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書:疫情當下 別再對航空產業雪上加霜

李榆淮
上報

2020年新冠肺炎爆發,全球航空業、旅遊業首當其衝,受到疫情影響,民眾多取消或延期原定的旅遊行程,隨著疫情升級,世界各國陸續宣布「鎖國」,禁止國際航線往來,我國政府也已宣布禁止外籍遊客來台旅遊。國外智庫分析,半數航空公司可能會在這一波的疫情中倒閉, 中華航空對內表示面臨「成立以來最大危機」;長榮航空員工從去年罷工抱怨「飛太多太累」變成「無班可飛」的窘境;更別提剛開航的星宇航空被投資人看衰,航班砍到剩下台北峴港每日一班。這一波疫情帶給航空業極大困境,交通部長林佳龍明確表態「要盡全力拯救航空業」,政府除了推出紓困方案外,也將對資金流動龐大的航空業推出專案貸款,並提出國際航空線租金、使用費、降落費等相關減免方案。

值此航空業營運以來最大危機之際,航空工會也宣示會和公司站在一起,畢竟如果連公司都撐不住,員工丟了工作,又何來勞權可以爭取?發起去年長榮罷工的桃園市空服員職業工會甚至主動表示可以退讓去年罷工的團體協約條款,取消航班過夜。也對內多次對會員表示會和航空公司攜手共度本次危機。工會雖表面表態放下勞資對立要合作,但實際作為是否如此,則要從他處細細觀察。

表裡不一的空服員工會:表面合作、私下捅刀

疫情爆發以來,航空業因疫情而衍生的突發狀況與挑戰還不少,以下列舉三項近期在媒體報導的事件來探討工會在當中的立場:

第一件事是澳洲音樂家感染新冠肺炎事件,民眾應該還記憶猶深當日晚間十點疫情指揮中心緊急召開記者會,且文化部長鄭麗君也出席的畫面,當時澳洲音樂家搭乘國籍航空班機離境,服務該班機的組員是高風險族群,應依指揮中心指示採取下一步行動。

由於班機尚未返台,指揮中心尚未明確下達指示,在組員處置措施尚不明朗時,空服員工會幹部就拿著來路不明的截圖,批評航空公司的處置不周,事後卻證明航空公司的處置根本與截圖說的不同,除了依照指揮中心的指示外,甚至還自主提升防疫層級。整起事件反映的是空服員工會見獵心喜的姿態,幹部看到截圖不但沒有冷靜查證,反而拿去發文、爆卦,急著散播未經證實的錯誤資訊。

第二件事也是由疫情衍生的事件,由於疫情升溫,機組人員飛到世界各地機場都應申報健康聲明卡,詳實填寫旅遊史、出發地。而中國上海浦東、虹橋機場要求我國機組人員在申明卡上應填寫出發地為「中國台灣」,此舉引發爭議。國人對中國在此危機時刻還「政治議程優先」的態度忿忿不平。

弔詭的是,工會卻特地找友好記者特別寫了一篇標題批評特定航空公司的新聞,故意將中國機場方的要求歸咎於航空公司,造成民眾看見報導會對該航產生反感、抵制的心態。

空服員工會之於航空公司就有如中國政府之於台灣,當前疫情日趨嚴重,工會依然採取「勞資對立」的態勢,抹黑資方的議程優先於全體員工度過難關。工會難道會不知這種抹黑會讓營運不佳的航空公司更雪上加霜?但航空公司的營運似乎並非工會最關切的議程,工會最關切的似乎是能否在事件中見縫插針,損傷仇敵。

第三件事就更直接了,當國會正在審議紓困預算時,航空業也被納入申請範圍,然而工會卻找來立委開記者會,要求若不讓涉及霸凌、恐嚇言行而被開除的工會幹部郭芷嫣復歸原職,就要擋下長榮航空申請預算。為一人而不顧整間航空公司的營運,將整間航空公司的生死當作籌碼,如此不顧勞工死活的要求,工會卻不認為有問題。近期裁決出爐工會敗訴,更證明工會的行徑毫無道理。

工會捅刀航空公司行徑已背叛會員和初衷

無論是拿著未經查證的截圖爆料,散播不實資訊;或是找友好記者撰寫攻擊航空公司的報導;抑或是找立委關說施壓將工會幹部復歸原職,近期由桃產總秘書所指導的空服員工會,種種行徑在航空從業人員的眼裡可謂荒腔走板。工會將自身議程置於整間公司的生死之前,在任何事件上都要見縫插針,尋找可以讓航空公司損血的攻擊點,尤其在巨大的營運危機面前仍不分事件輕重緩急,此種行徑早已背叛信任工會而加入工會的每一個會員。

疫情當前,航空業除了明面上大眾看到的營運危機,對內還要承受工會捅刀,航空公司遭受內外夾攻,對航空公司及員工權益無疑是雪上加霜。桃產總工會應認清現在並非承平時期,沒有內耗的本錢,工會即使做不到雪中送炭,至少也應暫時放下對立,不要瓦上添霜。否則工會只會離自己的初衷、離信任自己的會員們越來越遠。

※作者為投資人

更多上報內容: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