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書:中非距離成為「共同體」相差甚遠

·5 分鐘 (閱讀時間)

作為世界第二大洲的非洲目前有超過12億人居住,占了全球總人口的16%之多。非洲與美洲、歐洲、亞洲相比起來依然還有很大的發展空間,且大陸上國家之間有著較大的貧富差異。

正因如此,來自外國的援助就顯得非常重要。近年來備受討論的中非合作是一個相當復雜的國際課題。而「中非命運共同體」這個概念在習近平2013年3月首次非洲出訪中提出後,經常被中國政府和媒體提及。究竟中非是否命運共同體,一榮俱榮,一損俱損呢?

非洲的「一帶一路」項目

目前44個非洲國家和非盟委員會已和中方簽署「一帶一路」合作檔。這些項目為非洲多個國家帶來關鍵性的基礎設施建設的同時也製造了不少負面影響。

水力發電建設:過去10年,中國在非洲為12個國家建立了15座大型水力發電廠,其中在水源豐沛的埃塞俄比亞建立的3座巨型水力發電厰幫助該國提升了近一倍的電力。但在另一方面,幾內亞有1.6萬居民因為中國投資的蘇阿皮蒂水電站被迫離開家鄉、流離失所。

國際機場和鐵道建設:中國為10多個非洲國家提供國際機場的融資及建造,推動了包括烏幹達、莫三比克、多哥等落後國家的經濟發展。但西非的獅子山卻在2018年叫停了中國資助近4億美元的機場項目,因爲該國官員認爲項目「不划算」。現有機場使用量低,足以應付當前的旅客數量。而這項目或許會為該國帶來債務問題。這也是首次有非洲國家高調宣佈取消中國在非的投資項目。

鐵路計劃進展則相對順利,遍佈非洲40多個國家,纍計建成的鐵路和城軌長達1萬多公里。鐵道在降低運輸成本、提高交通效率的同時,也為非洲帶來了龐大的就業機會。

承建多個港口:至今爲止,中國已經在非洲的20多個國家建立港口,包括吉布地港、馬薩瓦港、杜哈雷港、象牙海岸的阿必尚港等。這些港口提高了非洲多國的運輸和貿易發展,同時也加強了中國在非洲的地緣優勢。

但是坦桑尼亞政府在2019年時以「不公平條件」為理由,取消了與中國投資額達100億美元的巴加莫約港及綜合基礎建設項目。該國發言人表示:「他們(中國)要我們給他們33年抵押和99年租約,也不能對誰來投資過問」,認爲中國想把這塊土地當成自己的。不過該國總統哈桑納近日宣佈將重啓巴加莫約港建設項目的談判,目前還沒有確切的消息。

另外,吉布地政府和杜拜世界港口公司(DP World)也因爲多雷哈港口的經營權的問題起爭議。2018年港口經營權被迫收回後,杜拜世界曾七次起訴,而所有裁決結果均有利於它。今年七月最新一次的裁決結果表明PDSA無權把股份轉讓給吉布地政府,杜拜世界和PDSA的合資協議仍然有效且後者需賠償前者170萬英鎊的法律費用。早在此項爭議還未得到解決時,中囯就選擇與該國政府開展港口相關合作,不免讓外界對於中國迫切想要在非洲擴大地緣優勢和影響力而不顧一切的行爲進行譴責。

值得一提的是台灣將協助同區域的索馬利蘭發展新資源,而索馬利蘭的柏培拉港不僅會分攤吉布地港的進出口量,還將帶動通往衣索比亞的經濟廊道,強化台灣在此區域的經濟影響力。

如此看來,有些時候中非關係在合作中並不平等,中國處於主導地位,彷彿更關心自身利益,更別提「命運共同體」了。

樹大必有枯枝

儘管中非合作上出現過不少問題,仍需要保持一個更高的視野來探討非洲的經濟發展。大部分非洲國家的經濟還是靠著傳統的行業如:開采業、農業和實體貿易來發展。若非洲徹底拒絕中國的多元化投資項目,將會很大程度阻礙非洲國家經濟的發展。

麥肯錫2017年的調查報告中顯示,在非洲的1000多家中國企業為非洲當地人帶來了龐大的就業機會,非洲的中國公司中有高達89%的非洲員工。但是除了中國之外,根據布魯金斯學會的調查顯示,美國在2014至2018年期間為非洲創造了超過6萬個的就業機會,雖然少於中國的13萬個,但非洲依然可以衡量來自不同國家的投資意向,不必一味接受不合理的中非項目條件,而是專注於開展能為國家帶來實質性經濟發展的合作。

總的來説,雖然中國的投資能夠為非洲帶來龐大的就業機會,但樹大必有枯枝,並不是每一個在非洲的中資項目都如表面一般光鮮。中國作為一個大國若有誠意為非洲提供經濟發展的有利條件,則應該確保所推進的「一帶一路」項目對雙方都有利,沒有所謂的「霸王條款」,也不會對當地民生造成負面影響。

在此至上,對非洲的中國企業進行嚴格的審查和監督,務必確保這些企業能夠履行可持續性發展、注重當地人的權益和保護環境的責任,方能讓口號「中非命運共同體」真正實現。坦白地講,中非目前離成為共同體相差甚遠。

※作者為馬來西亞華人,從事國際商業。

更多上報內容:

不鳥中國爭「主權」 美印太司令部大PO軍艦通過台海影片

網瘋傳疑似「吳亦凡就醫看性病」影片 戴頭套、上腳銬狼狽模樣曝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