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書:政經關不了--現金牛與牧羊犬

賴秉彥

政經關不了是一個奇特的網路節目,這個節目自去年八月底就開始以質疑蔡英文的論文為主軸,到現在應該進行了有上百集之多。我自然對這現象感到好奇:連續三、四個月都專注單一題材的節目,到底真能引起觀眾多少興趣?這個節目的主持人彭文正過去曾擔任新聞記者與台大新聞研究所教授,加上話題又是跟政治有關的,自然我是以記者跟政論性節目的角度來定位主持人與這個節目。

這個節目在8月29日第一次以質疑蔡英文的論文為主軸,讓它在8月份首度沖上超過十萬的點閱率。之後九月初有幾天回到其他新聞題材,狀況就又開始下來。於是從9月9日開始,幾乎是頭也不回的駛向蔡英文的論文題材這條公路,點閱率從此回到十萬以上。

從觀看次數來看,九月底、十月初是這個節目的高點,有好幾天達三、四十萬之多,之後呈現下跌趨勢。十二月很冷,來到了十幾萬這區間盤整。所以,從撿到蔡英文論文這把槍開始,走到現在,已經進入死亡交叉許久。此外,十多萬的觀看次數經常是低於這個節目十六萬左右的訂閱人數的,這代表有些粉絲已經不再那麼關心這題材了。

對照之下,博恩夜夜秀的韓總駕到那集的觀看次數達五百多萬人次,苗栗國那集則有兩百多萬人次。這些數字也高於它的百萬訂閱人次,可解讀為還有後續拓展的空間。誰是未來式?誰是過去式?簡單的技術分析已為我們指出方向。

政經這節目的經營方式,很像一家仰賴單一產品線的公司。過去幾個月來,蔡英文的博士論文題材充當了這個節目的現金牛,為它提供了點閱率的支撐。但從技術分析看來,這頭牛已漸漸的留不出乳汁了。而眼下,它又沒有開發出其他的題材,做為它的未來之星,節目的後勢並不看好。

在過去三個月的下滑趨勢當中,還是偶爾有出現反彈的。十月中的倫敦記者會為這節目創了新高,觀看次數達六十幾萬,但也只維持了一天。那場記者會的氣氛很怪異,感覺很像在觀看一部低成本製作的電影,很難入戲。

記者會一開始,政經主持人彭文正自我介紹,自稱當過School of Journalism的dean。Dean這個字代表院長,彭文正的經歷顯示他當過所長,但所長一般是用chairperson。在英文中,這兩個字是沒辦法混用的。台大新聞所是社科學院底下的一個系所,所以所長應是chairperson。Dean這個字一旦給所長用掉了,院長說不定會覺得委屈,因為他就沒有適當的字可以用了。國外有些學校設有新聞學院(school of journalism),但台大只有新聞研究所,所以並不存在新聞學院院長這個頭銜。

當你質疑別人的論文不存在,自己卻先拿出一個不存在的頭銜,整個情況就讓人很錯愕。報錯自己的頭銜,也許只是口誤,但這種枝節的問題,確實讓我在看那段影片時,覺得辛苦。整體看來,這節目在商業票房一般的狀況下,新聞品質的維持也只是差強人意。

在美國狙擊手這部片中,父親告訴年幼的克里斯凱爾,這世界上有三種動物,分別是狼、羊跟牧羊犬,並期許兒子未來成為牧羊犬。在公民社會中,記者有揭發政府跟財團弊案的使命,形象是較接近牧羊犬的。記者的類型當然也很多種,我個人很喜歡葉問2跟葉問4這兩部片中梁根這個角色對記者形象的詮釋。他很庶民而且古道熱腸,沒什麼權勢,卻肯冒險揭弊,還不時的幫著葉問。就算升職到了美國,還是沒有換了腦袋,繼續用他僅有的、不那麼好用的人際關係幫葉師父。梁根真是位溫暖又勇敢的記者。

如果有一天,出現了既非狼,也非牧羊犬的變種。這個新變種,既沒有狼群大口吃肉的豪爽或狠,也欠缺了一份牧羊犬善盡職守的原則性。面對此,我們也只能揚棄既有的分類,並著手構思新的分類,但這卻是份無奈的工作。

※作者為國立彰化師範大學翻譯研究所教授

更多上報內容:

【影片】實登價被偷篩? S大教你「買方逃生術」

【影片】黑鷹墜毀前 目擊者錄下空中畫面:跟平常飛行路線不太一樣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