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書:統獨只是價值觀的選擇

曾慶智
上報

在討論統獨的議題上,大家聞風色變,而漸漸的,在政壇上一國兩制,也開始成為國、民兩黨都不願意談的掣肘。

民族主義,在近代史上從未消停,有認為是以種族、文化、語言作為劃分,而在特定人群中產生凝聚力,進而以不受他人干涉為目標。而絕大多數的國家,都是複合型的,也就是大多數的國家人口組成並不單一,像是台灣,有南島語系的原住民族、有鄭成功時期後國共內戰前來到台灣的台灣人、有日治時期後留下來的日本人、有因國共內戰而來台灣的外省人、有近代欲漸增多的新住民,這些人每一個都成為組成台灣民族意識的養分,於是台灣人肯認我們源於中華民族,但是我們並不全然與中國的種族、文化、語言重合。

當朋友們互相交談,常常看玩笑說,如果美國願意讓我們成為第51州,你們覺得如何?

而大家通常基於經濟的考量、自由的氛圍、不再處於被中國文攻武略、壓縮空間的考量,而有正面的評價,反之,在問到願不願意成為中國的一部分時,大家的反面考量都是中國隱藏的經濟危機,像是現在逐漸看到的通貨緊縮、愈漸限縮的自由,像是增強的言論審查、社會評分系統、AI臉部辨識、VPN的嚴加封鎖、維吾爾族共1000萬人,有300萬人進入集中營等等,這反映了雖然我們的民族認同在國內分歧,但近代的年輕人很實際,我們並不以單純的民族作為考量,而會考量更多個人或甚至社會利益。

於是,對於年輕人而言,國家的名字是否是符合憲法的中華民國,抑或是獨派認為的應該有新憲法的台灣,都並不必然因為與民族認同有連結而重要,最重要的價值觀,不論對於國民黨或是民進黨抑或是第三勢力的支持者,都應該要體認,民主價值所帶來的個人與社會利益,才是人民所需要的。

在上述這些推演下,各政黨均有他有面對的質疑和應該釐清的黨的中心思想,國民黨應該要意識到他自相矛盾的問題,不論蔣家第幾代,當年來台的國民黨政府,所欲避免的就是共產主義的入侵,就算如你所說台灣人與中國人的血脈相承,是同一個民族,仍然我們要回歸的中國,不是共產主義下的中國,而基於民主,也不可能是蔣家當年的威權下的中國,這在蔣經國解嚴的時候,體制已經無疑,國民黨若要遙祭祖先、先烈,那這是他們該意識到的問題。

故而,即便蔣萬安對於不論是中國代理人法、投共而取消退休俸的立法、洩密中共者加重刑期、協助在台發展共產勢力加重刑期等等法案於立院投票時投下反對票,而發文表示支持香港學生;又不論是走進中聯辦的韓國瑜喊現行不排除武統的一國兩制不可行;又不論是不分區名單中,有人大肆參加習近平的活動、共產黨的活動等等,都代表他們違反了國民黨的創黨宗旨。

對於民進黨而言,他要體認到獨立是個選項,但人民並不一定願意犧牲生存空間去完成這個目標,當然大家都看的到蔡英文的轉變,從當年不願意唱國歌,到現在認同這面中華民國旗幟、喊出中華民國台灣的折衷方案、發中華民國國旗,然而內部是否可以壓不顧後果的獨立下鷹派,則是他們需要解決的問題。

另外就是民進黨要意識到,作為當年的黨外運動而發展的政黨,目的是要走出與國民黨不同的道路,而不是被他同化,明顯的將政務官酬庸化或許是必然但應該避免,否則在人民眼中,除了比較不親中外,與國民黨的差別在何處?

台灣人民在做智力測驗時,也要清楚這個基本原則,不論你的認同或選擇是統是獨又或是現狀,共產制度、極權高壓、喪失民主空間,均不應是你的或任何政黨的選項,而香港例子活生生地讓我們了解到一國兩制的不可行在於,不論有多麼利多,特首的位置就是低於黨主席,他自始自終都受到牽制而無法違抗國家元首的命令,而一個在國際上信用備受質疑的國家,是否值得你願意簽署和平協議,使其成為國內議題,而讓他國日後幫助干預的這條退路消失,是個重要的選擇。

※作者為事務所法務

更多上報內容:

「星宇航空」聯手台灣動畫公司 機上安全宣導影片媲美皮克斯等級

伐伐伐伐木工! 微軟正式公開《世紀帝國IV》遊戲影片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