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書:為何中共打敗國民黨後要改國號

·9 分鐘 (閱讀時間)

光輝的十月,卻有兩個中國分別慶祝自己的開國紀念日!

一九四九年九月,以毛澤東為首的中央領導人在籌備建國時,老毛主張沿用中華民國國號,但是劉少奇等任認為,如果國號不改,則與腐敗的國民黨有何不同?所以以主張改國號為中華人民共和國。後來周恩來打圓場,雖然將國號確定為『中華人民共和國』,但同時又加上『簡稱中華民國』的括弧。」

毛澤東關於新中國實行「雙重國號」的設想最初來自民主促進會領導人雷潔瓊的建議,也得到民建領導人黃炎培、民革領導人何香凝等人支持。主要是出於對孫中山先生的尊重和對辛亥革命歷史作用的肯定,以及當時大陸地區人民對使用「中華民國」國號心理習慣的考慮。

根據毛澤東的指示和中央領導集體研究決定,「雙重國號」條款寫入《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共同綱領》(草案)之中。誰知在審議《共同綱領》(草案)時候,「雙重國號」條款引發了極大的爭議,有人表示支持,有人表示反對。中共中央為了消除分歧,由周恩來於九月廿六日在北京東交民巷六國飯店設邀請對「雙重國號」條款持正反意見的二十多位民主人士。

席宴之間,黃炎培首先發言說:「現在雖說解放了,但老百姓感情上習慣用『中華民國』國號,一旦改掉,勢必引起不必要的反感,留個簡稱,也是非常必要的。」

何香凝說:「『中華民國』是孫中山先生革命的一個結果,是許多烈士用鮮血換來的。如果能照舊用它,也是好,要是大家都不贊成,我也不堅持己見。」

算了吧,當年辛亥革命時,老孫與同盟會的黨員人在哪裡?畢竟武昌起義是文學社與共進會的黨員發起的,與老孫何干?他對ROC的建國有何重要貢獻?

第一個持反對意見的是周致祥,周致祥是辛亥革命後「歸隱」38年,平生不寫民國國號的前清進士。出於反蔣仇蔣情緒,他表明反對實行「雙重國號」立場。83歲的美洲華僑領袖司徒美堂也出於反蔣仇蔣情緒,贊成周致祥意見,甚至言辭更為激烈,讓人感覺是在「放炮」,他說:「如今革命勝利了,為何連國號也不敢改?好像偷偷摸摸似的……仍然叫民國,何以昭示天下百姓?我堅決反對使用中華民國簡稱,堅決主張光明正大地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國號。」

民盟領導人沈鈞儒則從國際慣例的角度表明反對意見,他說:「『中華人民共和國』後加上『簡稱中華民國』的括弧,不合法律觀點。世界各國的國號,只有字母上的縮寫,而沒有載之於立國檔上的其他簡稱。況且,將來在行文上,包括用國家名義與其他國家訂約,都有諸多不便。所以,我也主張不用那個簡稱。」

沈鈞儒發言後,與會者再沒有表示不同意見。由於當時還不存在台灣問題,當然更不會想到以後會有「台獨」勢力的坐大。考慮到在民主人士中支持「雙重國號」條款的聲音處於弱勢,而反對的聲音處於強勢,所以毛澤東沒有再堅持原來的設想。

第二天,也就是九月廿七日全國政協第一屆全體會議通過了刪除「雙重國號」條款的《共同綱領》,以後的中國憲法均延用《共同綱領》之「單一國號」表述至今。

幾年後,當毛澤東得知美國有推動台灣獨立的企圖,並逼迫蔣介石從金門、馬祖撤軍,試圖割斷台灣與大陸的地理聯繫時,為當年沒有堅持「雙重國號」條款而表示後悔。據中共空軍副政委劉亞洲在《對台作戰:戰略評估》一文中透露:「毛澤東說他一生做的最遺憾的事是改掉了中華民國的國號,把一個國家變成兩個了」,為此「1958年炮擊金門時,毛澤東詼諧地說:打炮就是要拉住你。你別跑,內戰還沒結束。」

看來老蔣是中計了,許多國人也以為老蔣保衛了金馬就是保衛台灣,殊不知,當年老毛若有意且有能力進犯台灣,何必先取金馬?他們大可以繞過金馬直取台灣,一旦拿下台灣,金馬自然投降。當年中共之所以沒有進犯台灣,就是沒有海空軍力量,何況當時台美已經簽訂協防條約,老毛縱使敢侵犯台灣,也絕非美國的對手。

1965年,毛澤東主席接見法國人道報記者馬嘉麗,說到一件令他後悔的事情,就是1949年不應該把中華民國改名為中華人民共和國,如果當時不改名的話,會減少很多麻煩,解決很多問題,好比聯合國問題、臺灣小朝廷問題等。只能說是老毛自己想當開國皇帝,又能怪誰呢?

