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書:二戰後國民黨就兵敗如山倒

鄧鴻源
·9 分鐘 (閱讀時間)

長久以來,許多人深感納悶,當年二戰後,國民黨勢力遠比中共強,擁有數百萬軍隊,也有好幾師機械化部隊,為何最後卻兵敗如山倒?

1945年,抗日戰爭勝利後,曾經的黃埔軍校四期生林彪曾受命前往重慶,為毛澤東與蔣介石的重慶談判打前站。見到蔣主席,林彪顯得畢恭畢敬,口口聲聲地稱「校長」。蔣介石說:「你們共產黨還讓這樣稱呼嗎?」林彪謹慎地答道:「我儘管在共產黨內,將來校長一定曉得我能為國家做什麼事。」當著蔣介石的面,林彪不敢長談,他表示有一些「意見」想通過蔣介石的心腹詳談,然後轉達給蔣校長。

老蔣即傳喚軍統局副局長鄭介民(也是林彪的黃埔同學)跟林彪交談。鄭即與林彪在嘉陵江畔的一家小飯館吃了一頓飯,作了幾個小時的長談,隨後向老蔣遞交了一份很長的報告,老蔣預測林彪不會忠於老毛。 1960年代,老蔣逃到台灣後,很後悔當初沒重視林的談話。

1971年,林彪「九・一三」死訊傳來,據說老蔣很難過,幾次對秘書陶希聖提起:「可惜當初不相信林彪而不敢建立這條內線。」 只因林彪曾在1931-1937年內戰與對日抗戰期間,曾數度擊敗老蔣部隊,讓老蔣不相信林有意投誠。抗戰結束後不久,儘管再次國共會談,但老蔣與老毛貌合神離,於是內戰再起,林彪成為中共在東北的總司令,數度擊敗陳誠與廖曜湘等老蔣手下大將,其中一些是林在黃埔的學長與教官。

當年林彪唯一的剋星是孫立人將軍,數次在東北擊敗林彪部隊,即將中共全部趕出東北,後來老蔣將孫立人調離東北,只因孫與其長官杜聿明不合,結果國府部隊從此兵敗如山倒,因為林彪曾對老毛說:「不怕老蔣的中央百萬兵,只怕孫立人的新一軍。」畢竟孫將軍的威名,在緬甸戰役已經充分證明,出身黃埔的國共將領,有哪一個是孫的對手?

據報導,孫立人當年在東北指揮剿共時,曾看到幾個黃埔畢業的軍官,在一間民宅內準備性侵戰後來不及逃離的日本婦女,被孫將軍用馬鞭狠狠抽打一頓並罵道:「你們是到底人,還是禽獸?黃埔軍校是這樣教育你們的嗎?」可見黃埔軍人很沒有軍紀,怎麼能打贏日本與中共?反觀孫將軍的部隊,則是軍紀嚴明如岳家軍,所以能戰無不勝,攻無不克,令日軍與共軍膽寒。

1946年四、五月間,東北第一次「四平街會戰」,國軍大勝,但孫立人與杜聿明發生了矛盾,杜聿明調度有失,孫立人向老蔣抗議,埋下將帥失和的伏筆。此時,正值美國特使馬歇爾將軍來華調停國共內戰,馬歇爾向蔣中正施壓,為迫使國共停戰,不惜以美國援華五億貸款為要挾,敦促東北國軍停止追擊到松花江南岸為止,此舉讓林彪潰敗之軍,得以喘息。

老蔣為了顯示國軍在松花江以北的存在,指令杜聿明派一個團渡過松花江,佔領交通要點陶賴昭堡,此地易守難攻,杜聿明命令孫立人率新五十師渡江,隔日,攻取了陶賴昭堡,此時距哈爾濱僅六十公里,位在哈爾濱的中共黨政軍組織均已做好撤退準備,在孫立人即將攻進哈爾濱之時,1946年6月6日,蔣中正下第二次停戰令,國共停戰。

其實當時老蔣可以不理馬歇爾的要脅,因為勝負已成定局,可見其優柔寡斷,在對日抗戰時即如此。有可能是蘇共或中共的反間計,對美國政要傳播中共是和平土地改革者的訊息,如同當年滿清對明朝袁崇煥的伎倆,在明朝內部挑撥離間,而老蔣則有如當年昏庸的崇禎。

一些西方觀察人士認為,馬歇爾沒有幻想中共是有真正民主傾向的「土地改革者」,馬也沒有對國民黨的問題視而不見。雖然馬歇爾尊重老蔣,但他知道老蔣傾向於用殘酷的手段壓制自己的政治對手,包括暗殺溫和的政治改革者,且其許多下屬都貪污腐敗,如變賣軍火與士官兵的糧餉。

後來許多軍事專家都說:「當年國民黨沒繼續向江北推進是失算,否則中共早已亡了。」老蔣後來也反省他在1946年6月6日頒發第二次停戰令對東北戰局的影響,在他撰寫的《蘇俄在中國》中做出了這樣的結論:「可說這第二次停戰令之結果,就是政府在東北最後失敗之唯一關鍵。」可見當年老蔣昏庸,沒有令孫立人繼續北攻,否則中共早已結束。

