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書:中國大限電對公投的啟示

·5 分鐘 (閱讀時間)

約莫兩週前,新加坡主權財富管理基金淡馬錫控股發佈第三季申報文件,令人訝異的是,淡馬錫對中國電商巨頭阿里巴巴減持16%股份,重砍191.88萬股;對中國叫車平台龍頭滴滴打車也砍了357.15萬股,占比10%;另外還減碼正火的短影音APP(手機應用程式)快手公司,以及最大互聯網公司騰訊等。新加坡另一個主權基金新加坡政府投資公司(GIC),則因為過去大力投資中國補教行業上市股票,如新東方、好未來、高途、有道等,在中國政府無預警禁止學生補習政策,導致補教業股票大跌超過90%,如新東方股價從199.97美元,下殺到1.68美元,新加坡光是GIC投資的部位損失就預估超過一百億美元。

有消息指出,新加坡主權基金甚至宣布不再投資中國電商行業,可見損失慘重,在全球股市強力反彈不少國家突破歷史指數高點之際,新加坡政府過去二十年重押中國市場,就因為習近平政府盲目專斷,最後只能黯然退出。這個案件,在未來財金教科書必然成為經典個案,為何?基金管理,首重風險評估與管理,分散市場是基礎常識,而投資風險管理當中,對於外國的投資,考慮因素眾多,如匯率波動風險、區域衝突風險、政府政策反覆風險、國家政治紊亂動盪風險等。這是投資學管理風險的ABC,許多跨國企業更是重金聘請專業調查公司撰寫對外國投資評估報告,這些都是必備的背景調查。那麼中國近幾年有那些風險可以讓台灣引以為戒?

中共在習近平政權領導下,近幾年不斷狙擊敵對政治系統的企業老闆,如中國海航董事長王健在、阿里巴巴創辦人馬雲、騰訊創辦人馬化騰等,對不同行業的狙擊更是擴大打擊面,如前段提到的一句話就禁絕的補教業、一夜國有化的網路金融、大查稅的演藝圈工作室倒成一片,以及一切資料都要上繳的互聯網軟硬體企業。這是不折不扣的國家政策風險,也就是一個國家在經濟政策常有上不可預期的大變化,導致想投資的外國企業或資本,無法合理推估中長期的獲利模式,並因此風險而退出投資。

而今年以來,中國又生出一個政策風險,亦即所謂的拉閘限電問題。對於中國各省市等區,經常性無預警拉閘限電,造成製造業產線突然中斷,大中小企業苦不堪言,其原因眾說紛紜,但中國本身是產煤礦大國,其核能發電廠近二十年來也與外企合作在沿海蓋了22座電廠,51個機組,且多數已經營運中。要對工業區實施「有序用電」,開(電)三停(電)四、開二停五等,甚至開一停六,還會無預警不來電,這除了第三世界國家根本難以想像,不過細思原因,中共下達命令主力停工項目是高耗能、高污染行業,也就是說中國各省今年的業績必須得交出減碳的成果來,是比較合理的解釋。就這樣高層一道命令,中共省市級官員做事又經常完全沒有配套,在官場競爭下,一般人民與企業就成了高度政策不確定性的受罪羔羊。近期受害最嚴重的就是各大中國電商,因為停電的緣故,造成海外訂單大棄單,阿里巴巴今年營業額掉了將近四成,可見政策風險殺傷力之強。

台灣的公投,因為萬事可投,就風險管理來說,頻繁辦公投是國家政治動盪風險,就議題涉及行政部門政策來說,則是國家政策不確定性的風險。雖然台灣不是中國,但台灣人在政治上高度對立與極化方面,所造成的前兩項風險,其危害程度不亞於中共的政策蠻橫。以核四公投與反美國萊豬公投來說,科學論證及資料驗證的客觀安全標準,如何能用公投票數來認定其安全或不安全,這對成熟國家的外國政府及企業而言是十分匪夷所思的事情。

就藻礁保存與天然氣發電廠新建的公投而言,一個國家的能源建設可以討論十幾年,還懸而未決。當新總統以高票數當選及破紀錄票數連任的民意下,其提出的能源轉型規劃已經執行多年,卻仍然無法以高民意基礎繼續施行,而必須停下來,為了一個公投提案再次提出替代方案,並面臨公投若否決這座天然氣廠興建,等於打斷全國能源轉型成果與供電安全存量,這樣的公投看在外國投資人眼裡,恐怕也是滿腹疑惑。

投資設廠,從建廠到量產到賺錢,短則三五年,一般要七年以上;金融市場投資,特別是國家主權基金投資、大型退休人員基金等,以長期持有穩定報酬率的股票或債券為最基本準則,但從風險管理的角度而言,台灣今年的公投題目,實是一國治理風險問題之暴露。投票是人民的權利與義務,正反面各自支持是自由民主的展現,筆者不對議題贊成與否發表看法,唯單論投資風險而言,未來人民應該更宏觀思考政客之公投題目方為全民之福,畢竟外國人之投資於台灣是真金白銀在商言商在輸贏,政治或政策風險都不是好事,應儘量避免之。

※作者為自營商,桃園市民

更多上報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