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書:沒有我川威武 還有台灣自強

林青弘
·5 分鐘 (閱讀時間)

《時代雜誌》(TIME)於日前刊載《Donald Trump's Foreign Policy Leaves BehindDestruction—and Opportunity—for JoeBiden》(作者譯:《拜登面臨川普外交政策帶來的破壞與轉機》),此文從不同角度與多樣面向分析川普政府4年期間的外交政策改變,為美國帶來國際關係上的破壞結果,同時分析與報導拜登就任總統後的政策如何改變與帶來轉機。民進黨政府尤其是那些「我川威武」的信眾們,應該客觀看看美國媒體如何反省與自律,蔡總統不能自「綠」滿足,美中台新關係的衝擊與因應,現在就是關鍵時刻。

我國貿易出口中,廣義的ICT產品若以「電子零組件」與「資通與視聽產品」累加統計,兩者出口合計1551億美元(按:2019年),前者1125億美元(出口占比34.2%)、後者426億美元(出口占比13.0%),顯見ICT產品在出口占比高達47.2%,其貿易出超各為530億美元、254億美元,2019年所有貿易順差(出超)為435億美元,上述ICT產品的出超與所有貿易順差相比高達180.23%(按:其他產品有入超即進口額大於出口額),足證ICT產品為台灣帶來非常重要的出超與外匯存底增加。AIT於18日和我國簽署「美台科學及技術合作協定」,亦可視為美國重視ICT產品貿易平衡的超前部署與建立經貿安全防火牆。半導體的設計、製造、封裝等產業鏈,對於台灣經貿安全非常重要,同時也關係美國的國家利益與國安需求。蔡政府重視且積極穩定半導體產業鏈的成長,這確實是具有遠見的重要政策。

國際貿易現象上有所謂的「荷蘭病」,原指輸出國的自然資源具有不可替代性與重要性,因輸出國出超賺進相當比例的外匯,致使輸出國貨幣相對其他國家明顯升值,進而造成輸出國其他產業的出口競爭力下降(因輸出國本國貨幣大幅升值),其他產業被迫外移,最後造成輸出國的產業結構偏移與大量失業,因特定產品的高額出超而帶來破壞經濟正常發展的惡果。自然資源的產出因為在地性而不能外移,有地區的黏著性,所以適用「荷蘭病」的經貿現象比較少見。但是「荷蘭病」的關鍵在於匯率升值致使出口競爭力明顯下降且帶來產業外移與大量失業,這才是台灣審視半導體與其他ICT產業的重要標準。換言之,台幣的升值若是持續不斷,美國政府又施加相當壓力,想要藉由台幣升值減少美台貿易逆差,如此條件下,蔡政府就要慎重關注台灣其他產業是否會有台版荷蘭病的重大影響。

鑒於RCEP、CPTPP、ASEAN、USMCA、PA以及中日韓FTA均無台灣參與的現況,兩岸關係冰凍到極點,中國若積極爭取加入CPTPP,台灣在國際經貿多邊組織的參與和地位勢必更加邊緣化,如此國際經貿關係對於非ICT產業來說,無異是未來的惡夢與經貿障礙。蔡政府要為非ICT產業的轉型或升級積極尋找防火牆,畢竟台灣就業人口絕大多數都是非ICT產業。美中台新關係的衝擊與應變,首要課題就是國際經貿組織的參與以及非ICT產業的轉型與升級。

川普政府友台積極,軍售案與友台法案都有利於台美關係的穩定發展。但以國家安全而論,近來通過的軍售武器,能夠上線且發揮戰力,尚有數年等待期。遠水救不了近火,如何利用拜登政府推動新外交政策時,在不違背「九二會談歷史」的事實上,積極尋求與大陸當局的溝通與對話等機會,無論非正式或正式機制,都應該積極進行軟對抗與緩和解。中共當局還是會以政治前提阻礙蔡政府與習近平核心的交流互動,這個難題待解,而且非常具有挑戰性。改變仇共與仇中的意識型態,才能緩和過去抗中的過度高亢情緒,不求改變,中共在2024年以前,鐵定會利用各種機會報復蔡政府。抗中在台灣內部造成藍綠對立撕裂,這是中共期待的分化結果,蔡政府與民進黨不能疏忽過去4年政治操作與統獨對立所帶來的內部創傷。這些內部創傷,只會分裂台灣人民,剩下抗中勝利而沒有保台成功。

基於國安需求與戰略制定,蔡政府的輿情蒐集和情報分析,是相關政策如何調整的基礎判準。雖然兩岸關係冰凍,但不代表兩岸情蒐應該減弱甚至停止。香港保不住一國兩制,就是川普外交政策錯誤的惡果代表。中共不惜犧牲香港的國際金融地位與往昔自由習慣,可見川普在外交上的一錯再錯,足以帶來不可回復的應報與結果。因應美中台新關係的改變,第二課題就是緩和兩岸對立與避免軍事衝突。

當台灣是否為國家主體獲得美國明確處置時,那就是台灣生存發展的關鍵時刻。美國若承認一中一台,兩岸戰爭風險立馬提高,半導體尤其先進技術部分的產業鏈,美國政府會基於國安需求積極複製與要求外移。護國神山並非不可複製,智財權的保障大多依賴美國專利認定與保護,高端先進技術與製程在美國進行落地生根,並非不可能實現。反之,若美國承認中國主權及於台澎金馬,軍售從此不再具有正當性,半導體高端產業鏈移往美國或他地,也符合美國的國家利益,避免中共接收台積電所帶來的高度影響與掌控。因此,台獨與統一都不是美國想要優先處理的課題,在台灣內部可以因為選舉需要而政治操作,但在國際關係上,那是美國不想面對而刻意迴避的必要議題。

告別「我川威武」,迎接台灣自強,不論拜登是否威武抗中,自己的國家自己救,總是正確的道理。

※作者為自由作家

更多上報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