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書:不打疫苗 空服員就該被更嚴格檢疫

吳軒宇
·4 分鐘 (閱讀時間)

近日華航機師又傳出多人感染武漢肺炎,讓社會大眾擔心在先進國家已逐漸趨緩的疫情下,是否又要再次在台灣掀起一陣新的風波。此次再度出現本土病例,為這周內的華航機師在澳洲確診,在台灣回溯擴大篩檢後又抓出新的本土感染。另外機組員擴大篩檢中也發現了更多的機師遭傳染。

機組人員再次染疫,也讓社會大眾必須重新檢視這群在第一線感染風險上的從業人員的防疫控管是否有所缺失,以及如何給予他們一個安全的就業環境,並進而減少民眾有在社區遭到感染的可能。

疫苗的風險與危害遠低於染疫

在基礎防護設備與防疫SOP都趨近於完備的狀態下,台灣目前能拿出的最後一道抵禦病毒的防線便是疫苗。從今年一月開始施打疫苗的幾個先進國家感染數據來看,疫苗為最有效減少感染的方式,美國的感染人數已大幅下降,預計到暑假期間重啟邊境並結束封城。

若將情況同樣嚴重的英國與法國來做比較,英國不斷擴大疫苗接種,目前每日感染人數僅為法國的十分之一,而以色列則是全國人民一律接種輝瑞(Pfizer)疫苗,目標是五月前達到80%接種率,並與疫情穩定或沒有疫情的國家啟動商務及旅遊泡泡。各國政府無不全力動起來,即便目前的疫苗都是採緊急授權的方式,並無三期全面臨床實驗,但疫情所帶來的災害遠高過於疫苗的副作用,故在「兩害取其輕」的風險選擇評估後,仍然建議所有人都應該施打疫苗。

對台灣第一線的航空從業人員來說,同樣的理由應該將疫苗作為首要考量,指揮中心也不斷強調,比起染疫風險,疫苗的副作用相較之下小上許多,加上有健保的完善藥害救濟制度,仍強烈建議應該施打保護自己也保護台灣社會。美國也將重啟嬌生疫苗施打,而歐盟雖然對AZ疫苗有所疑慮,仍建議從數據上顯示風險較小的族群,也可以恢復施打。

故此,在從業人員,尤其是機組員在外站的管理上不斷有缺漏導致感染的情況,打疫苗便是這道防線中最應該補上的一塊。但台灣在AZ疫苗開打至今,除去醫護人員外,機組員的施打相當不踴躍,也很消極,讓莊人祥不禁稍微動怒。華航機組人員不願意施打疫苗,卻同時又要求放寬檢疫期的規定,更令外界難以支持。

工會主張拒打疫苗,無視疫苗在國際廣泛認證的安全性

值此確診病例逐漸增加之際,空服員職業工會理事長趙剛卻在臉書表示,「我支持空勤組員對於有疑慮的疫苗有不受脅迫而拒打的權利。」任何疫苗都會有一定的風險,但儘管如此,疫苗的安全性目前仍舊受到大多數國家認可,即便是對AZ疫苗最不友善的丹麥,也依舊認可AZ為有效核准疫苗,丹麥政府停用AZ僅是因為評估國內疫情穩定,且另兩款疫苗供應充足,應足夠給予全國使用才停用。但針對AZ疫苗的理解,則為同意歐盟藥品管理對AZ疫苗之評估,同意「施打AZ疫苗的整體助益仍高於副作用風險」。

請問趙剛,今天台灣的機組人員的工作環境是維持在「疫情穩定不受感染的風險下」,以至於讓趙剛自行認定有疑慮的疫苗接種副作用風險遠高於被感染的風險?一個毫無醫藥專業的空服員工會理事長的貼文,竟獲得桃園市空服員職業工會的分享背書,工會又為什麼能認為自身的判斷比指揮中心來的專業和有價值?

若選擇不打疫苗,就必須配合夠嚴格的檢疫措施

華航在4/26又回溯檢驗出僅檢疫三天而確診的無症狀感染者(Ct值不到20)可能已有帶入社區的風險;亦即不只是遵守防疫規定就不會染疫,工會又有什麼資格說出僅要處罰所謂破壞防疫規定的人員呢?如果要防下病毒,應該建請指揮中心考慮只對打了疫苗的機組人員放寬檢疫天數,而沒有打疫苗的機組人員應該加嚴檢疫天數,機組人員若不接受疫苗,就必須透過嚴謹的防疫程序來補足,而非主張自己權利的同時,將染疫的風險轉嫁到第一線的醫護人員與一般大眾身上。

※作者為台大科法所碩士生

更多上報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