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書:反擊「新疆血棉花」就是不讓中國用錢收買全世界

林艾
·3 分鐘 (閱讀時間)

自從國際服飾品牌抵制新疆「血棉花」的事件躍上檯面以後,經濟利益與普世價值的衝突也更加的具象化,個人的選擇不再無足輕重,消費者變成價值觀的實體化身。而當每個消費行動都開始變成了自由人權與極權威脅的對抗,經濟利益也不再成為唯一的選擇導向,是否威權對於經濟秩序的掌控不再會是使人畏懼的優勢呢?

自2018年開始美國宣稱「中國偷竊美國智慧財產權和商業秘密」,中美貿易戰越演越烈,如今全球環境在香港反送中、武漢肺炎以及新疆再教育營等各種因素的催化下演變為「中國以抗西方自豪,西方以抗中國驕傲」的局面。各大國際品牌也開始分化出支持人權價值以及維護經濟利益的陣營,而儘管仍有些品牌試圖保持沈默,但最終也會在消費者以及輿論的要求下做出選擇。

其實中國擅用「經濟綁票」以達成政治效果的作法,不僅單方面威脅國際品牌在中國的營運,同時也影響中國本身的消費市場。中國所稱之「抵制運動」,事實上只是催化民族主義的烈火自我反噬,並加速國際品牌對中國市場的脫鉤,最終品牌的自由度會隨著不受到中國利益限制而有所提升。因此以經濟利益的角度而言,依附中國人口紅利而生並不是唯一的選項,提升品牌價值反而是拓展品牌發展空間的一項趨勢。

而有趣的是,中國在與西方的競爭之間,中國總是會以比較強調優越性與正當性,卻總更凸顯其比上不足比下有餘的窘境。如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以美國黑奴採收棉花的畫面強調,美國過去強迫黑奴勞動上百年,應該以己度人,最近卻遭證實為1967年左右於德州Ferguson Unit監獄所攝下的囚犯勞動照片。並且將近年的中國現況與百年前的美國比較,反而讓中國淪陷在這種以中國的進步比擬美國的過去當中的榮譽感,應驗了「美國的樓地板,中國的天花板」這樣一句話,由此也更證中國囿於歷史價值的框架中。

在普世價值與經濟利益的較量當中,我們總是以經濟利益的得失評估損益,卻低估了無形當中影響我們日常生活的民主、自由、人權等價值。這些價值觀看似無用,卻是因為全世界都透過了百年的孕育和追求才換得我們習以為然的生活模式,我們若以這些價值評估獲得的經濟利益,反而是實質的,也是思想上的退步,成為了「有錢就是老大」的中國式贏家。台灣之於民主法治、人權自由等發展相較中國都有更加顯著的進步,卻總是以中國的視野,用「讓數字說話」的思維強調經濟利益至上的唯利主義,犧牲了我們一再向國際強調的「軟實力」。

從歷史的經驗中,我們學會評判是非對錯,如今我們身處在歷史和未來當中,每一個抉擇都會成為個人,甚或身為「台灣人」如何處世的定錨。當越來越多的聲音為人權與自由發聲,那麼以台灣自由民主為傲的我們,或許也應該付諸行動,打從內心以「跪領人民幣」、「抱中國大腿」為恥,才能讓人們在堅持普世價值之餘,也同樣使更多的國際力量願意支持民主自由的重要性,打破中國用錢收買全世界的春秋大夢。

※作者為成功大學台灣文學系學生

更多上報內容:

【運安會調查出爐】太魯閣號撞擊前影片曝光 行車紀錄器還原「關鍵1分鐘」

【影片】主臥室NG設計 勿踩兩大地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