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書】功在黨國的網軍頭子 橫遭「黨國」切割

匯流筆陣
匯流新聞網

雁默/自由撰稿人

綠營原來想以王立強事件操作「中國網軍」介入台灣選舉,在大陸公布其詐騙受審影片,以及澳洲情報單位對其情報價值嗤之以鼻後難堪收攤,隨即,北檢起訴楊蕙如操作網軍帶風向導致駐大阪外交官蘇啓誠輕生,劇情峰迴路轉。

這算不算一場政治風暴,端視藍營如何回應,不過綠網軍肆虐一事,恐成為韓陣營競選主軸之一,並發酵到明年1月11日。

在法律面,北檢以刑法104條「侮辱公署罪」起訴,聽起來怪怪的。

此罪刑度為六個月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一百元以下罰金,這是「不必關」的意思,因為六月以下的刑責若被告不想被關可繳錢了事。若檢方認定楊蕙如需為間接導致外交官輕生一事負責,事涉一命,此罪未免過輕。此怪一。

此罪長期遭嫌「違憲」,因與言論自由有所牴觸而遭譏為封建,威權,反民主的法條。因此,被告很容易「政治反擊」之,以價值訴求干擾法官心證,最終定罪的可能性並不高。同理,事涉一命,被告的逃生門卻洞開。此怪二。

檢方追究對象僅止於楊蕙如,而未循線追查楊的上游金流來源,是否有為綠營止血,政治辦案之嫌?此怪三。

影響甚巨,罪責過輕,因此有律師自告奮勇要以刑法275條「教唆他人自殺罪」為家屬申冤,此罪刑度為一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

從私煙案的例子可見,北檢擅長為綠營大事化小,從馬英九案的例子可見,北檢擅長將藍營小事搞大。這麼說,不知是否涉嫌侮辱北檢這公署?什麼事可受公評?什麼算惡意侮辱?性喜臧否時事的庶民我,現在疑懼中。

看政治面,說楊蕙如是「親綠生意人」,應為公允之論,話說重一點就是「舔綠商人」。選舉時開出每月五百萬價碼,到處兜售帶風向網軍帳號,真是一本萬利的一門好生意,而其鮮明親蔡英文與謝長廷的傾向,倒是自絕了藍營客戶。

關於此,媒體挖出了2010年高嘉瑜對楊蕙如的批評 —— 嘴巴愛說台灣,其實拿了民進黨很多錢,根本是商人 —— 也可以這麼看,民進黨就很富有了,楊蕙如不需要太積極去蹭藍營的飯。

不過,現在「楊嫌」把自己搞臭了,橫遭綠營一夜切割,舔綠發大財恐怕已是死路。

楊蕙如的網軍組織遭PTT網友指控為「挺英網軍」三大系統之一,蔡英文對此支支吾吾,不切割不行,切割太乾淨又怕網軍頭子變深喉嚨。韓陣營自然緊咬「黑韓產業鏈」之暗黑大廠,國民黨則全線反擊,指稱楊的辯護律師是「司法東廠」蔡碧仲的「碧仲幫」,並質疑隱身其後的便是英系大將陳明文。

有意思的是,寶寶心裡苦,寶寶不說的大苦主,應該就是賴清德了。在黨內初選遭到蔡網軍大面積蹂躪的賴神,現在頂著「副總統參選人」的帽子極度尷尬,對可能攻擊過他的網軍頭子遭起訴,也只能支吾以對,細聲回應「有待司法釐清」。可憐可憐,吃毒當吃補的武大郎真可憐。

說到形同「絕地武士」楊蕙如恩師的歐比王謝長廷,更是揮光劍斬馬謖,一句反問「楊蕙如的事我都要負責?」,絕招大切割,招式與切割大阪辦事處彼時完全如出一徹。論自保性格,政壇恐怕只有吳敦義堪與謝長廷並駕齊驅,但論厚臉皮狡辯,吳主席恐怕是瞠乎其後,那個時候他「管不動大阪辦事處」,這個時候他又「管不動弟子楊蕙如」,只要出包膛炸的,謝長廷一律管不動就對了。

不奇怪,謝長廷也管不動他的兒子,其子謝維洲欠下千萬賭債,於是切斷34年父子關係。父子關係都可斷,斷開楊蕙如又算什麼?

至於民進黨,幼仔「帆神」副秘書長亮刀切割,以「黨內三巨頭」都被楊嫌霸凌過,一推六二五。問題是,這卓榮泰,羅文嘉,林飛帆算三巨頭?那蔡英文,謝長廷算什麼?黨齡資淺到可笑的太陽花,什麼時候變「巨頭」了?

而所謂楊蕙如霸凌卓榮泰與羅文嘉,其實就是初選時「英系」霸凌整個黨中央的爛戲情節之一,這網軍頭子效忠的不是蔡英文又是誰?太陽花幼仔愈描愈黑,提油救火,也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講白了,藍營就是咬定楊蕙如網軍即民進黨附隨組織,黨之黑手,最起碼也是蔡,謝之鷹犬,專業摸黑幹壞事。這指控有錯嗎?重點是,檢方會查嗎?

我又想問王定宇了,楊蕙如組織網軍帶風向,成員憑截圖月領一萬,算不算組織犯罪?要不要關十年?

功在黨國的網軍頭子,橫遭「黨國」切割,楊蕙如不是第一個,也不會是最後一個。以往選風敗壞在賄選,現在敗壞在網路帶風向這門生意,論情節之重大,後者還超越前者,罪名卻是「侮辱公署」?六月以下?

嘖嘖嘖。

照片來源: Unsplash

更多匯流新聞網報導:

【投書】為何民調不可信?因為蔡英文民調49.95%

【投書】共諜案政治辦案?向心是一種什麼樣的存在?

【匯流筆陣】

CNEWS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cnewscom2016@gmail.com,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份簡介。

CNEWS匯流新聞網:https://cnews.com.tw

【文章轉載請註明出處】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