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書:台灣軍公教對難道不怕「4萬換1元」

周汝東

先請作答兩個小測驗,看看你對當今中共瞭解有多少?

一、中國共產黨員的人數約有:90萬、900萬、9,000萬人?


二、中共黨組織總數約有:54萬、540萬、5,400萬個?

如果你都沒答對,遑論你對中共政治體制運作能有所瞭解,能區別中國與中共的不同,以及它對台灣的威脅有多大。這次台灣總統大選,你的這一票,很可能就錯投。

先借用中國學者王奇生對上世紀二十年代國共兩黨交手20多年的研究,說明兩黨的異同。

「中國國民黨和共產黨是一根藤上結的兩個瓜」,兩者組織結構都是仿效蘇聯列寧式共產黨。1924年孫文「以俄為師」將中國國民黨改組,採取「容共」的政策,讓中國共產黨以一個數百人的小黨,僅僅不到三年時間就成為幾十萬人的大黨,中共就反客為主,位居優勢。

國民黨在組織形式師法蘇聯共產黨,而在意識形態上排斥共產主義,結果只學到半套的表面功夫,它從來不是一個具有嚴密組織和高度凝聚力的政黨,重視黨中央、輕地方、重上層和城市、輕下層和農村;縣以下組織渙散形同虛設,任由土豪劣紳和地皮流氓胡作非為。

由於「黨力」薄弱,黨機器長期處於派系紛爭和軟弱渙散狀態,懷獨裁之心,缺獨裁之力,是一個「弱勢的獨裁政黨」;另一方面大量吸收北洋政府時代的舊官僚,延續北洋官場舊習;在城市缺乏年輕人及中產階級的真正支持,在農村更把廣大貧苦農民、推向共產黨。

共產黨則師俄學到全套功夫,黨治採蘇共「自上而下」貫徹到底,中央、地方黨權真正高於一切,處於絕對領導地位,眾所周知,中共的制度是在機構單位內設有黨委書記,是掌有最高權力的人物,比如省委書記高於省長,市委書記高於市長。

孫文理想中的政治藍圖又是基於西方民主體制而設計的,讓兩個不同的政治架構並存,形成矛盾,例如:按西方分權學說,成立五院,然而西方並未有黨治的事實,意味著孫文民主憲政的藍圖成為空談;另一方面採蘇聯政治組織設立集權的中執會等,蘇聯並無分權的獨立機關,成為一台不倫不類的政治拼裝車,經常成為中共攻擊的目標。

國民政府時期,支撐國民黨政權是軍人和武力,「黨、政、軍」三者之中,黨的力量最為薄弱,國民黨在中國執政時期,最先瓦解的往往是黨部、其次是政府,最後才是軍隊,而中國共產黨則反之。

國民黨黨機器軟弱無能,無奈之餘,僅能依賴特務實行控制,美國學者費正清曾說「國民黨政權在本質上是矛盾的;時而專橫暴虐、時而又軟弱妥協。」國民黨黨員對於派系的忠誠,遠大於對黨的忠誠。陳果夫兄弟的CC派,使國民黨黨務由「公領域」向「私領域」大量流失,國民黨由一國之黨變為一派之黨。

1929年國民黨執政初期,僅有黨員27萬餘人,1947年9月國民黨六屆四中全會,蔣介石將三青團併入國民黨,合併前夕國民黨員人數普通黨員377萬人、軍人黨員485萬人合計862萬元。三青黨員154萬人併入國民黨後,黨員總數超過1,000萬人。1948年11月黨員重新登記,僅剩下132萬人,有近九成黨員已脫離國民黨,國民黨黨務的渙散早在軍事潰敗之前; 反觀1949年中共執政初期卻擁有黨員600多萬人。

1948年11月陳果夫卸下黨務赴台養病日記說:「黨的宣傳為民主自由,黨的訓練為軍事化,黨的組織為學蘇聯,內部是中國的,如此東拼西湊,不成一套,如何是好?」,由此可見國民黨黨體是如何的脆弱不堪。

中共憑藉著嚴密的黨組織,毛澤東個人領袖魅力對人的吸引力、感染力和影響力,加上媒體花言巧語無所不用其極的宣傳手段,特務、間諜手法高超,最終奪得政權。

回顧上述國共的鬥爭史,是極具借鏡意義的。

美國學者Rudolph Rummel所著「種族滅絕百科」一書《Encyclopedia of Genocide》列出20世紀前十名最血腥大型屠殺領袖,其中1923年~1976年前四名分別是:史大林、毛澤冬、希特勒及蔣介石。姑且不論其所列的殺人數字從4,200多萬到1,000多萬是否確實,上述四者統治時代都發生過大型的屠殺和飢荒,造成大量無辜人民死亡的事實。