1947年4月26日,老蔣鑑於孫立人和杜聿明不和,而且在東北國軍將領中比較孤立,不可能取代杜聿明統領各軍,所以老蔣將他升為東北保安司令部副司令長官虛職,暫時解除兵權,其新一軍軍長之職由黃埔軍校出身的潘裕昆接任。1947年6月16日,老蔣在南京接見孫立人,聽取他對東北戰況之報告。同年7月,老蔣將孫立人調離東北,在南京成立陸軍訓練司令部。

此消息一傳到哈爾濱後,毛澤東開慶祝會道:「我們唯一的敵人被杜聿明趕走了,東北將是我們的天下了。」8月31日,陸軍副總司令兼訓練司令孫立人,自南京飛抵台北,籌劃國軍新軍訓練事。陳誠赴東北,把新一軍原有主要武器移交其他黃埔系將領,並且將原本已編入地方保安並接受日本關東軍精良訓練的原滿軍裁撤,使許多滿軍因頓時失去生活來源而紛紛加入共產黨軍隊,大大增加中共在東北的實力。

杜聿明是黃埔軍校第一期畢業生,歷任國民革命軍第二百師師長、國民革命軍第五軍軍長,率部參加桂南會戰,曾因錯誤決策,在緬甸導致四萬國軍大半死於野人山。1949年1月9日,杜的部隊更在徐蚌會戰中全軍覆沒,為共軍所俘。10年後獲得中共特赦,助中共統戰台灣。他是1957年諾貝爾物理學獎得主楊振寧的岳父,1981年病逝於北京。

1947年11月,孫立人將陸軍訓練司令部遷到臺灣的高雄縣鳳山鎮,並從新一軍調去幾百名他在稅警總團和在緬甸作戰時期的幹部,一同前往臺灣訓練新兵,在臺灣建立新軍,其中201師部隊成為1949年10月古寧頭保衛戰獲勝的主力部隊,此外,日本退將根本博的戰術指導也是關鍵,國民黨卻將功勞都歸給老蔣,實在很不要臉。畢竟當年金門司令湯恩伯與其他黃埔將領與其部隊,都是在大陸的殘兵敗將,根本無法再作戰。

如果當年老將能重用孫立人將軍,且不下第二次停戰令,林彪絕非孫的對手,中共恐怕早已被消滅,老蔣可以高枕無憂在中國當皇帝,底下國民黨眾高官與將領勢必在各省縣市當大王,每天吃香喝辣,胡作非為,並縱容各地地主與資本家繼續魚肉廣大農民與工人,人民生活絕不比滿清時代或中共佔領中國時期好,因為落難到台灣的老蔣與國民黨正是如此。

老蔣本是個不學無術的小混混,愛逛窯子、對婦女始亂終棄、喜結交權貴、貪慕虛榮,又曾經受陳其美之託暗殺政敵,也沒有參加辛亥革命或有何戰功,居然能當軍官學校校長!

據說其日本士官學歷是他用五萬大洋買來的,老孫有眼無珠,不會用人,像許崇智與溫應星那麼多有才能與品德的人不會用,居然用老蔣當黃埔校長,讓軍校成為龍蛇雜處的溫床,以致北伐期間清黨殺人如麻,北伐後也沒有統一,仍然是雙頭馬車,老蔣與老孫都難辭其咎。

由以上分析可知,1946年6月6日老蔣頒發第二次停戰令是導致東北戰敗主因,其次是陳誠裁廢滿軍,讓滿軍成為共軍;此外,老蔣任命杜聿明當孫立人在東北作戰時的長官,更是大失策,因為緬甸之戰已經證明杜聿明是草包,難擔大任,老蔣居然還用他,後來杜某果然投共,轉而對老蔣統戰,諸如此類「牆頭草」也是老蔣失敗主因。

至於林彪,中共有三分之二的江山是他打下的,在文化大革命期間,幫助老毛鬥倒賀龍與劉少奇等開國功臣,表面上對老毛十分恭順,是老毛欽定的接班人,私底下卻咒罵老毛,推崇孔孟,表裏不一,最後乾脆背叛老毛,老毛卻棋高一籌,收拾了林彪,有如朱元璋的手段。

可見林彪早有反骨,但老蔣不會利用,是其失敗的原因之一,不會重用孫立人,讓他一鼓作氣,直搗黃龍,拿下哈爾濱,是失敗之二,當然最大原因是,他本身素質不佳,也沒有眼光,不會用能人,只會用聽話卻沒有能力的奴才,以致眾叛親離。老蔣至死都不明白,以為都是人家背叛他,卻沒有檢討自己。

如今國民黨還沒有從歷史學到教訓,存心將台灣人民拖入國共內戰的漩渦,很沒有道德,應該讓他們永遠成為在野黨,甚至泡沫化,台灣才可能成為東方的瑞士或瑞典。

總之,老蔣是ROC丟掉大陸江山的罪魁禍首,而東北之戰是關鍵。老毛雖然勝出,是不擇手段,時常以老百姓當擋箭牌,勝之不武,韓戰不也是如此嗎?

不論國共誰勝出,都是中國人與台灣人的災難,因為老蔣與老毛都沒有民主思維,都想當皇帝,迫害功臣,屠殺人民,十分可惡。為何沒有人有美國華盛頓的民主心胸?

中共表面尊毛,其實並沒有。台灣不應還傻傻的將老蔣當神明膜拜,應將他拉下神壇,給受害者公道。

※作者為大學教授

更多上報內容:

【影片】新北新莊 3利多4問題

【影片】建商賣房的秘密 S大:製造恐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