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書:五星旗口罩牽引台灣之亂

林青弘
上報

在超商通路買不到口罩,已經成為台灣奇蹟。搶購口罩表現出一些人的集體恐慌,非營利性囤積口罩代表看壞武漢肺炎的防疫管控。新型冠狀病毒(2019-nCoV)不是墨西哥Corona啤酒帶有病毒(virus),將此疾病視為黃禍而有種族歧視甚至排華運動,更是不人道的反文明行為。

最新出刊的《經濟學人》雜誌封面,把地球戴上五星旗口罩。此舉當然引起中國人抗議與報復,把特定疾病連結到特定國家甚至種族,這是負面標籤化的典型歧視作為。然而,讓地球深陷公共衛生難題,遭遇跨洲甚至全球性的集體恐慌,身為地球村的重要角色,中國政府與中國人民盡到何種義務與責任?即使世界衛生組織充滿高度政治性與國家主權象徵,倘若北京當局抱持善意對待台灣人民,為何不在兩岸一體防疫的基礎上,准許與協助湖北台胞撤離與返台?惠台措施屢屢出台成為統戰政策,但是到了防疫抗病的關鍵時刻,習近平與中共當局怎會讓台胞留滯,毫無人道關懷?若真想收攏台灣人心,尚未確診與發病的湖北台胞,應該讓他們有選擇機會返回台灣。此舉可以紓解當地醫療壓力,也可以向台灣人民釋放具體善意與人道對待。

《經濟學人》雜誌封面,把地球戴上五星旗口罩,遭中國人抗議。(圖片取自The Economist臉書)

其次,以2月1日為止的資訊而言,中國大陸國家衛生健康委員會網站公布1月31日當日新增確診病例2102例,新增重症病例268例、新增死亡病例46例(湖北45例,重慶市1例),累計確診病例已經高達11791例。現有重症病例為1795例,累計死亡病例則有259例,而累計治癒出院病例也有243例,共有疑似病例17988例。中國境內累計追蹤密切接觸者13萬6987人,尚有11萬8478人正在接受醫學觀察。以世界衛生組織發布訊息來看,中國境外(含港澳)迄今並無武漢肺炎致死病例。此與當年SARS造成台灣境內37例死亡相比,應可寬慰人心,紓解台灣人的集體恐慌心態。陸委會可以思考轉達台灣境內有關中國疫情的錯假訊息以供國台辦參酌,是否澄清或說明,國台辦應可自行妥處。

第三,有關口罩購買與配戴亂象,台灣政府應該換位思考,試著理解為何會有民眾搶購口罩的現象?恐慌性需求可以緩解,但必須先行理解社會集體心理為何。國人出國每人250片口罩的限制,是否可以進一步下修而限縮為100片?以個人計算,100片口罩絕對足夠兩個月以上的需求,而且前往中國大陸工作或求學的國人,應該以當地購買口罩的可得性為最優先考慮,中國政府有義務提供合理價格與穩定供給的口罩以供台胞防疫使用。兩個月內中國政府若做不到防疫物資正常供給,還能奢想統一台灣嗎?台企與台生都有共黨支部配置,共黨支部此時不發揮口罩穩定供給的重要作用,更待何時發揮作為?

台灣超商通路是最普遍的流通管道,當下政府已經徵用防疫物資、統一配置,為了便給購買與同時減少購買頻率,應該律定一包10片裝(統一定價為45至60元),以一家四口為例,一週購買3次就足夠應付全家平常需求。超商配貨出售可以分散於上午、下午與夜間,便利有需要的民眾分時分段購買。一包3片裝會變相鼓勵零散式消費,而且數量少又難買,會進一步鼓動恐慌性需求與集體搶購。海關要加強查緝,郵寄防疫物資到境外地區,當然要強制控管與禁止,依法沒入後,提供給第一線工作人員使用,等同捐獻口罩給國家。

台灣政府為了緩解口罩的恐慌性需求,已經利用媒體積極宣導口罩的配戴時機。國人同胞的防疫水準已有國際先進等級,因為香港、新加坡、日本的確診病例都比台灣明顯多。自主防疫的考量可以思考「勤洗手」、「戴口罩」的交叉搭配,並非全部依賴配戴口罩。教育部可以思考高中以下學校開學後,原則不戴口罩、例外配戴口罩的統一規定。近一個月內若有中國大陸旅遊史甚至湖北旅遊史,沒有發燒或發病者,以防疫管控的謹慎而言,如無居家檢疫或居家隔離,則應強制配戴口罩,幼齡兒童應該在家照護,不應該托育或上學。

簡言之,如果幼兒園或保母家中,有一定比例假設20%必須強制配戴口罩,這樣的學園或保母都應該暫時停課、停止托育。要反其道而行,現下育幼規定要求家長要幫幼兒準備口罩才能上學或托育,反而會助長兒童口罩供貨嚴重短缺致使家長不安與不滿。加強育幼院等嬰幼兒托育環境的消毒與主動關注小朋友勤洗手,應可緩解強制準備口罩的必要性。

現有個案在沒有發燒或病徵的狀態下,可以傳播新型冠狀病毒,疾管署擴大檢疫範圍、修正通報定義,誠屬必要。現在又是流感高峰期,因此口罩需求並非全然針對武漢肺炎而來。要解決口罩之亂,還是要抓緊供給穩定與價格正常的王道。

五星旗口罩誠然是中國之恥,而且是地球級丟臉丟人!武漢加油,因為防疫上兩岸利害一體,在Novel Coronavirus之前,我們都是一家人,一起對抗病毒,一起維護健康。

※作者為自由作家

更多上報內容:

【影片】實價登錄涉及隱私? 遭譏傷害利益才是真

【影片】實價登錄陷阱多? 玩弄房價日新月異!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