值得注意的是除希特勒外,其他三人都是列寧式政黨的領袖,毛澤東蔣介石曾經給中國人、台灣人帶來深重的苦難,兩黨不僅沒有反省,還在中國和台灣為兩人設有紀念館,想到他們有可能再度合體,不禁讓人不寒而慄。

中共目前擁有約9,000多萬黨員,散佈在全國540多萬個的黨組織,布下天羅地網牢牢地控制全中國。70多年的經驗積累,中共已經是一個黨大於國,黨法大於國法的政黨。

對於擔任公職「犯錯」的黨員,由無法律授權中共的紀律檢查部門(簡稱中紀委)祭以類似黑幫家的「雙規」(在規定的時間、規定的地點交待問題)私行,除剝奪其人身自由(因為入黨即意味個人一切屬於黨,包括自由)外,還要寫自白書,通過測謊,毫無公民權、人格權可言。為防止期外逃或自殺,由人或武警全天候看守,依中紀委審訊完後,直接移交檢察院依法起訴,這就讓被雙規的黨員只能認命、認罪。

中共對待黨員、國家幹部都如此,一般人民就更不用說了。幾乎可以這樣說,當今中國,所有的人都是吃中國共產黨的飯,一個人想在中國生存,都必須仰賴其鼻息,財產及人身自由毫無保障,即便貴如馬雲也是一樣,毫無例外。當今中國,中共綁架了中國,甚至綁架了中國的所有東西。

台灣人天真善良,前往中國旅遊碰到的都是13億多的一般人民,即使碰到中共黨員,他也隱蔽不讓你知道,這樣就形成分不清中國與中共的區別,對於中共缺乏戒心。

相對而言,國民黨敗走台灣,70年過去了,黨的體質未曾改變,依舊是結合黑社會、土豪劣紳和地皮流氓、依舊是對於派系的忠誠高於黨,昔日中共手下敗將,還自不量力,想與其平起平坐。

如果台灣下屆的總統是由國民黨親中共,急著想簽《和平協議》者擔任,國家未來發展政策向必定中共傾斜,加上眾多活躍在台灣的特務間諜,要不了多久,台灣就要遭中共併吞,兩黨合體,重回列寧式政黨的統治。

台灣遭中共併吞會怎樣呢?

眾所周知,中國皇朝一向把對外的生意當作恩賜,現今還有賣家在做成生意後以「賞口飯吃」來對買家表達謝意。所謂「恩主心態」,即「秉持一套高高在上的大中華居高臨下的心態」,把買賣雙方的互惠互利交易,當作是一種「恩賜」。例如:中共在與美國、歐洲等國家的貿易中、也都存在這種恩主心態,把購買美元債券,說成是中國對美國的恩主,就顯得十分荒謬。

當然這種恩主心態,也同樣存在在對香港、澳門、台灣;甚至中國一些城市的本地人對外地人也有類似的恩主心態。正常往來都不能受到公平對待,台灣如果遭中共併吞後,必將把台灣當成戰敗者,加以歧視對待,命運將更悲慘,成為另一個香港、新疆。

同時,這種恩主心態必定發酵,中共將如同一部份國民黨人一樣,說台灣的經濟奇蹟是蔣介石從中國攜帶大量黃金所促成;說是中國讓利,並犧牲環境污染,提供台商經商的機會所致,台灣對中國改革開放的貢獻,不僅不會有絲毫的感恩,台灣人還要對中共戴恩戴德一番才行。

國共這兩個列寧式政黨,統治手段大同小異,且有樣學樣。

國民黨早年在台灣統治時期,為要讓台灣人臣服,採行舊的四萬元台幣,換成一元的新台幣政策,這也是新台幣的由來。中共併吞台灣後,也將學國民黨如法炮製,施行四萬元新台幣換一元人民幣政策,不用關殺你,就能讓所有台灣人,一夕之間成為難民,無從反抗起。

在台灣,一向自視高人一等的軍公教,你們雖然憎恨蔡英文沒有遵循信賴保護原則的年改制度,讓你們少領很多錢,然而你們可能作夢也沒想到,中共卻會是讓你頓時成為難民。

那誰不怕呢?大概如中共的在台灣的馬前足,如親共的國民黨前總統、退將之流等等,中共就印發一大筆人民幣給他們就是了。

屆時一般的人民的80萬元新台幣大概只能買一包芒果乾,這難道不是亡國感所帶來最深層的恐懼嗎?

※作者從事醫療業

更多上報內容:

【影片】P助、粉紅兔兔粉必看!「卡娜赫拉 15 年特展」松菸登場

【影片】超擬真巨大恐龍來了!「超.大恐龍展」華山開展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