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書:他們辛苦 我們幸福

林青弘
上報

近日以來,「嚴重特殊傳染性肺炎」在韓國確診人數暴增,已經超過800例,醫院內群聚感染以及新天地教會的群聚感染,成為韓國政府最傷腦筋的嚴峻挑戰。義大利確診人數已經超過百例,為了自我防護,搶購口罩、買不到口罩,淪為義大利版的口罩之亂。 對於新冠病毒(COVID-19),每個人的自我詮釋不同。反中、仇中者,以意識形態解讀武漢包機就是病毒輸入、木馬屠城。惟從檢疫與防疫結果,247人中確診1人,感染率大約0.4%,其他246人沒有感染新冠病毒,健康迄今無虞。相比日本、美國自武漢撤僑後,登機前無症狀,返國後確診數多,我們台灣人的幸運,美日兩國都會羨慕。

英國哲學家弗里克教授針對認知活動的知識實踐,在《知識的不正義》(EpistemicInjustice)提出「證言不正義」(testimonial injustice)與「詮釋不正義」(hermeneuticalinjustice)解釋認知的偏誤。「證言不正義」並非狹義的法庭結證行為,而是指涉話語者的個人身分所帶給他人的可信度,會因為身分歧視而貶損話語的信任度,認知者對於話語者的不尊重與傷害,將會產生不正義的後果。「詮釋不正義」則指話語者的詮釋資源有限,話語者因為不是意見領袖、不是臉書按讚大戶、不是社群媒體意見主流者,縱然實話實說,但因認知者欠缺同理心體驗,沒有相關經驗的同感同受,認知偏誤也會導致不正義的後果。

從柯文哲市長以醫師專業挑戰指揮中心的政治現象論,柯市長訴諸「身分權威」的話語權,或許撼動不了陳時中部長的高滿意度與社會高度信賴,但是新冠肺炎的各縣市地理分佈嗣後公開,顯見資訊適度公開可以連結社會公共利益,也可以減少資訊不對等所引起的不正義。相對柯市長的身分權威,滯留武漢的血友病者與其母親,他們因為誤認中國籍的身分歧視與謠言中傷,很明顯透過大立委與前外交官的言行,赤裸展現並且誤導社會輿論。這位血友病少年可以成功返台,省去藥物中轉的高成本,何嘗不是兩岸展現人道高於政治的情操表現?兩岸面對新冠病毒,不缺口水,只缺口罩;醫護人員的辛勤與付出,何嘗不是他們辛苦,我們幸福?

血友病少年是土生土長的台灣人,如果因為厭惡中國共產黨,可以讓台灣人分成兩塊,一塊是陸配族群,一塊是非陸配族群,這樣的認知會不會帶來身分歧視?會不會讓一個國家分裂成為非國家的特別行政區?「陸配」是很特別的用語,台灣人娶美國人或嫁給美國人,不會使用「美配」特別稱呼。打壓台灣者,不是這些陸配,而是中國共產黨所領導的中國政府,為何有些台灣人「恨烏及屋」,要將陸配視同中共而仇視、鄙視?人性有美善,人性也有醜惡。在關鍵時刻,上天會考驗我們的人性,讓我們自由選擇美善或醜惡。

武漢肺炎或新冠肺炎,乃至於「嚴重特殊傳染性肺炎」,這些名稱只是反射新冠病毒對於人類健康的威脅,而不是陸配或中國人等同是病毒。中國共產黨當然有義務為新冠病毒的全球肆虐承擔應有的責任,中國人或陸配以至於全球其他被感染者,同樣都是受害者,並非加害者的共犯。如果新冠病毒的外洩,是這場瘟疫的「零號帶原者」,中共要加強的不只是生物安全,更應檢討為何製造出傷己害人的生化病毒。這樣的生化武器研究,真的是腦殘無智,怎會有病毒而無解藥,讓中國經濟耗損成為嚴重的代價?愈是無法駕馭的致病微生物,怎可不謹慎操作與嚴格控管?

無論這場瘟疫要戰鬥多久,感謝指揮中心的超前部署與認真工作,也感謝台灣的醫護人員不僅努力工作,也有人性的美麗與善良。沒有人會以生病為快樂的享受,面對病毒,不是中國人與台灣人的國籍之爭,也不是仇共或舔共的對立鬥爭。認知偏誤所帶來的歧視、扭曲、敵意、仇恨等等,這是沒得醫的病毒,也是人性醜惡的病毒。

※作者為自由作家

更多上報內容: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