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書:古寧頭戰役只刪一點 犯罪就變成偉業

·5 分鐘 (閱讀時間)

1949年10月25日的古寧頭大捷距今已歷72載,與大陸的三大戰役相比,這場戰爭只能算是一場小衝突,因為國軍連年戰敗,為了鼓舞士氣,遂稱之為「古寧頭大捷」。在古寧頭戰役的文獻中,胡璉獲得極高的評價,這場戰役的勝利幾乎成了他個人的功勞。難道是這樣嗎?

國軍退役上校劉錫輝說 :「陸軍14師的新兵從當兵開始就沒有薪水,戰後移防到小金門,大約半年後才發1個50分的銀元1枚,後來就沒有再發銀元,每人每月發兩包香菸,一直到金門粵華合作社發行限金門通用的新台幣,才每人每月有薪水新台幣3元。那兩艘船是大陸撤退時強徵到金門的商船,行駛金門、香港之間。靠盜賣民生物資做香港生意走公才打開困局。」

他還說:「八二三砲戰時,我在金門的砲兵部隊服務,當時正在將中央公路舖水泥路面,各師及軍砲兵指揮部(郝柏村任指揮官)各負責建一間國民學校,建造火砲掩體時,老兵說:一門火砲掩體原來設計是800包水泥,金防部扣掉了一半,營部又扣剩下的一半,才領到200包水泥。」

古寧頭場戰役起於10月24日深夜,25日整天雙方發生激戰,當胡璉26日中午抵達戰場的時候,兩軍早已分出勝負。有人看到胡璉的"援軍"都是穿老百姓的衣服,後來大家才知是他一路敗逃途中所強拉的民伕,根本都沒有訓練,如何保衛金門?

26日傍晚時,解放軍彈藥用盡,倖存的共軍退到海灘,隨即被國軍團團包圍。10月27日清晨,殘餘解放軍投降,戰役結束。

金門島原來沒有守軍,1949年8月李良榮第22兵團進駐,配屬孫立人派遣的青年軍第201師兩個團及戰車第3團第1營,擔任金門防務,總兵力約1萬人,於10月13日得到胡璉部隊高魁元軍長第18軍第118師支援,後於10月24日得到劉雲瀚第19軍第14師、第18師支援,總兵力約3萬人。

古寧頭大捷,陸軍第118師被稱為國軍中之「虎軍」,這個師在大陸敗退經過廣東省時,扛著「洪都支隊」大旗,招搖過市,到處抓兵拉伕,搜刮糧食。9月初,該師經過劉錫輝老家時,丟擲手榴彈入其家門前池塘炸魚,他父親劉展文出聲抗議,竟當場被槍殺,加害者已無可追查,師長李樹蘭是當時部隊指揮官,但古寧頭戰役該師作戰有功,獲頒榮譽虎旗,師長李樹蘭上校晉陞少將,歷史只刪節了一點,犯罪就真的變成偉業了!

第14師41、42兩個團在10月24日下午抵達金門島時,古寧頭戰爭尚未開始。第14師乃是新組成的部隊,武器與彈藥不足,新兵尚未領到軍衣,仍穿民服,毫無訓練,剛從乘船登岸,古寧頭戰爭爆發,立即趕赴戰場,應該也是路上被拉的民伕。

根據當年第14師師長羅錫疇回憶錄《烽煙萬里浮生夢》,文中與劉雲瀚軍長對話頗具意義:「剛徵召的3000新兵」尚未訓練,而且全師的武器,只要1500人就拿得光光的,徒手跑上去,徒然是挨敵人的槍砲,又有什麼用。」劉軍長又說:「人多勢眾,可壯聲威。」羅師長說:「敵人不是紙老虎,不是人多即可嚇得到的,且傷亡過大,補充更為困難。古寧頭之戰,國軍陣亡人員最高階級為第14師42團代理團長李光前,陣亡後追晉為上校。戰後被西埔頭村民尊為守護神,追諡為將軍,在他陣亡處興建「李光前將軍廟」奉祀。

羅錫疇是曾任馬英九政府法務部長羅瑩雪的父親,擔任14師師長時曾非法抓3000新兵,就是破裂了3000家庭。1992年,羅錫疇因內疚慨捐美金5萬為其故鄉雙峰一中修建思源圖書館一座,但可曾關注過他下令抓的3000新兵否?

當年能夠戰勝的主要原因有二: 一是孫立人增援的201師兩個團約八千人,二是以日本退將根本博為首所組成的白團在幕後幫金門司令湯恩博做戰術指導,否則單靠湯恩博這個在大陸一路敗逃的膿包將領,與胡璉等殘兵敗將,會打贏中共才怪。

1992年,劉錫輝辭去公職,返鄉探親,村中父老和他談到1949年胡璉部隊經過老家的情況,都是憤恨的語氣以「胡璉鬼」稱呼胡璉部隊。他同胞弟弟向他傾訴:「爸爸被國民黨軍隊殺害,幼年生活潦倒,長大後又因哥哥在國民黨軍隊,不能參加共產黨,就業困難…」。他聽到後只能感到辛酸,無言以對。

可見古寧頭戰役之功,主要是孫立人的201師與根本博為首的日本白團所建立的。國民黨不要再造神說是胡璉的功勞。老蔣的功勞只是聘請根本博等人,他們是看在老蔣對日本以德報怨的恩情上。

※作者為大學教授

更多上報內容:

【影片】高雄首見「PAVO 餐 ‧ 酒館」全新開幕!輕奢慵懶風格演繹精緻餐酒搭配

沈智慧「尬舞」影片被砲轟痛哭 連勝文現身賽場:開心就好別太在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