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書:把「統一」從中共的養分變成累贅

李翊宸
·7 分鐘 (閱讀時間)

台灣與中華民國間之關係十分微妙,既因中華民國而獨立自外於中共管轄,卻又因中華民國而被中共視為中國不可分割的一部分,統獨爭議始終困擾著這座美麗之島。本文認為無論統獨皆應以中華民國台灣作為最大共識,只要全力向中國境內人民大外宣中華民國及民主自由統一中國,進可攻退可守,既有利於統更有利於獨,原來台灣共和國也可以因中華民國而被迫建立,其理由詳述如下。

「利益」方為政治決定的關鍵而非領土

「利益」,一向是政治決定中最具關鍵性的要素,是故勇猛異常的後晉開國皇帝石敬瑭,為自保稱孤,不惜將中原北方屏障燕雲十六州恭獻予契丹,並逕自降稱為兒皇帝。

俄國沙皇亞歷山大二世,從清國攫取近144萬平方公里土地,成為割占最多清國領土的沙皇,然為拉攏美國牽制大英帝國的擴張,貪得無厭如他竟以每英畝兩美分的低價賤賣多達170餘平方公里的阿拉斯加給美國,其後該地更成為美國最大的一州。

中共政治運作亦復如是

中國共產黨,其實也不遑多讓,自1928年起至對日抗戰期間,為順應當時民族獨立解殖之世界潮流,以有效打擊日本帝國之侵略,亦跟風倡議台灣獨立肇建共和。

直至1947年國民政府接管台灣爆發228事件,為與蔣介石為首的國民黨進行鬥爭,中共的《解放日報》還在3月8日發表支持台灣獨立的言論。1949年中華人民共和國建立後,為穩固政權、爭取蘇聯的外交支持,甚至大方承認偌大的外蒙古獨立建國。

統獨議題契合中共執政利益

由以上古今諸例可知,領土從來不是神聖不可分割,「利益」才是政治衡量的重中之重。一如所有政權,穩定的統治力量必奠基於人民之支持,因此中共最畏懼的就是將中共與中國人民分離,而統獨問題在中華民族主義的催化下,很自然地便將統治階層的中共與中國人民融合為一。

所以,每當中共有強烈內部矛盾時,總喜歡將焦點指向統獨問題,不但可產生一致對外化解內部矛盾的效果,還可激起外部統派勢力內外呼應的聲勢,因此雖然表面上中共極度厭惡任何分裂敵對勢力,但實際上卻萬萬不能沒有統獨議題的滋養及操作。

民主自由與極權專制的對決最不利中共

舉例而言,自1974年起,達賴喇嘛所領導的西藏流亡政府便不再尋求獨立,僅要求保有其宗教文化與高度自治權。然而,如此一來,中共與達賴喇嘛間的矛盾,將從統獨轉為專制極權與民主自由的對壘,尤其當中共與達賴喇嘛同為中國人的背景下,中共將無法再操作中華民族主義,而必須形單影隻地與民主自由直球對決。

換言之,該等情境將導引14億中國人於專制極權與民主自由中作選擇,從而中共無法再如以往般與14億中國人綁在一起,而被迫從14億中國人的概念中析離出來,下場猶如病毒脱離宿主般,其悲慘已可想而知!難怪美國國務卿龐佩奧將中共與中國人分開的策略,會如此惱怒中共了。

強冠某獨及勾結外國勢力是中共一貫伎倆

因此,中共一向對達賴喇嘛放棄藏獨的主張充耳不聞,反而自我幻想地將藏獨首腦、分離主義分子等詞彙強加在達賴喇嘛身上,達賴喇嘛也笑稱:「反倒是中國政府希望我為西藏的獨立而戰。」

同樣的形情也發生在新疆、香港和台灣,中共完全無視其民主人權之訴求,斷然冠之以疆獨、港獨及台獨,而對中國人本身所爭取之民主自由則誣指為勾結外國勢力,凡此種種皆是中共意圖操作中華民族主義將14億中國人的概念與之捆綁在一起,以便僭稱其為14億中國人的代表並合理化其暴力手段。

