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書:中國經濟發展迷惑了大部分人

劉凱
上報

市場經濟的命脈乃私有財產權,而中國從未確立過私有財產權,無論是在觀念上還是在法律上。中國引入了一些市場經濟元素,但是從未擺脫計劃經濟的本質,一切財產權都歸屬於公有,私人只不過獲得了一些財產使用權而已。私人所使用的只不過是財產的利息,而不是財產的資本,或者說資本化的財產,只有當私人可以擁有財產的資本(資本化的財產)才能建立起市場經濟,私人可以使用利息並不能建立市場經濟。交易、貨幣、價格等等只不過為市場發揮作用的工具而已,這些元素並非市場本體,私有財產權才是市場本體。

私有財產權是一種私人對財產無限制擁有的權利,包括擁有時間和使用方式,我們看到在中國私人並不存在這種權利。私人所能夠使用的財產都受到時間所限,譬如土地,中國規定了土地使用年限,私人不可能永遠擁有和使用。目前中國的土地是典型的公有制土地,國家和集體擁有土地的所有權,私人只能被批准有限使用之,所以私人都是在使用土地的利息而已。但是很多人錯誤認為這種土地使用權就是土地所有權,土地已經可以在市場當中交易,土地擁有了價格,所以中國的土地已經市場化了。在中國擁有價格的只不過是土地利息,在市場中交易的也是土地利息,土地並沒有市場化,土地仍然被計劃。

除了使用時間被限制,中國的財產使用方式也是被計劃的,私人只能按照計劃的使用方式來使用財產。譬如有些土地只能用於居住,有些土地只能用於耕種,有些土地只能用於修路。其他財產的使用方式跟土地的使用方式類似,都需要政府計劃來使用,私有財產的使用方式怎麼可能如此被政府計劃呢?因此,所有財產私人只能使用其利息而已,並不擁有私有財產權。財產的使用方式既然是被計劃的,那麼使用計劃就可以被任意更改,當然是權力的任意而不是私人的任意。我們經常能夠看到正處於使用當中的財產被一道命令叫停使用,政府要麼剝奪使用權要麼計劃改為它用,這種情況只能在非私有財產權的計劃經濟當中發生,市場經濟絕不允許類似情況發生。

中國所引入的很重要的一種市場經濟元素還有企業,中國改變了以往由國營工廠和國營農場生產的生產方式。以往的國營工廠和國營農場完全根據計劃來組織生產,但是企業要根據利潤來組織生產,可以說沒有企業就不會有市場。中國的私有企業當然要根據利潤組織生產,否則私有企業就不能存在下去,它們創造出了巨大的財富,致使很多人擺脫了貧窮厄運。但是私有企業所使用的生產資料並沒有獲得私有財產權,這些生產資料的使用時間和使用方式仍然遭受到政府計劃,所以私有企業實際上也並沒有在市場當中生產,它們只是在政府允許下生產,政府一旦不允許企業就必須停產。

私有企業所獲得的利潤也並沒有獲得私有財產權,這些利潤隨時都會被某些理由剝奪,因此這些利潤也不能形成真實的資本,它們也是處在計劃當中被使用的。跟私有企業相比,國有企業根本不必在乎利潤,現如今的國有企業跟之前的國營工廠和國營農場沒有區別,還是要按照政府計劃來組織生產,並且它們的產品價格也要根據計劃來制定。雖然國有企業的管理和組織方式有所改變,但是只要它還是國有就不能正式在市場中競爭。我們看到每年政府都會對國有企業進行計劃,而且國有企業出現虧損之後並不會倒閉破產,它還是會得到政府財政的支持。市場經濟當中的企業只能依靠利潤生存下去,只有計劃經濟當中的企業才會依靠財政生存下去。

中國經濟的發展迷惑了大部分人,平時眼光銳利的人士以及那些冠冕堂皇的經濟學家都以為中國確立了市場經濟制度,我只能說這些人士沒有領略市場經濟的本體和命脈。雖然中國沒有確立市場經濟制度,但是中國的經濟發展完全依靠的是市場經濟的元素,這也充分說明了市場作用的偉大,只要跟市場沾邊就能取得經濟進步。但是市場之所以能夠發揮如此偉大的功效,是因為私有財產權的確立,如果拋棄私有財產權而只利用一些市場工具,市場的功能是不健全的其功效也是有消耗殆盡的時刻的。私有財產權所確立的是市場自由,經濟行為只有在自由市場中才能是潛力無限的,一旦自由受到限制經濟就會走入死胡同。

在經濟領域,私有財產權是自由最有力的保障,離開私有財產權談論自由是毫無意義的。人的自由經濟行為是經濟發展的源動力,斬斷源頭尋求經濟浪潮只能是幻想,其最終結果就是經濟枯萎。判斷市場經濟和計劃經濟的根本標準就是私有財產權,如果不能洞悉私有財產權就不能洞悉經濟的源頭,當然也不能洞悉自由是否存在。任何消滅自由的行為都是從消滅私有財產權開始的,無一例外,我們確立並守護私有財產權不僅僅是為了守護經濟可持續發展,也是為了守護自由基業長青。

※作者為奧地利學派經濟學者,古典自由主義者

更多上報內容:

【影片】吳敦義酸民進黨不分區名單 微笑回「會挑戰蔡英文的不多」

【影片】傅崐萁無黨參選是否支持 韓國瑜“情感”“政黨”兩邊為難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