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書:中印兩強下求生的斯里蘭卡

王孟婕
上報

本月17日,斯里蘭卡總統選舉由親中派戈塔巴耶(Gotabhaya Rajapaksa)當選,後總理於20日請辭下台,由總統任命其兄、也是前總統的馬欣達·拉賈帕克薩(Mahinda Rajapaksa)為新總理。於17日當日,印度總理莫迪(Narendra Modi)致電祝賀,並邀請總統戈塔巴耶訪問印度,雙方也在29日於新德里見面。

親中派總統的當選,使印度擔憂中國繼續透過債務陷阱的手段,影響斯國更甚;若中國將軍隊進駐斯里蘭卡,就地緣上來看,會對印度更加不利:瓜達爾港、斯里蘭卡漢班托塔港及不丹將形成一海上的網包圍印度。同時印度拒絕一帶一路、中巴經濟走廊,印度將會更難走出去,在對外活動上,最直接的衝擊就是經濟與軍事自主性降低。

這樣的擔憂有據可循。斯里蘭卡前總統馬欣達·拉賈帕克薩任內期間,曾向中國貸款將近70億美元,在當時中國也取代日本成為斯里蘭卡最大外債主。在此背景下,在2017年斯國同意將港口租借給中國國有企業99年,以抵償無力償還的龐大債務。

斯國落入中國的經濟陷阱似乎無法掙脫,但在本月23日專訪中,新總統表示未來在中印兩國間會扮演中立的角色,不完全倒向任何一方,也不願捲入大國的紛爭中。斯國將一方面接受中國資金與技術,一方面也與印度保持一定的友好關係,同時也提到希望與中國就租借一事重新談判。

斯國確實做出行動,斯國新總統上任後第一個拜訪國家即為印度。在11月29日的會面中,印度將會借斯里蘭卡4億美元做國內建設,另外5000萬美元用於強化國防安全上。藉此拉近雙方關係,同時也表明自身成為中立方的誠意。

從斯里蘭卡總統大選到印度斯里蘭卡對談,對兩國家一連串的行動與發言,中國的態度與接下來又會怎麼做?會接受重新談判嗎?不可否認,中國在斯國的影響力仍舊不可動搖:龐大債務讓斯里蘭卡深陷經濟泥淖,難逃最大債權國中國的掌控。但印度與斯國在軍事上的合作,而斯國也表示漢班托塔港仍在他們的掌控下。

於上述種種,讓筆者想到台灣與斯里蘭卡都是小國,雖然都面臨著該在兩大國間扮演什麼樣角色才能利己的情況,但台灣與斯里蘭卡採取截然不同態度。據筆者觀察現今台灣社會對中美兩國呈現兩極化的態度,尤其是選舉快到了,更明顯。相較於斯國新總統提出的新策略,近年台灣所採取的策略—且不論是否為政黨政治帶風向、操作民意—似乎是孤注一擲。台灣是否只能在兩者極端的立場中擇一?借鏡斯國政策,我們能明白小國在大國關係間的立足之道也是一個選擇,一個利己又利他選擇。台灣的情況或許更加複雜,面臨的壓力更勝於斯里蘭卡,如媒體假訊息氾濫、難解的兩岸關係、自身地位定位等,想在大國關係間取得平衡點也更加困難。

印度、中國與斯里蘭卡三方的關係,在未來會是如何?反觀我們自身,美台中的關係呢?海上絲路與印太戰略的衝突會以甚麼形式發生;對內,兩大國間的競爭在國內進行著,我們又該如何應對;對外,又該如何做。台灣是否能成為在中美兩大國間斡旋者,在提升影響力的同時又保持自身自主性?對台灣,這是一條艱鉅的道路。

※作者為清華大學通識中心自主學習小組成員

更多上報內容:

【影片】綠營拔深藍樁蔡英文密會國會政黨聯盟 妙天證實:在蘇嘉全官邸談一小時

【影片】誠品生活expo「肖年頭家夢想嘉年華」 11/29-12/01 百家文創品牌齊聚松菸任你逛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