台灣大外宣雌雄中國大內宣

試想,當台灣不主張獨立進而消弭統獨爭議,將整個議題推向民主自由與極權專制的選擇和對抗時,中共的本質將受全體中國人的檢驗及批判,自然無法再融入於全體中國人的概念之中,失去中華民族主義的保護傘,中共過去的武力統治不再當然具有正當性,這就是中共最畏懼的事情。

接下來中共會怎麼做呢?如同對付達賴喇嘛及中國民主人士般,仍在大內宣上對台灣繼續冠以台獨及勾結外國勢力等罪名,好躲在中華民族主義的保護傘下,以維持其暴力統治之正當性。因此,台灣應有屬於自己的大外宣以對抗中共的大內宣,將議題鎖定於民主自由與極權專制的對抗中,不容其轉移焦點。

斷尾求生台灣人不是中國人

果如此,中共將斷尾求生,反過來指責台灣非中國人,不應對中國內政說三道四,繼而台灣便能被迫而安全地走向獨立。六四天安門事件就是一個極好的例子,完全没有統獨及勾結外國勢力的問題,純粹是中國人民爭取民主自由的運動,議題就鎖定在民主自由與極權專制的選擇和對抗之中,所以中共極度害怕該議題的討論及發酵。

不但對內全面封鎖消息,在去年2019年六四滿30週年時,面對來自外界尤其是台灣的譴責時,國台辦發言人馬曉光竟表示:「中國人才能對六四發言,台灣没資格發言」,間接承認台灣、中國一邊一國的現狀,也表現出中共以政權永續之利益,為其最終核心價值,除了延續其執政利益外,其餘皆可抛,領土完整性從來都是次要價值,更無所謂神聖不可分割性。

新加坡獨立已有先例

小國若要脱離大國而獨立,訴諸統獨戰爭是極度危殆的;若欲改藉由國際法理或國際力量,則勢必得冒著大國博弈之政治風險,恐怕也不夠信實穩當。最安全可靠的做法,就是使所謂的「統一」成為大國的執政累贅,傷害其政權的延續及利益,促其拋之而後快,才是小國走向獨立最完美的做法。

例如,新加坡本隸屬於馬來西亞聯邦,馬來人為獨攬政權,遂將地小但擠滿大量華人的新加坡逐出聯邦,馬來人數量便瞬間佔據了明顯的優勢,因而成功掌控馬來西亞政權,然而新加坡卻也因禍得福能以彈丸之地獨立於諸大國之間,扼守得天獨厚的地理位置-麻六甲海峽。

統一原來是獨立

手把青秧插滿田,低頭便見水中天;心地清淨方為道,退步原來是向前。台灣若欲和平建國,反而應全力主張並向中國境內人民大肆宣傳以民主自由統一中國,讓中華民國的國號成為統獨各界人士的共識,由統獨爭議改聚焦於民主自由與極權專制的正面對抗。

當民主自由與極權專制皆成為中國人民的選項時,中共勢必受到全體中國人的檢視及批判而不再當然代表全體中國人,與全體中國人概念脫離後的中共,將如同病毒離開宿主般不堪一擊,屆時中共為延續其政權之利益及正當性,斷尾求生否定台灣人是中國人便成為其最有利且代價最小的絕佳選項,台灣於是可以安全地被迫獨立,唯一的風險是不小心真的以民主自由統一中國!綜合上述,我們可以說「因為中華民國所以被台灣共和國」。

※作者為政法哲學研究者

更多上報內容:

【影片】Breeze Super 微風超市「義大利週」!耶誕第一波首賣白松露禮盒

【影片】光棍節單身不孤單! Extension 1 by 橘色推限定套餐 邀姐妹以鍋佐酒齊開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