半個多世紀以來,海峽兩岸的統一障礙,皆與國號問題有關。李登輝總統於1991年6月在國民黨革命實踐研究院說:「毛澤東最大遺憾是改了國號,如果他們還叫中華民國的話,我們就麻煩了。」怎麼會麻煩?就直接總統民選,並改國號即可。

史學作家李敖曾說:「當時中華人民共和國在開國以前,大家開會,大家都說我們繼續叫中華民國,中華民國不是被汙染了,被袁世凱汙染、被蔣介石汙染,大家不喜歡這個名字,想改,可是大家又覺得我們繼續叫中華民國對整個中國最有利,毛澤東也同意了。這時候有個浙江人周善培,他在旁邊點了毛澤東一句,如果叫中華民國的話,毛主席你的地位永遠不會超過孫中山,你只有改個國號,你才能作『太祖高皇帝』。毛主席一聽,心動了,改國號,就改成中華人民共和國。可是,十六年後,毛澤東對法國共產黨的機關報『人道報』的記者透露了這個秘密,『人道報』的記者問毛澤東你有沒有做錯什麼事?毛澤東說:『我做過。』記者問什麼時候的事?毛澤東說:『當年不該改名中華人民共和國,這件事做錯了。』」

毛澤東就是想當「太祖高皇帝」,才把國名改為中華人民共和國較有可能。這位浙江人周善培很會忖度上意,用「太祖高皇帝」來拍馬。結果影響了統一,遲了22年才進入聯合國,也製造了統一的障礙,讓台灣人覺得「好佳在」。如果當時中共自稱中華民國,老蔣是否沒戲唱了?也不見得,可能他會心裡一橫,乾脆改國號,在台灣當土皇帝,反正他當時大權在握。

但是從法理來說,中華人民共和國依然繼承了中華民國。1971年的聯合國大會第2758號決議案說得很清楚:「恢復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切權利,承認它的政府的代表為中國在聯合國組織的唯一合法代表,並立即把蔣介石的代表從它在聯合國組織及其所屬一切機構中所非法占據的席位上驅逐出去」。中華民國被逐出聯合國的意義是,國際間從此確認中華民國已經不是合法的(de jure)中國政權了。這個政權既不能代表中國,也不能代表台灣,只能說是事實(de facto)政權,李敖稱之為偽政權,老蔣政府只能說是流亡政府。

兩岸終有一天要談判,其中一個爭議即國號,中華民國或中華人民共和國?中華人民共和國比較吃虧的是多了「人民」兩個字,因為「共和」是羅馬對希臘「民主」的翻譯,兩者意思一樣。共和國即民主國,也就是民國。因此,共和國已含有「民」了,何必再多加人民,畫蛇添足?

若是談判國號,中華民國據理力爭,中共要傷腦筋了。中共為了想要統一可能會讓步,如何讓步?雙方的面子都要顧,有人認為國名的英文可以統一叫做R. O. C.(Republic of China),但是中文改為「中華共和國」。中華共和國即中華民國,少掉人民也不影響共和國的意義。兩岸對外都是R. O. C.,一個中國沒有問題。

但是李敖已說了,ROC個政權既不能代表中國,也不能代表台灣,只能說是事實(de facto)政權,或稱之為偽政權。可見台灣獨立存在是一個國際公認的事實,不是中國的一部份,因為無論是1911年的辛亥革命或1949年的中共建國,或是後推四百年,台灣與中國不相隸屬。

從歷史上看,台灣是滿清時代被割讓給日本,不是ROC時代被割讓的。更遠時代是滿清自明鄭東寧王朝所強佔的,而明鄭自荷蘭人手中奪取,荷蘭人則是從台灣原住民取得的,荷蘭人的手段還算和平,其他外來政權則沒有資格說台灣是他們的,因為他們都是靠武力強佔的。

老毛想當開國皇帝,卻沒有兒子可以繼承,長子毛岸青死於韓戰,私生子華國鋒沒有威望,只當了幾年皇帝就讓位給鄧小平,小平的兒子因文化大革命被鬥爭而殘廢,他也不好意思將皇位傳給自己兒子。江澤民與胡錦濤類似,也都有"民主"風度,傳賢不傳子,然而這樣做符合民主嗎?為何不順應世界潮流讓全民直選呢?

只有老蔣最不要臉,敗家之犬,還有臉當總統到死為止,只因他與國會老表私相授受,各取所需,然後再將皇位傳給兒子,若無江南案,恐怕又會傳位給孫子,只因孫子也沒有一個是能才,小蔣才傳位給台灣人李登輝,讓李登輝完成真正的民主革命,當然令國民黨那些元老很不滿意。

如果我們還用ROC當國號,真的只有被統一途,因為中國的PROC=ROC,而世界各國也都是將英文名最後一字當國名,只有國民黨冥頑不靈,老是跟人家搶神主牌。

※作者為大學教授

更多上報內容:

陳時中飲酒飆歌影片瘋傳 蔡易餘:散播來源為中國網軍

【被部長耽誤的歌星】陳時中第2部高歌影片流出 超嗨聚會台上都沒戴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