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書:中國隊自己人不論輸贏都能找到相罵本

·4 分鐘 (閱讀時間)

「如今這個廣場是我的墳墓/這個歌聲將來是你的輓歌/你會被教育成一個壞人/見死不救吃喝拉撒的動物」

這段詞出自中國民謠歌手李志創作的歌曲〈廣場〉,最早收錄在他2005年的專輯《梵高先生》,不過現在市面上找得到的實體專輯或是串流版本中都已經聽不到這首曲子了。一張專輯9首歌曲,偏偏就這一首見不得光,原因當然是它觸碰了黨國的紅線。

曲名和歌詞中的「廣場」,理所當然指的是那座與中國近代史難分難解的天安門廣場。今年7月1日,中國共產黨在毛澤東72年前喊出「中國人民站起來了」的同一地點,舉行其百年黨慶。儘管民主、自由等修辭在慶典中也不時出現,但在民族主義大旗下終究只是點綴。

如今這個「廣場」,不只是許許多多人的「墳墓」,也不再侷限在天安門一地。就在中國共產黨大肆慶祝百年黨慶的整整一週前,香港唯一保有異議之聲的報章《蘋果日報》宣告停止營運。若是從6月17日,500名警察突襲報館並逮捕5名工作人員算起,前後也不過短短6天。

也是在今年7月1日這天,「港版國安法」上路屆滿一週年,香港這座城市竟已宛如巨大的「廣場」。

23歲的香港男子唐英傑,在去年七一國安法實施首日,被控駕駛一輛掛著中英文「光復香港,時代革命」旗幟的機車「衝撞」警察,遭當地高等法院裁定煽動分裂國家、恐怖活動罪名成立,30日宣布兩案共判入獄9年。

「一支旗、一台機車」便能煽動人們分裂龐大的國家、在專制政權統治下遂行恐怖活動?只能說北京政權確實為了甩開「戰狼」包袱,改披「可信、可愛、可敬」的外皮煞費苦心。

不只在中國境內,近日如火如荼進行著的東京奧運竟也難逃「廣場」的壓迫。香港羽球代表隊中世界排名第9的「香港一哥」伍家朗,在現時沒有球衣贊助商的情況下,由於未獲得授權不能在自備衣物印上香港區旗,所以穿著一件黑衣上陣。

部分建制派人士與中國網友立刻起了膝跳反應,不問事實便將黑衣迅速和反送中運動連結,「不愛港、不愛國」的指教頓時如萬箭穿心般狙擊著場上為家鄉拚搏的運動員。

中國女子排球隊輸球,竟還要遭到謾罵,甚至歸因於身穿adidas隊服;贏得女子10公尺空氣步槍金牌,年僅21歲的中國射擊選手楊倩,以打破奧運紀錄的成績,為中國代表團奪下本屆第一面金牌,卻被挖出曾收藏同樣「反疆棉」的Nike品牌球鞋而遭到批鬥。

自己人不論輸贏都能找到相罵本,在「國球」桌球混雙項目,擊碎中國金牌夢的地主隊日本組合——伊藤美誠和水谷準,自然也躲不了無差別的攻擊。

1989年廣場上的血腥屠殺,再絢麗的慶典、找來再多年輕的新血「將青春獻給黨」,也無法洗白那根植於政權基因中的暴戾,以及隨著自信攀升而暗中蠢動著的不安。

從被點名「行為不端」連人帶歌消失的音樂人、唱不同調的新聞媒體,到所有因「不夠自覺」而惹禍上身的一般人,這些一座一座拔地而起的「廣場」,就像所有北京眼中敵對的個人和團體,無一不是該政權一手打造的,不論那是在香港、新疆還是境外。

每當李志現場演唱〈廣場〉這首歌到副歌時,台下的觀眾都會鼓譟喊著「救護車」,來還原六四屠殺時廣場的聲響;如今「廣場」上喊救護車的人少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個個「被教育成的壞人」,不需要會思考,只管「吃喝拉撒」,將他人的成就瞬間埋進「墳墓」。

※作者為新聞工作者

更多上報內容:

用珍奶乾杯慶祝互設代表處 台代表與立陶宛主席合拍影片齊賀

【影片】「刀劍神域」主題快閃餐廳來了!外帶套餐還送限量禮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