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書:朱立倫領導的國民黨 還繼續在立法院焦土抗戰嗎

·4 分鐘 (閱讀時間)

雖然朱立倫僅以50%不到的得票率,當選了新一屆的國民黨黨主席,但終究他的行政資歷,政治歷練,在當今的國民黨內,都是箇中翹楚,然而,朱立倫的政治性格,始終被人貼上「精算師」的標籤,與他的學經歷相符合,但,面對現在的國民黨,當今的國際局勢,還有給他精算得利,還有讓他左右逢源的空間嗎?

眾所皆知,朱立倫在這一場國民黨主席選戰中,實際上也是跟隨著趙少康所喊出的「戰鬥藍」基調,不僅意圖形塑欲連任的江啟臣前主席「軟弱」形象,甚至在當選的那一晚,喊出來的口號也是「民進黨要小心了,戰鬥藍與必勝藍來了!」,頓時讓人以為,國民黨從來就沒有換過黨主席,那位真正的黨主席,似乎是趙少康,這一場選舉其實只是場政治大戲。

但是朱立倫確實不是省油的燈,他徹底發揮他精算師的性格,意圖在各個不同政治議題中左右逢源。戰鬥藍成立當天,朱立倫以南部有黨員座談為由缺席,然而選上之後,他又意圖把戰鬥藍這個概念納為己用;他在黨主席選舉過程中,把「紅統」「亡黨」的帽子扣在來勢滔滔的張亞中頭上,也的確靠此衝出選票讓自己當選,只不過,當黨主席選舉完隔日,習近平發來賀電,把「九二共識」、「國家統一」、「反對台獨」等三點作為對國民黨新主席的期許時,朱立倫又隨即與之唱和,發出的回覆也跟著高唱「深盼今後兩黨在「九二共識」「反對台獨」基礎上,求同尊異,增進互信融合」;最後,他在黨主席選舉初期,喊出要國民黨設立駐美代表處,想藉由自己與美國說的上話的形象,意欲與其他幾位候選人作出區隔,然而選上後面對年底的公投,朱立倫又表示,「應該把年底的四項公投當作對蘇貞昌院長的不信任公投」。

從上面的三點敘述中,可以看出朱立倫的政治性格,說好聽一點叫做集各家精華截長補短,說難聽一點,就是個政治投機客,然而,面對當今世界局勢,中美對抗的格局已無法化解的當下,讓他的繼續投機的空間,只怕越來越小。

這也是為什麼,全世界都在看,朱立倫當選新任黨主席之後的國民黨,到底會用什麼樣的態度,面對立法院新的會期。是要延續江啟臣主席時的那種「全面杯葛」,繼續阻擋蘇貞昌院長上台作施政總質詢,封殺任何與執政的民進黨談判的空間,還是會有不同的策略?是要跟隨趙少康的「戰鬥藍」概念,在立法院全面焦土抗戰,還是會有不同的光景?

如果採取繼續焦土杯葛的動作,事實上朱立倫與江啟臣並沒有任何分別,而面對幾乎整個國民黨立法院黨團都加入趙少康的「戰鬥藍」團隊的現況,朱立倫如果選擇跟隨,事實上就是在為人作嫁,幫趙少康繼續累積其2024出馬競選總統的政治資本。

更重要的是,本會期是預算會期,還有許多重要的法案,如果行政院長的施政總質詢一天不開始,立法院審議的時程就跟著繼續往後延。本來國民黨是想要藉此讓執政的民進黨在後面這半年毫無建樹,意圖幫1218的公投蓄積反對民進黨的能量,但朱立倫是個聰明人,他當然知道美國也在看著他怎麼做,是以他在提及年底公投時,不敢直接把反萊豬公投喊出來,轉而稱其為蘇貞昌院長的不信任公投代替,只不過這種話術,騙騙自己可以,卻是騙不過美國,騙不過趙少康張亞中韓國瑜,更騙不過台灣人民。

如果即將成為國民黨主席的朱立倫,意圖帶領國民黨重返執政,那麼相信他應該會帶領國民黨走出一條不同於前任甚至是前前任主席的道路,最可以檢驗的,除了立法院,國民黨黨團是否繼續杯葛行政院長蘇貞昌上台?再來可以看的,就是年底的公投,會不會繼續強打反美的論調。畢竟,左右逢源與到處沾光的策略,國民黨黨主席選舉的時候或許用用沒關係,但是面對世界局勢,面對2024,難道還寄望用這種策略選上中華民國的總統嗎?相信朱立倫,心中應該是相當雪亮的。

※作者為政治工作者

更多上報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