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書:江啟臣的「憲法九二」符合台灣最大利益

·6 分鐘 (閱讀時間)

國民黨主席江啟臣在正式登記競選連任黨主席後,已經委請黨務主管暫代黨務,請假全力投入選戰,也就是說上週三的中常會是江啟臣這屆黨主席任期內最後一次以主席身分主持中常會,會中他再次重述他的兩岸主張,強調兩岸要回到「不統、不獨、不武」的和平狀態,他相信「憲法九二」可以讓原汁原味、求同存異的「九二共識」繼續成為台灣民眾的主要選項;國民黨也要與中國社會對話並重振中華歷史文化教育,因此發起「兩岸和平發展委員會」舉辦「兩岸國是論壇」將會是他連任後的重要任務。

江啟臣連任之路的最大對手朱立倫聽聞「憲法九二」一說,立刻回應「兩岸不需創造新名詞」,他表示國民黨根據黨章、黨綱的規定,堅守中華民國民主自由的立場,捍衛中華民國的憲法,兩岸路線上包括「九二共識、一中各表」等,這些都是國民黨長期以來的主張。朱立倫強調,國民黨不但要求同存異,更進一步希望能夠「求同尊異」。

這場國民黨主席選舉激烈廝殺,兩位主要競爭者在兩岸論述上的交鋒,意外讓江朱兩岸立場提早現形。

「憲法九二」吸納九二共識精神 但卻更符合國際現勢

2008年以馬英九為首的國民黨政府重返執政,其兩岸政策以「九二共識、一中各表」為主調,開啟兩岸長達8年的深度交往期,在2015年11月7日的馬習會達到兩岸互動歷史高峰。馬總統卸任後時至今日,國民黨歷經兩次慘敗的總統大選其兩岸論述仍無法離開「九二共識」這曾經實用的歷史符號。

這次的國民黨主席選舉更是處處可見這種情況,無論是江啟臣的「憲法九二」、朱立論的「求同尊異」或是卓伯源的「原汁原味」,都是以馬英九執政時的兩岸論述為基調調整,其本質都是寄望九二共識的創造性模糊能在各自滿足兩岸雙方國內政治需求或政治利益的前提下,摸索兩岸最終的國家型態或互動模式。

雖然國民黨主席參選人們都以九二共識作為兩岸論述的基調,但這不意味著他們所設想的兩岸互動模式或互動主體是一樣的,魔鬼藏在細節裡,有些人的兩岸論述是承擔,有些人則是單純的迴避問題。

江啟臣提出的「憲法九二」將《中華民國憲法》拉到九二共識之前,也因為將憲法之於九二共識的關係講得更清楚,使江版本的九二共識成為目前各種詮釋中最為強調中華民國主體性的論述,這顯然貫徹了江啟臣不斷對外表示自己是中華民國派的決心。

在中美關係日趨緊張及國內民意日漸反中的情況下,江啟臣把九二共識作為兩岸對話的鑰匙,放大九二共識的工具性,既可以維持兩岸所需要的創造性模糊,也回應北京對九二共識這項歷史符號的需求,更因論述強化中華民國主體性得以回應臺灣逐漸凝固的自主意識,避免被民進黨扣紅帽子。

歸根結柢,江啟臣的憲法九二吸取了馬英九時代九二共識的精神,對於兩岸未來保有論述上的彈性,也同樣展現與中國大陸進行良性交流的誠意,但憲法九二卻比九二共識這一個被民進黨汙衊的詞彙,更能有效回應目前的國際結構與國內民意,這兩者是九二共識在兩岸關係中是否能起作用的基礎,也決定了九二共識是否仍適合作為兩岸互動的鑰匙。

朱立倫兩岸論述了無新意

在國民黨度過2020年敗選最低潮後,終於願意承擔國民黨主席一職的朱立倫被視為江啟臣連任之路的最大阻礙,是以朱立倫的兩岸論述也成為本次選舉的看點之一。但可惜的是當江啟臣力圖提出其認為足以回應當前政治現實的兩岸論述時,朱立倫只輕描淡寫地回應「兩岸不需要創造新名詞」,這個回應貫徹朱立倫過去曾說過「『九二共識、一中各表』的兩岸路線,是國民黨長期以來的主張,不但要求同存異,他更希望能進一步『求同尊異』,兩岸相互尊重、了解,將來才能更和平、更安定、更繁榮」。

也就是說,朱立倫不打算重新包裝九二共識,但會幫九二共識加個期待,即其兩岸論述除了九二共識本身外,建立在北京若有似無的善意上,若北京能尊重台灣的體制最好,若不能也沒關係因為這也不過是個期待。

朱立倫處理兩岸論述的態度反應出他的政治性格,缺乏開創的能力與勇氣,他所倡議的兩岸論述是國民黨目前的主流共識沒錯,但卻也是被全國國民否定兩次的兩岸立場,國民黨若要重返執政這樣的兩岸立論顯然不夠,現階段的國民黨若不打算提出全新的兩岸解法,至少也得給的新包裝,但朱立倫兩者都不打算做,這種立場將會讓選民懷疑他觀察兩岸現況與國內政情的能力。

從美中關係緊繃的國際現況來看,除國際政治實力堅強的大國外,多數國家都必須對美中兩方做出一定程度的表態,此時的九二共識若未與時俱進,仍寄望在美中兩強間左右逢源無異緣木求魚,朱立倫卻仍不斷在提「親美和中」,甚至一廂情願向中共提出「求同尊異」,這種做法最終只會讓九二共識在台灣民間失去品牌魅力,在中共武力威壓的表象及民進黨推波助瀾下,讓國民黨成為真正的中共同路人。

新任國民黨主席 必須頂得住對岸壓力又滿足國內期待

觀察江朱兩人面對九二共識的態度,筆者認為江啟臣力圖重新包裝九二共識,試圖提出讓對岸及國人都可以接受的「憲法九二」,這是看清當前九二共識的海內外信任危機,並力圖解決問題的承擔,而朱立倫的「求同尊異」則是保守守成,雖然守成不易但在台灣社會也難有進一步的發展,比起承擔這更像是迴避九二共識在台灣遇到的信任危機。

新任的國民黨主席在處理兩岸關係時,必須頂得住對岸壓力,卻又滿足國內對自身主體性的期待,簡而言之,台灣人對於被中共吃豆腐零容忍,若新任國民黨主席不能巧妙利用九二共識的創造性模糊,只會讓國民黨被這種模糊給抹滅,最終成為繼九二共識後下一個歷史符號而已。

※作者為高中歷史科教師

更多上報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