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書:新冠病毒加劇國際紛爭 盼用智慧來維繫和平

王劭文
上報

這兩天紐約暖了點,我和先生特別到面湖的陽台上享用午餐。畫面看似愜意,但最近的我頗憂心國際情勢。

武漢肺炎新冠病毒(COVID-19)傳染性高,疫情在各大洲蔓延,成為了全球公衛保健的威脅,嚴重影響到民眾生活和全球經濟,目前醫療公衛專家們對這新病毒的瞭解不多,各個政府、政治人物和領域專家的重點變應該放在有效防疫、治療和妥善研究出疫苗,並在一定程度內安穩經濟;而在緊要關頭上選擇挑動民眾對外的仇恨情緒則是失焦,並顯得無心照顧自家百姓的生命安全。

了解新冠病毒的來源固然可能多少有助研發疫苗或「解藥」,但它不是唯一的方法,因此在全世界忙著防疫的現階段就針對新病毒的來源互相指責,只是讓爭論的兩國和他們各自的同盟國家內民眾情緒高張、讓國際情勢更為惡化,疫情結束後,大家彼此心中的傷恐怕更深。

不得不承認,國家間的競爭除了常包含或幻化為意識形態(價值觀)之爭外,也常帶著民族優越的情結,但是歷史證明不同族群的合作有助社稷發展。中國在東漢滅亡進入魏晉南北朝(其中包含五胡十六國)後展開胡人與漢人的活躍文化交流和通婚,隋唐開國君主楊堅和李淵都是父親屬漢族而母親屬鮮卑族,因此中國在一千多年前就已經不是單純的漢族(華人),身上都有流著胡夷的血。而美國立國兩百多年,迎接了諸多懷抱著美國夢的移民,號稱是民族的大熔爐。回顧隋唐,特別是唐朝在安史之亂前創造的盛世,常被歸功在於「兼容並蓄」,不排擠他族,用人唯才,而美國之能夠成為世界第一強權將近一百年,也是因為過去有眾多海外不同族裔的人移民到美國。也就是說族群之間彼此截長補短,可帶動社會和國家的進步,所以何必拿著虛空的民族主義來硬是打壓對方呢?

當然我們看到的國際政治互動,常常受到當事人本身在自己國內權力盤算的影響,因此當A國在打壓B國時,有時候不是因為A、B兩國利益原先就有衝突,有時候其實是因為A國領導人在自己國內地位受到威脅、內政表現不良或內政有志難伸,因此將焦點轉到國際面向,希望藉此來博得人民的感情認同或是期盼有所表現,而所謂的民族主義情結就只是上位者操弄出來的人民情感。

我們確實要愛惜自己的國家,但是我們必須要用智慧來判斷我們的情感是否被權力薰心的人或是唯恐天下不亂的人操弄了。一個真正為國為民做事的人不會在民眾生命健康緊要時刻,竟然花時間將一些鬆散訊息穿鑿附會出一個陰謀論來,煽動人民的負面情緒;相反地,一個真正為國為民做事的人會用心核實資訊、誠實教育民眾一同用沉著和科學的態度來面對和克服挑戰。

我們都打開智慧之眼看一看誰是那些為國為民做事的人,誰是那些為了圖謀己利不惜犧牲國際和平、犧牲同胞生命健康和知的權利的人。

※作者王劭文為旅居美國紐約的律師,出生於台灣,畢業於台灣大學法律系,哥倫比亞大學法學院,另於紐約大學修得公共政策碩士學位(主攻公衛政策),移居美國前曾任人本教育基金會國際事務祕書,長期參與公益,最近開設了臉書專頁「王劭文的公益慢活」。

更多上報內容: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