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書:危機處理零分 誰信你「征服宇宙」?

樂克凜
上報

不久前,「國政顧問團」總召張善政才對自家總統候選人發出「已經回復到政治人物該有的水準」的「讚許」;結果沒多久,同樣身為顧問團核心成員、擔任廉能政府組召集人的廖達琪,竟又脫口說出「總統的職位不重要,不該管那麼多事、不需要知道那麼多事」──讓人不禁好奇,國民黨這些「國師級」的菁英知識分子,到底是對韓國瑜的期望值有多低?還是根本就已「放棄治療」?

我們同樣也不知道,國民黨到底把「總統」一職當成什麼?又到底對當總統的資格與要求有多麼奇特?就算退一百萬步,用目前國政顧問團的標準:總統可以不需對任何現有的國家政策有最基本的理解和想法,反正只要全部交給行政院長就好──但至少最起碼,他應該要有「危機處理」和「領導統御」的能力吧?否則,他到底是憑什麼當國家領導人。而這場選戰走到今天,韓國瑜又是怎麼展現他的這兩項能力的呢?

無視本質與事實 只會耍嘴皮子

綜觀韓從去年投入地方選舉至今,這似乎是他每每遇到危機或被攻議題時的第一反應。他的辯才無礙、話也總是說的冠冕堂皇,但仔細聽卻就是那麼不對勁:你質疑的是他當初天方夜譚般的支票要怎麼實現,他卻在跟你詭辯「要『白紙黑字』寫下來的才算政見」;你痛批在香港這樣的局勢下,居然還有政客會選擇踏進中聯辦幫「一國兩制」與中共暴政背書,他卻在那邊跳針著「我們只是交朋友」,至於其他則一律「不清楚、不了解」;你不爽的是那隨隨便便在失業狀態中都能大手筆購置7200萬豪宅的權貴竟還在自稱「庶民」,他卻要跟你大聲「庶民也可以買豪宅啦!」,並質疑為什麼大家會知道這件事……

如果說,「危機處理」的第一課應該是要「面對它」,在釐清事實後,更直視與解剖出問題的本質,從而擬定與執行解決之道。那韓國瑜這種「不願面對」更「鬼扯迴避」的行徑,早該在一開始就被宣判不及格了。

先拋「震撼彈」 結果根本是「煙霧彈」

當然,韓國瑜也不是光會閃躲問題的,他也「擅長」用語不驚人死不休的方式來轉移整件事情的焦點,或是單純地為自己「製造議題」。只是,那「無中生有」的能力卻是很強,但根本不存在任何事實依據的結果卻只會讓他最終淪為笑柄:

韓曾大張旗鼓地把「車上被裝追蹤器!國家機器在監控我!」的指控喊的很大聲,最後卻是「只是有那個感覺」和「(追蹤器)在有和沒有之間」;在那邊動員自己的粉絲,把己方所有的過錯都推到「韓黑」與「假韓粉」身上,好像真的全世界都在針對他,結果截至目前他們最「確鑿」的證據是讓韓粉直播主去偷拍媒體記者的筆電畫面,然後痛罵人家是「1450」……總是用謊言與鬼扯來堆積自己,也難怪韓營每次的「震撼彈」,到最後根本都是「煙霧彈」而已。

自己龜縮 留給下屬負責善後與無限詮釋

韓常常為了處理危機或轉移議題,而開始「耍嘴皮子」與「放煙霧彈」,而其結果並不是每次都能「善終」的;畢竟,說過的話就是要負責,而不是一天到晚怪別人「為什麼要抓著我的話不放?」韓國瑜這種不負責任的胡說八道,自然也會有許多引發眾怒的時候──這時,他常常就會突然龜縮不見,把一切拋給「國政善後團」、「韓家軍」或發言人系統去幫他辯解與處理。

接著,每一次你就會在螢幕上看見這些幫韓辯護的人,是如何地在絞盡腦汁、拼命解釋;然後被「無限詮釋」到了最後,完全就是另一層的意思,也是你確信韓國瑜本人在講話當時根本沒有表達出來的意思。幫他善後真是何其之累,不僅要有著無限的想像力,更要無止境地忍受老闆的闖禍無盡。甚至到最後不得不雙手一攤地放棄,因為「這個我也不知道該怎麼幫他圓……」。

一場還沒打完的選戰,就已經將韓國瑜在危機處理與領導統御上的「零分」表現展露無遺了;這樣的人,你說他有多負責任、多自我要求,又有多會領導團隊、治理國家,甚至還能「征服宇宙」?──也許,是我灌酒與請假的不夠多,讓我實在是無法相信,更無法想像。

※作者為自由撰稿人、政治工作者

更多上報內容: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