨疫情逐漸惡化,中國各地醫療物資緊缺的情況也加劇,中共國務院日前已發出嚴禁扣留與調用醫用物資的通知,仍未能有效防杜各地政府互相攔截物資的猖獗景況,顯見令不出中南海,中央政策難以落實於地方的困境。

在習近平主導的黨國體制下,奉行維穩壓倒一切的邏輯,鼓吹中華民族復興的美夢,然而,此次武漢肺炎疫情的控管失靈暴露中國基礎性權力薄弱的嚴重弊端,正所謂「冰凍三尺,絕非一日之寒」,中國當局若未能從根本改善此弊端,那習近平念茲在茲的中國夢,終究僅會是歷史長河裡曇花一現的迴光而已。

※作者為前監獄教誨人員

更多上報內容:

【影片】螞蟻人必喝!蜜蜂工坊聯手角落小夥伴、Hello Kitty 推出「牛奶花生」、「蜂蜜蛋糕奶茶」、「提拉米蘇奶茶」

【影片】情人節蛋糕到 7- 11 買!2/12 起「哈根達斯冰淇淋蛋糕」現貨發售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