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書:核四公投是科學與反科學之爭

·3 分鐘 (閱讀時間)

針對12/18即將舉行公投四案中「核四商轉」案,近日首場的辯論由正方提案人黃士修與反方經濟部次長曾文生,正面交鋒可以說資訊量爆表,每句話背後都涉及能源相關的經濟、安全、生態等等的課題。無論是擁核還是反核,筆者認為不該陷入公婆之理,而是科學考量來判斷能源政策應該怎麼走,因若科學無法解決問題,那不科學恐反會製造問題。誠然,此次核四案可說是科學與反科學之爭,需要全民一起了解與關注,做出明智的決定。

甚麼是科學?就是在可重複性而規則性的實驗下,找出世界上一切物質的物理與化學性質(即定性),這些性質可以說由大自然來決定,不是人的擁核或反核的意識型態與喜惡來決定。

舉個例子來說,核廢料處理的問題,黃士修主張以有系統化的方法、不影響生活圈、也不影響生態圈等三個原則來判斷是否可以處理廢料,而核廢料是(能源中)唯一可以做到這三個條件的能源廢棄物。

為何現在國際能源趨勢就是減碳大於廢核?上述三原則恰可證實決定先後順序的理由,因火力發電燃燒所生出來的二氧化碳,直接排到大氣破壞整個生態圈。

只恐懼核廢料處理,卻無視於太陽能製成的有毒化學廢液與廢物,還有燃燒煤炭、油或天然氣發電造成的廢氣與廢物,也不按發電量與廢物量比例考量發展能源,可以說是反科學的一種態度。

對於追求科學的人來說,人是無法改變大自然定律,因此應該交由科學專家來做客觀整體權衡進行能源發展規劃,不能由利益團體跟政黨所屬專家來主觀判斷。

對於反科學的人來說,無論安全與環保,都是無限上綱從感覺上看問題。反科學會怎麼無限上綱?針對單一項能源,安全應該做到沒有任何安全的疑慮,環保應該做到不產生任何的廢料。

但當無限上綱安全問題、環保問題卻不公平的科學對待每種能源時,反而造成更多傷亡、更傷害環境,因此反科學的人往往無法認識能源是「選擇題」,不是「是非題」。換句話說,反科學的人想到核能可能造成核災、造成核廢料,但是卻沒想到取代的綠能、火力發電也有安全問題,亦會造成環境破壞的問題。

國際原能組織批評日本政府福島的撤離政策是錯誤且不科學的,為何說不科學呢?因為撤離考量的是心理因素卻不是考量科學結果的推斷,導致福島真正災情來自疏散傷亡與心理壓力而導致自殺;而福島核災至今真正的殺手,是不科學的反核態度所造成的恐懼。

之前聽過擁核的說反核的是意識形態,現在連反核的也說擁核的是意識型態,無論是擁核還是反核,應該都回到一個務實的態度,這個態度就是「科學」。

如果有人論斷「科學」無法解決問題,那其實未認識「不科學」更會製造問題,主要的原因就是人無法改變大自然的規則。這也是為何一個現代化的國家應該摒除立場以科學的態度來考量能源,而不是政治因素來考量能源發展。

一旦反科學,大自然絕對會有反撲,就像今天的極端氣候,就是大地反撲的一種現象。這次12/18的核四公投,可以說是科學與反科學之爭,中華民國在能源這條道路上,也應該回到科學基礎來規劃,才是正軌。

※作者為網路作家,目前任職於國營事業

更多上報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