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書:疫情凸顯性工作者的弱勢困境

林青弘
上報

新冠肺炎重創全球經濟,全球超過340萬人確診染疫,已有超過24.3萬人因此病逝。美國已有超過113萬人染疫、病逝者超過6.6萬人;歐洲的西班牙、義大利、英國、法國、德國等五個先進工業國家,染疫人數合計突破94.2萬人,病逝者總計超過11.3萬人,美歐的疫情慘重已如數字自白。當美歐疫情尚不能趨緩收尾,全球經濟難能期待強有力的消費動能,消費動能過度衰減,世界工廠如中國,也不能獨力改變疫情下的全球經濟疲弱。

當全球經濟疲弱時,依賴肉體本錢進行工作與生存者,勢必受到疫情重創「商機」。因為疫情尚未趨穩,性交易的數量與頻率勢必大幅減少,性工作者的收入因而不如以往。這些性工作者,平常即為經濟與社會的弱勢者與邊緣人,沒有受尊敬的社會經濟地位,也沒有職業尊嚴,政府紓困救不到這些人,銀行貸款更不可能授信救急。《社會秩序維護法》第91條之1的「性交易專區」,至今仍無直轄市或縣市能夠依法規劃與設置,地下化的性交易消費,迄今仍然不能正當產業化,也無法成為銀行正常往來的企業或個人授信戶。

台中市有一條街,名曰平等,約略為東北至西南走向,鄰近民權路的一端,有郵局與舊市府台中州廳,彼端則是接至台中公園。這一條街,分屬兩個世界,接近台中州廳的這端,沒有遊民街友與性工作者,鄰接台中公園的彼端,常見街友群聚,無論早上或深夜,各有零散的性工作者,進行個體戶的性交易。本文書寫至此,希望台中市政府與市警局,不是往積極取締非法性交易檢討,而是反映疫情下的人性與經濟社會弱勢。如果可以選擇,而且有能力從事其他工作過活,為何需要從事性工作?這是性服務產業,而不是幸福產業!不能挑選客人,而且個體戶性工作者,更沒有能力篩選客戶,經常是價格競爭,把自己的肉體秤斤論兩進行買賣。

《禮記.禮運》有云:「飲食男女,人之大欲存焉;死亡貧苦,人之大惡存焉。故欲、惡者,心之大端也。」與孟子同期的哲學家告子曾說「食色,性也」,舉凡人性和慾望的經驗法則與生存法則,亙古亙今以來,樣態改變但是本質鮮少變異。為何要從事性工作這種問題,不是單純的職業選擇,也不是職業性向或人力銀行的專業分析可供解答。更適合的說法,或者「需求創造供給」,而由誰供給,則是工作者的自己選擇。

1995年張曉春教授在課堂上剖析私娼與公娼議題時,並未有《社會秩序維護法》第91條之1的修法,設置「性交易專區」的倡議氛圍仍在形成,社會共識與立法意志正在拔河推拉。張教授於1996年病逝,2011年11月公布「性交易專區」修法,立法理由更為驚人,註記「照國民黨黨團所提修正動議條文通過」,由此見證中國國民黨,並非不為社會與經濟弱勢者著想。

可惜者,迄今徒有法律條文,而無施行魄力。把「性交易專區」視為「鄰避」(NIMBY),造成性工作者的工作環境更加凌亂紛雜,「流鶯」這個詞語,不僅有性別歧視,更加顯現性工作者「求職謀生」的困難。性之交易,何嘗限制於女性工作者而已?面對慾望和生活,性的需求是生活之一部,只要健康與合法,在司法改革建議通姦罪除罪化的對比下,性工作者要求政府正視工作機會的企業化與專區化,難道不是捍衛工作權,想要保障生活權利?

戴口罩、噴酒精、勤洗手,防疫措施對於性工作者不是麻煩,關鍵是在於消費意願滑落,收入瞬時大幅減少。這些收入的減少,一者不能請領失業救濟,二者沒有安心即時上工計畫可以補貼,想要申辦勞工紓困貸款,銀行哪來這種勇氣與膽量?見不得人、不容於世,這樣的工作尊嚴,如何存在?如何自我尊重與他人尊重?

台灣人的賺錢能力全球排名肯定名列前茅,但對於性工作的職業尊重與包容接受度,肯定遙遙落後美歐工業國家。這是一種「枵鬼假細膩」的偽善態度?還是骨子裡徹底歧視性服務為「賣淫」的低下與卑賤?環顧疫情下的台灣,性工作者的生活難關,關關難過,天天難過。政府能合法援助嗎?社會輿情在乎關心嗎?如果沒有往上拉抬的社會支持力量接住性工作者,尤其是中高齡無法轉業者,這些人的命運會如何?

一條街有兩個世界,一端是存錢、提款的確幸世界,一端則是與生活拔河的慘酷世界。「站壁」的煙花紅塵,不是口罩下的粉黛,而是現實無情的凌遲。他們不敢期待政府有魄力施行「性交易專區」,因為沒有民意代表能夠挑戰自己的選票與連任。他們也不敢期待社會輿論支持關注,畢竟這份工作不能獲得職業尊嚴,也無從得到社會大眾的包容與正視。唯一能有的政府經濟援助,或許是依靠身分證可請領的消費券或現金發放而已。

正當工作換取金錢報償,對於性工作者而言,還是看不到黑暗隧道的一線曙光。

※作者為自由作家

更多上報內容:

【影片】一人只要 900 元的和牛無菜單料理!信義區全新聯名品牌 《胡同裏的寬巷子》

【抗疫百日】林佳龍臉書影片:感謝台灣防疫英雄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