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書:四年前希拉蕊的困境也將再次籠罩拜登

冼翰宇
上報

不論選前民調如何亮眼、外界又是多麼看好,選舉有意思的地方,就在於不到最後一刻,沒有人能篤定誰勝誰負,尤其在變因不斷增加的世局當中。

美國前副總統拜登(Joe Biden)在整個初選起跑前,超過20個有意挑戰川普的民主黨人中,一直都是呼聲最高的那個。然而在最早進行初選的愛荷華、新罕布夏及內華達三個州,拜登的表現卻是乏善可陳,前兩州得票率甚至不到二成,在新州更是一個宣示黨代表都沒分到。

不過整個賽局在2月29日發生轉折,拜登在南卡羅萊納州初選中,拿下他自1988年——第一次嘗試爭取民主黨提名參選總統——以來的第一個勝選州。

緊接著原本分散的黨內「中間派」,在不願見到桑德斯(Bernie Sanders)取得提名的共同目標下,一個個宣布退選並替拜登這位「前」對手背書。包括在愛州和新州初選表現亮眼的前印第安納州南灣市長布塔朱吉(Pete Buttigieg)。

民主黨「中間派」識時務的集結,讓拜登原本資金短缺又動能不足的競選活動起死回生,先是在3月3日14個州同時舉行初選的「超級星期二」(Super Tuesday)拿下10州,一週後延續氣勢在「大星期二」(Big Tuesday)的6州中取得5州,持續拉開領先桑德斯的幅度。

隨著初選推進,拜登距離贏得1991名宣示黨代表,並最終成為民主黨提名人的機率也越來越高。對民主黨而言,除了防堵「不討喜」的桑德斯出線外,更重要的還是得想辦法在大選阻止川普連任。然而拜登是否能夠勝任帶領全黨「收復」白宮的角色,不少人還是持保留態度。

民主黨「中間派」識時務的集結,讓拜登原本資金短缺又動能不足的競選活動起死回生。(湯森路透)

回顧2016年美國總統大選,民主黨提名參選的希拉蕊,儘管在普選票比川普多了將近300萬票,但仍在選舉人團制度中落敗。除了希拉蕊個人的誠信問題,讓選民寧可選擇一個缺乏政治經驗的「瘋子」來領導國家,而非一個從政經歷完整的「騙子」。

在同為民主黨人的前總統歐巴馬即將卸任前,支持度仍然高達55%的優勢加持下依舊輸掉了選舉。從「男/女性」、「64歲以下」、「各族群族裔」到「非大專畢業生」和「年收入在5萬美元以下」的選民,希拉蕊的支持度都不如前總統歐巴馬。

希拉蕊作為女性候選人,但這點卻沒能助其在女性支持度上贏過歐巴馬;年輕人即使普遍支持民主黨,但他們所中意的候選人是桑德斯而非與華爾街關係同樣曖昧的希拉蕊。許多年輕選民不願出來投票,更是拖垮希拉蕊敗選的主要原因之一。

如果拜登確定獲得民主黨的提名,在2020年美國總統大選中出戰川普,從目前的競選過程看來,4年前希拉蕊面臨的困境也將再次壟罩拜登。

另一方面,桑德斯在「大星期二」只拿下不如預期的1州多數黨代表票後,語重心長地呼籲民主黨和拜登:「如果想在未來的選舉中贏得勝利,就得先贏得那些象徵國家未來的選民。」而唯一的方式就是真誠地回應他們在乎的議題與憂慮。

※作者為新聞工作者/東吳大學政治學系畢業

更多上報內容:

【影片】超狂地理位置圖 預售屋講的是咖啡話!

【影片】預售屋保證房貸你也信? 是2486?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