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書:美國人要成為何種靈魂的選擇

蔡森然
·2 分鐘 (閱讀時間)

2020年10月,美國共和黨和民主黨後選人不約而同地前後宣稱為「為美國的靈魂而戰」(Flight for America’s Souls),或者「拯救美國的靈魂」(Save America’s Souls),還請求支持者發四個英文字母「SOUL」為標題募款。11月05日開票爭議,川粉們開始使用「請聽從上帝」作為社會對話的強調重點。

上帝、靈魂、美國、川普和拜登以及美國大選,上述三個社會符號以及兩位後選人在一個世界級的大選活動中,媒體中使用「戰」(Flight)或「救」(Save)「美國靈魂」,各自代表了何種心理動力(Psycho-dynamics)被擾動了?

美國自清教徒獨立戰爭、南北戰爭以至當代二戰、越戰、韓戰、波斯灣戰爭以及反恐戰爭等等,死傷了數十萬的美國軍人,這些「美國靈魂」建構了美國立國以來的精神發展,從清教、人權、平等、多元、美國夢、公平競爭、資本文化下的社會福利、開放、價值對話、種族平等與平衡,川普代表了傳統清教南方直爽的西部拓荒者,拜登代表了自由多元都會的菁英移民律師,各自的祖先都曾經為美國戰死沙場,為了美國的兩極對立而戰,戰後合作對抗侵犯美國利益的外國,而不會對抗國內的美國人。

美國總統爭取美國靈魂的認同,美國人為自己的價值選擇而戰。拜登代表了美國價值的專業執行首長,川普代表了美國價值的大股東兼董事長,一位將全球化視為機會,一位將全球化拉回美國本土主導,這其中,有代理成本(agency cost)以及代理風險(agency risk),專業政客訴諸理想,美國靈魂可能會失去底層的經濟利益,得到了上層的利他滿足,這不同人格發展時期的需求,取決於美國靈魂的能量檔次(Energy Level of Amercia’s Soul),是美國人的選擇,也是美國人要成為何種靈魂的選擇。

※作者為政論作家

更多上報內容:

【影片】Breeze Super 微風超市「義大利週」!耶誕第一波首賣白松露禮盒

【影片】光棍節單身不孤單! Extension 1 by 橘色推限定套餐 邀姐妹以鍋佐酒齊開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