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書:美國世紀真的終結了嗎?

孫國祥
·4 分鐘 (閱讀時間)

古希臘著名歷史學家修昔底德(Thucydides)曾言:「強者為所欲為,弱者忍其所必受」,道盡國際無政府狀態下弱肉強食的叢林法則。二戰後美國以建立國際組織與布雷頓金融體系(Bretton Woods system)試圖改變過去的國際秩序,從而享有全球主導地位;1991年蘇聯解體,美國成為單極超強國家;但在2008年金融危機及2014年購買力平價(PPP)被中國超越後,全球友中政客及學者紛紛暢言:美國世紀已經終結。

雖然享譽國際自由主義制度大師Joseph Nye於2015年振筆疾書從硬實力、軟實力、再到巧實力(smart power)証明美國並未式微,只是其他國家崛起;以及川普時代看清過去對中綏靖政策的失敗,改走「脫鈎與圍堵」策略,讓美國再次偉大(Make America Great Again);但是拜登政府剛剛走馬上任,就再度以「邊緣化」臺灣,將臺灣官方定位為「臺灣民選代表」(Taiwan's democratically elected representatives),重回綏靖框架,遞出橄欖枝呼應北京所立下的行為規範,完全忘卻國務卿Antony Blinken在聯邦參議院任命聽證會所發豪語:美國勢必領導。

前國務卿Mike Pompe言猶在言,美國近半世紀對中政策,以邊緣化台灣獲取中共市場准入及對踐踏人權問題的沉默,是項錯誤政策。中共絕不會是一個「維持現狀」的政權,美國倘以「戰略耐心」回應與北京關係,將落入過去針對同屬威權體制的俄羅斯及北韓後塵以失敗收場。國際知名國關學者JohnMearsheimer就曾超過130次對外警示「中國不會和平崛起」,在結構上必定挑戰美國的霸權,且斷言美中大戰的可能性要高於冷戰的美蘇大戰。

習近平已揚棄鄧小平「韜光養晦」教條,改以「奮發有為」展現個人意志,並早於2014年5月在「亞信峰會」上就仿效美國1823年「門羅主義」將歐洲大國驅離美洲作法,倡議亞洲新安全秩序,主張亞洲事務由亞洲人自已辦、亞洲問題與安全由亞洲人自已處理與維護;並屢屢在國際場合表達國際治理不能由一個或幾個國家來發號施令,暗指美國在國際上搞「小圈子」、「新冷戰」、搞脫鉤、斷供、制裁,造成相互隔離、甚至走向對抗。近日更無視美國居間協助台灣與南美洲國家蓋亞那(Guyana)建立經貿關係互設機構之舉,明目張瞻展現「胳膊粗、拳頭大」干預蓋國內政廢除與臺灣協議。

面對中共崛起咄咄逼人的攻勢,JohnMearsheimer認為圍堵政策是美國最佳選擇,且圍堵並不代表完全脫鈎,就如同一戰前的英法面對強敵威廉德國,彼此仍有密切的經貿合作。中共政權已對美國的安全、價值觀和生活方式構成挑戰,及對鄰國印度、日本、台灣、菲律賓、越南及全世界帶來地緣政治及意識形態的威脅;就傳統軍事、經濟實力、政治文化、創新科技等綜合國力而言,美國的世紀並沒有終結,且美國擁有全球超過60個締約盟國及約100個理念相近盟友,在全球權力分配的棋局上,美國仍保有軍事單極優勢,自由民主同盟的整體力量更是威權中國遠遠難以企及。

在目前中國國力尚難望美國項背之際,中共如果發動與美國及民主同盟正面交鋒只會鑄下大錯,正如國務卿Antony Blinken所說:那將是「一個嚴重的錯誤」。拜登政府對中政策不能自我設限與退讓,不宜採取綏靖政策,應仿效1946年美國駐蘇聯外交官喬治肯楠(George Kennan)所發表「長電報」及近日匿名投書「更長電報」戰略(The Longer Telegram:Toward A New American China Strategy),對中採取圍堵、嚇阻及戰略清晰路線,明確政策「紅線」阻止中國跨越,全面展開自由民主對抗中共威權擴張之意識形態競爭。

拜登政府強勢回歸直言「美國回來了」!就不能再度向「骨子裡沒有民主」的中共獨裁政權低頭妥協,再度提供中共戰略機遇,並且再次邊緣化台灣及其他盟邦與夥伴,又「回到被中國狠虐的往日時光」;否則拜登的「外交回來了」就會變成習近平的「中國贏了」!

※前政府駐美人員

更多上報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