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書:民進黨政府應該趁疫情調整產業結構

陳勇維
上報

武漢肺炎疫情使全球產業界不僅面臨中國停工後的斷料危機,現在更面臨因為美、歐等地區國家的疫情擴大,造成全球消費市場進一步萎縮,形成雙重衝擊,光是一個NBA無限期停賽,直接經濟損失就高達一百億美金,各國無不苦惱如何度過這次疫情所帶來的公衛危機以及可能的全球性經濟風暴。

蔡總統於3月12日召開國安會議,並於會議中指示五點,其中兩點為擴大內需及加速民間投資,但這兩點指示卻有很大的缺點。

全世界各國在面臨經濟危機時,直覺反應提出的因應對策通常只有一個辦法就是擴大內需,但問題是擴大內需不見得有用,擴大內需目的在於擴大國內需求,促進工廠產量並帶動消費市場,通常是以國內大型公共建設作為帶頭,目前我國已有前瞻計畫執行中,如何再擴大內需,政府必須重新擬定第二期前瞻計畫,但不能為擴大而擴大,反而會形成無所謂的投資浪費,變成另種蚊子館式的消耗預算。

再說擴大內需多是大型基礎建設,建設中各項工程所需的鋼鐵或其他原物料、零組件,是否會因中國的斷料造成無料供應,導致工期完工延遲甚至停工,這會是一個大問題。

擴大內需的另一目的就是促進工廠產量,使受薪階級仍能維持正常上班並保有薪資可以維持消費,因此政府在擴大消費部分以發行的經濟振興卷並跟國旅綁在一起,藉此鼓勵國人增加消費意願,但可能也會面臨到一個問題,假如疫情持續擴大,會有多少國人願意冒著染病的風險去旅行?也就造成受薪階級的消費意願不高,無法帶動消費市場,這就也讓經濟振興卷無法發揮效果,這會是一個非常值得思慮的問題。

今天的問題不在於如何擴大內需,而是斷料造成停工,目前許多工廠申請無薪假,並非是因為沒有訂單,而是沒有原物料或零組件可以生產,不然就是縱使有料,也因受其他供應鏈斷料無法生產,客戶端無法製造成品,故只能停產因應。

長期以來,我國許多廠商過度依賴中國的生產原料,也因兩岸貨運的便利而鮮少庫存原料,另外也因中國製造成本低廉,所有原料幾乎都已在中國生產,導致我國產業面臨無料可生產的窘境。

再說加速民間投資一事,由於目前沒人可以說得準疫情結束的時間,加上全球主要消費市場不論是中國、美、歐、日都因疫情而幾乎停滯,也因此看不到消費市場何時可以復原,導致廠商對於投資顯得有點猶豫不前。最重要的是,有多少銀行敢在這個時候借貸給企業投資?政府有辦法請求銀行業在這個時候借貸給企業投資嗎?

這場疫情所帶來的衝擊會使國內許多本來就體質不佳的中小企業倒閉,這是無可避免的事情,失業率當然會在短期內快速攀升,這都是預料中的事情,政府現在應該是盡全力保存體質良好的企業、廠商度過這次的危機,例如調降營業所得稅;協調地方政府調降地價稅、房屋稅,中央政府彌補地方的稅損;調降營業用電費的折扣措施;工業區或科學園區的汙水費、管理費減免措施;甚至政府必須出面協調國內各家銀行不得在此時抽銀根,不可在企業最困難的時候雨天收傘。總之政府必須用盡各種政策工具,降低疫情對國內產業的衝擊,縱使產業最終仍無法避免走到谷底,但至少仍能一息尚存,等待疫情結束,直到經濟復甦的那一刻到來。

而政府最應該去思考的是,如何在武漢肺炎疫情造成全球經濟低迷的時刻,讓企業、廠商調養生息,重新調整產線。政府應研擬如何帶領企業走向升級及轉型,現在是落實5+2產業,帶領台灣的企業開始走向升級與轉型的最好時刻,讓台灣成為全球高階製造中心,甚至是取代香港成為亞太地區的金融交易中心。

政府也必須思考這次的疫情,可能將改變全球人類的原來的生活習慣、型態與方式,這時候就會產生新的商機及產業出來。

例如這次疫情發生後,由於學校停課致使線上教學普遍使用,因為疫情而使演唱會、大型比賽停辦,是否有可能因為如此,未來在VR技術應用會有更大突破?由於疫情的發生,限制人員流動,也導致工廠的貨物難以依靠有人駕駛貨車運送,這裡就可以看出無人貨車的未來市場。另外人們也因疫情而不敢出門消費,是否會讓開發出未來的無人機送貨市場?電商的網路購物消費也有可能在未來取代實體店面消費,成為消費市場的主力。還有這次的大量需求的一次性口罩製造,也可能因此紡織業會投入開發重複性使用的醫療口罩,甚至帶領整個紡織業走向更高科技化。

還有,由於人們不敢出門看電影,網路影音內容產業變成最大受惠者,這也將改變未來人們收看影音產業的習慣,並且網路影音產業也對帶動IP內容產業的崛起。另外這次疫情也可看出台灣醫藥生技的實力,政府應當持續加碼在這塊的經費研究。以及有可能因為疫情擴大,導致石油產地無法生生產,促使各國必須加速能源自主化,進而帶動再生能源與儲能科技的開發。

並且政府也應該趁現在這個時機,開始重新協助國內廠商將各項產業原料或供應鏈移回台灣生產,或者分散到其他國家發展,這時候就更要積極推動南向政策,而不是讓廠商在疫情結束後,仍將供應鏈過度集中於中國。

故政府應該思考疫情結束後,未來全世界的消費市場走向,並據此研擬產業發展的策略,例如AI無人產業例如無人電動車的產業供應鏈、智慧機械、線上影音內容產業(OTT)與IP產業、醫藥生技、協助傳統產業走向科技化、再生能源技術開發與儲能科技、網路科技應用與開發。也因此政府應當再思考,是否該再修改產創條例,增加抵減稅額的幅度,並提供資金給各企業開始研發各產業的科技技術並加速人才培育,促使企業更有意願進行產業升級。

雖說現在消費市場萎縮、訂單大減,員工無事可做,但就是從現在開始佈署各項產業升級計畫,並且從現在開始練兵、打穩基礎,一旦疫情結束後,全球經濟開始復甦的時候,這時候台灣的產業已早其他國家一步,就可以佔有先機,這才是真正的超前佈署。

因此政府不該只是拿錢出來一昧的補貼廠商、企業,或者只為刺激消費而進行各項擴大內需。

1929年美國經濟大蕭條,銀行紛紛倒閉、失業率節節上升,到了1933年小羅斯福上任總統後,為了解決經濟大蕭條,開始推行新政,新政的目的並非是一昧的補貼政策,或單純的以擴大內需解決失業率,而是利用這次危機,改革美國舊有的經濟與金融體制,重新厚植美國的國力,奠基爾後美國成為全球霸權的基礎。蔡英文政府也應效仿小羅斯福總統,思考如何利用這次疫情所帶來的危機,改革舊有的產業體制,帶領台灣升級、轉型,重新厚植台灣的國力,加大台灣在國際上的能見度與影響力。

※作者為公務員

更多上報內容: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