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書:沒「垃圾時間」 中共介選「大的」還在後面

宇文自由

「垃圾時間」(Garbage time)近來成為了很多人用以形容2020年總統大選「戰況」的比喻,而無論是用「隱疾」來形容對手的酸葡萄心理,亦或是前不見古人、後不見來者的「請回答『唯一支持蔡英文』!」怪招,看起來都無法阻擋、甚至只能更加速著國民黨陣營的民調支持度崩跌。

只是,「國共命運共同體」在台灣政治活動中的緊密同盟,早已不是一天兩天了;縱使國民黨目前看來簡直是陷入「自暴自棄」的狀態中,但這絕對不意味著,它的好朋友:中共,也已經決定瀟灑地置身事外。從過往的歷史經驗與中共的近期動作來看,只怕「更大的」還在後面。

操作選前斷交 重挫人民信心

為了對抗美、澳等國,並將其勢力影響範圍持續往太平洋地區擴張,中國近來對南太平洋與中南美洲等地區著力之深,除了戰略需求,更難保中共不會想在選前再度操作外交攻勢,又再度以重金奪走台灣一至兩個邦交國。如太平洋島國馬紹爾群島,亦將比台灣早一步舉行總統大選,在此之前其現任總統早已被較為親中的反對黨議員險些以不信任投票拉下臺,此次選舉更被認為是親中的在野黨陣營勝券在握。類似的挖角與劇變,對財大氣粗的中國而言,自然都是早已在長期佈局與經營的「子彈」。

儘管,這樣的外交挖角最後往往只會導致台灣人對中共的反感日升,但如果在選前引爆,仍將造成一段時間的混亂,而顯而易見的,部分在野陣營更會大肆利用這樣的機會,配合中共以隆隆炮火轟向民進黨政府。而當民進黨與其他同屬「抗中臺派」陣營的盟友們一時受挫之際,恐怕正是那些泛藍勢力的可趁之機。

操練「紅藍聯軍」 力阻「反滲透法」

迫於大勢所趨,中共的各種介選手段與資源看似都已從總統之戰中撤出,但這些龐大的「介選」力量並未消失,其中很大一部分顯然被轉移到了香港的戰場,而另一部分則很可能被投入到台灣的國會競選裡。如果無法阻止民進黨政府在2020年繼續執政,那對中共而言最好的如意算盤,顯然就是讓那些在「兩岸立場」上更接近於北京、並始終保持著許多「默契」與「信任」關係的政黨,能夠在國會裡掌握到多數席次,便能在未來四年裡徹底處處「制肘」蔡政府,更迫使台灣無法繼續建立起足夠堅強的「自由價值同盟」與「民主防禦機制」。

這群「紅藍聯軍」的陣容,或從吳敦義口中的「泛藍聯盟」認知即可窺探一二:國民黨也許無法單獨過半,單若再加上「泛藍友軍」的台灣民眾黨、親民黨、新黨等,便有可能足以掌握國會多數。而「紅藍聯軍」的預演操練更早已開始:針對民進黨力圖在年底通過針對「境外敵對勢力」的「反滲透法草案」,國、親、新與民眾黨均表示過(不同程度,也不同角度)的反對,民眾黨的立委參選人蔡宜芳還乾脆把美國給扯進來,其國際觀之「特別」在網路上掀起久久不息的軒然大波,而和中共一起阻擋「反滲透法」,恐怕只會是這群「紅藍聯軍」的「第一戰」而已。

「習五條」一週年 沒成果怎可以

對中共而言,在1月11日台灣的投票日前,會先來臨的是1月2日的「習五條」一週年。一年前由習近平親自披掛上陣,對著全世界放送的「『九二共識』就是要實現祖國統一」、「兩岸融合發展」與「一國兩制台灣方案」,在總是如此重視週年意義的中共官僚系統眼中,想必有著許多壓力。特別是至少過去一年多來,中共的許多對台政策研擬與決策早已不再是國台辦系統能執掌,而是由「習辦」親自操刀──但,過去這一年多來,中共種種對台政策的努力,卻可說幾乎沒有達成任何成果,甚至只有「反效果」。

當中共的對台政策成為了習近平的「完全決策」時,自然也要「完全負責」。儘管完全無法期待既有的中共派系結構與黨政官僚系統,對其最高領導人進行「究責」,但中共高層為此必須承受的壓力與焦慮顯然不小。為了讓習近平的老臉能掛的住,又為了硬要在「習五條」一週年時擺出些「巨大成就」,難免中共不會再絞盡腦汁地進行選前的最後一搏。

在可預見的未來,中共的種種「介選」行動只會持續不斷地發生,並運用著各種「與時俱進」的多元管道與工具;但台灣人也不必害怕灰心,能抵擋得住第一次,我們就絕對有力量能再擋下它們千百次,請不要小看我們的「免疫力」,更不要輕忽兩千三百萬的「小國好民」,對守護自己的國家主權與民主自由的堅強韌性。

※作者為自由撰稿人/政治工作者

更多上報內容:

【影片】專訪花敬群次長 居住正義是什麼?

【影片】張善政批台灣觀光協會補助多 葉菊蘭親上火線:保留法律追訴權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