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書:宋楚瑜的終局之戰 藍綠橘怎麼戰

林青弘
上報

親民黨主席宋楚瑜將再次參選總統,有年輕人戲稱看著宋伯伯長大,在每個人生階段,宋主席參選一定是必要選項。撇除年齡歧視,只要符合《總統副總統選舉罷免法》相關規定,適格的候選人依法就能登記參選。至於政黨票是投黨不投人,即使中意特定提名對象,也要看得票率與席次分配的結果,投下政黨票,並不保證中意人選一定當選立委。

再者,政黨票就是各政黨在立院的分支黨部,展現政黨意志與貫徹政黨政策,要能實現黨團在立法院攻防的角色扮演。直白講,中國國民黨的不分區立委,可能必備「丟水球」的技能,民進黨不分區立委可能需要拔麥克風與包圍主席台的體能。明年總統與立委選舉之後,三組正副總統候選人與立委選舉結果,將有下列情況發生。

情況一:蔡總統連任,民進黨立委席次過半;情況二:蔡總統連任,國民黨立委席次過半;情況三:蔡總統連任,各黨立委席次均不過半;情況四:韓總統當選,民進黨立委席次過半;情況五:韓總統當選,國民黨立委席次過半;情況六:韓總統當選,各黨立委席次均不過半;情況七:宋總統當選,民進黨立委席次過半;情況八:宋總統當選,國民黨立委席次過半;情況九:宋總統當選,各黨立委席次均不過半。

能夠體現雙首長制走向內閣制的情況,以情況三、六、九最有可能。當各黨立委席次不過半,愈能協調各政黨以取得憲政平衡的總統,愈能推動修憲工作。對於蔡總統而言,最壞的狀況就是情況三,而非落選。只要繼續執政,立法院不能過半,勢必要與在野黨取得妥協,否則國會掣肘或扯後腿,就能癱瘓行政效能。民進黨要打贏這場選戰,不能輕視宋楚瑜參選所帶來的「鯰魚效應」。

打藍又打綠的第三方攻防,只要能促成韓加宋的民調支持度超過蔡總統,第一階段的民調戰即已建功。第二階段即可開打韓宋比較戰,奠定棄保的基礎;等到第三階段,也就是投票前二周,發酵棄保、操作民調領先,分階段打擊蔡總統與民進黨,即能達成「下架民進黨」的終極目標。換言之,民進黨要盯緊韓宋民調加總與蔡總統的差距,當差距愈小,愈要警示與主動攻擊,否則等到民調翻轉趨勢形成,將難以抗衡韓宋共打的威力。

至於政黨票的試算推估,參照圖一的結果,可以得知兩大黨得票率加總只要超過70%,小黨所能分配席次即將有限。小黨要能爭取更多不分區立委席次,首先要看兩大黨是否勢弱,在兩大黨勢弱的前提下,小黨之中又有相對優勢的特定小黨,在此狀況下,小黨所能分配的席次即能最多。以可知的狀況判斷,政黨票必有國民黨、民進黨、親民黨與台灣民眾黨、時代力量等五個政黨競爭,其他小黨是否加入,尚待觀察。兩大黨爭搶政黨票,除了訴求樣板提名人物的魅力吸引,也要側重結合區域立委的在地宣傳,減少分裂投票的傾向。

另外,比較馬前總統與蔡總統尋求連任前的地方選舉狀況,從圖二的資料結果可知,2009年地方選舉與2010年五都市長選舉,兩者得票總和以民進黨575.5萬票較多,相比國民黨多出29.1萬票,但是2012年馬蔡相比,馬前總統多贏將近80萬票。以2018年地方選舉結果來看,民進黨得票數僅有489.7萬票,國民黨則約有610.2萬票,兩者短差高達120.4萬票。

箇中原因分析後,主要是民進黨在台南市與高雄市的得票與國民黨得票比較後,2018年的差距遠遠不如2010年。若不計算楊秋興的得票,2010年民進黨在南二都的勝差高達71.5萬票,即使減去楊的得票數,勝差也有30萬票。可惜,2018年南二都選舉結果,民進黨輸了將近9.5萬票,即使沖銷蘇煥智得票,還是輸了5.5萬票。8年一來一回,最多將近81萬票的擺盪變化,警醒民進黨應該關注南二都的固票與催票。

去年九合一大選之後,也有一項警訊提供民進黨反省,那就是陳菊與賴清德的固票與催票效應,遠遠不如預期的穩定與有效。今年衝刺選票,若是重蹈覆轍,想要以去年選戰模式進行總統大選攻防,恐怕會有滑鐵盧的意外風險。想要保證總統的得票數,優勢選區一定要衝高區域立委的得票數,劣勢選區尋求敗差減小,搖擺選區則要側重政黨票的催票與固票。通常而言,區域立委的地方經營獲得選民肯定,分裂投票的傾向比較不容易發生,政黨票也比較投得下去。

宋主席的參選,提供藍綠兩組人選有第三方的攻防與刺激,猶如政治鯰魚活化藍綠對立的僵局,如果能夠激發出新模式的兩岸政策和政治基礎,或許在統獨之外,台灣人民可以傾聽終局之戰所帶來的和平之音。看看香港政府以武力鎮壓「攬炒」的抗爭悲劇,想想美國對付中國崛起的貿易戰,台灣人民不只要保護既有的民主自由法治,更要安居樂業的政治、經濟、社會等新生活。從有夢最美的「本夢比」,也要邁入實效樂活的「本益比」。

※作者為自由作家

更多上報內容: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