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書:反菸團體是左冷禪還是岳不群?

·4 分鐘 (閱讀時間)

「孔子何以惡鄉愿,只為他似忠似廉,無非假面孔」-清 王宜山 《圍爐夜話》

在金庸小說多部作品中,以古諷今影射政治現象的,首推笑傲江湖!最近在臺北市發生的一件事,隱隱然符合了笑傲江湖的劇情鋪設,只是有一點,還不是那麼容易斷定,就是長期以來舉著反菸大旗的反菸團體,究竟是左冷禪還是岳不群?

嵩山派掌門左冷禪畢生推動五嶽劍派合一,由於泰山、華山、恆山、衡山、嵩山分佈於神州大地五大方位,五派合一之後的掌門,其勢力之強已經等同於武林盟主。左冷禪自恃武功雄踞五大門派之首,故而一生的理想在於推動五派合一,執其牛耳,號令天下,完成嵩山派前無古人之霸業!

而華山派掌門岳不群,是金庸人物譜中的名人,外號君子劍,然實則是不折不扣的偽君子,說的滿口行俠仗義,做的卻是奸佞推諉、暗箭傷人的齷齪之事,可是在假面被揭穿之前,其振振有詞,言必稱道德,行必遵規矩,儼然是江湖上人人推崇的高風亮節,正道表率。

日前在反菸團體力促之下,臺北市議會通過了反菸團體所謂雙禁的決議,要求臺北市政府禁止輸入,製造、販售電子煙與加熱煙。反菸團體的做法看起來好似符合社會公益,筆者強調是乍看之下,然而只要再深入一層思考,就不難發現反菸團體的破綻,只是反菸團體的這個破綻,究竟是讓我們看到了左冷禪還是岳不群?

反菸團體的破綻在於,它只要求臺北市禁電子煙跟加熱菸,卻未要求禁止危害更大、遺禍更廣的紙菸。紙菸對人體的傷害,反菸團體不可能不知道,如果真是那麼關心國人健康,為何不主張連紙菸一併禁絕?須知選擇性的正義不是正義,更多的是打著正義的旗號剷除異己!在菸品市場裡,加熱菸是紙菸新一代替代品,改變了百年來難以撼動的市場結構;而電子煙雖不是菸品,卻是評價兩極又難以管理的新興勢力,正快速瓜分掉傳統紙菸的市佔率,反菸團體獨打電子煙與加熱菸,這不是變相在為紙菸護航嗎?邏輯如此怪乎,還能如此臉不紅氣不喘,莫非真以為世人盡是眼瞎耳聾?無法看出義正詞嚴下的破綻?

於是乎有人說反菸團體像極了左冷禪,畢生推動五派合一,滿腔熱血,到頭來卻為岳不群做了嫁衣,因為在笑傲江湖這部小說裡,最後是岳不群做了五嶽派的總掌門,一舉收割了左冷禪畢生努力的成果,岳不群成了最大的受益者。從這個觀點來看,紙菸業者正是岳不群,而反菸團體坐實了左冷禪,其畢生推動的事情正被另一位陰謀家所利用。

然而也有人說,反菸團體才真的是岳不群,因為很假,他的反菸是選擇性的,什麼菸都要禁就是不禁紙菸,既然不要求臺北市禁紙菸,那是在反什麼菸?這種說一套作一套的行為,像極了金庸筆下偽君子的典型岳不群。口口聲聲要為弟子林平之報仇,但其實卻是垂涎人家的辟邪劍法。如果從這個觀點觀察,那麼紙菸業者又是誰呢?是東方不敗?還是任我行?東方教主武功天下第一,紙菸業者財雄勢大,針針線線,綿綿密密,他要打誰就打誰,別人連叫一兩聲都不可以,它可以放火,別人不可以點燈,政府官員與民意代表大多俯首稱臣,為紙菸業者的利益而鑽營,奔相走告,獻媚於途,如此呼風喚雨,不像東方不敗又像誰?只要政壇存在貪腐,連反菸團體都能收為己用的紙菸業者就會是永遠的東方不敗!而系出葵花寶典的辟邪劍譜,即便最後落入了岳不群手裡,但這種打著正義旗幟卻只濫情於權力的偽君子,又如何能鬥得過東方不敗這個擺明就想一統江湖的真小人?

此時,人民希望之所寄的在野黨,完全無法發揮監督制衡的功能,充其量只像泰山派的玉音子、玉磬子之流,勉強算個醬瓜雜魚,再多,就什麼都不是。

筆者不禁想問,如今台灣政壇,少林派的方證大師在哪裡?東方不敗的剋星令狐沖,又是在哪裡?

※作者為作家

《上報》提醒您,吸菸有礙健康。

更多上報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