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書:美國將以新版的「亞太再平衡」戰略遏阻中國擴張

雷顯威
·3 分鐘 (閱讀時間)

爭議不斷的2020年美國總統大選風波,在現任總統川普於感恩節表態,只要總統選舉人團12月14日,票投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拜登,完成法定程序認證,他會離開白宮,使得白宮一波三折難產新總統的紛爭,終於塵埃落定。

接下來全球關注的是,在白宮易主由民主黨拜登上任後,未來美國外交事務的新走向,特別是對中國的定位與態度,不僅牽動美中台三邊關係,也將影響美國對印太,乃至全球的戰略佈局。

檢視拜登近日公佈的國安新團隊人選,內定國務卿安東尼•布林肯(Anthony Blinken)、白宮國家安全顧問傑克•蘇利文(Jake Sullivan)、駐聯合國大使托馬斯-格林菲爾德(Linda Thomas-Greenfield)、氣候變遷事務特使柯瑞(John Kerry),加上民主黨兩位前總統柯林頓、歐巴馬,最近相繼發表對中國的看法,相對於現任川普政府,可以勾勒拜登新政府未來對華政策變與不變的芻形。

首先在改變的部分,拜登總統選後多次受訪談話,都提到今後外交事務將先與美國盟邦協商、尋求共識,期發揮同盟群體力量,可預見拜登新政府,今後對國際外交事務處理,將揚棄現有川普「美國優先」的單邊主義,改以多邊主義取代。

在這種情況下,美國重新加入世界氣候變遷協定、重返聯合國的組織,例如世界衛生組織(WHO)、人權組織,結合歐盟乃至世界民主國家,重新恢復美國在國際組織的主導地位,可以預期。

其次,美國對中國的定位也有了改變。拜登定位,美國的敵人是俄羅斯;中國是「競爭對手」,此舉完全與川普將中國視為敵人不同。因此在拜登新政府任內,除非中國失控越界挑釁,讓拜登執政團隊改變對中國態度,否則以拜登目前對中國的定位而言,新國安團隊不會對中國咄咄逼人,形成美中「新冷戰」,此舉將使目前被川普政府步步進逼的中共,獲得喘息機會。

至於美、中兩強並存太平洋,今後雙方如何互動,端視中國在其他國際事務,如何對應美國需求(北韓、伊朗核武、氣候變遷問題),乃至中共今後對美釋出多大商機迎合而定。

不變的部分,則是從柯林頓、歐巴馬,乃至拜登,經由中共這幾年在國內外的作為,無論是「一帶一路」、取消香港「一國兩制」、對新疆、西藏暨國內的迫害人權、新冠病毒的隱瞞欺騙,造成全球重大災情,乃至習近平追求獨裁終身制,都讓他們重新認識中共的本質,因此即或拜登不若川普,將中國視為「敵人」,可是他仍會警覺這個「競爭對手」。

這也是何以川普雖然未能連任,但中國迄今對拜登的執政團隊仍持審慎因應的態度。中國北京大學國際戰略研究院院長王緝思就提醒,拜登新政府上任,對華應是採行「競爭為主;合作為輔」基調,也就是實施沒有川普的「川普主義」。何況競選失利的川普,不排除2024年可能捲土重來,這些都是中國應考量的變數。

因此拜登明年一月就任後,雖然未必「川規拜隨」完全接收川普的「印太戰略」佈局,可是強化歐巴馬時期推動「美國重返亞太」政策,推動新版的「亞太再平衡」戰略,阻遏中國軍事擴張,也就不會令人意外。台灣身處西太平洋第一島鏈關鍵位置,又是華人實施自由民主的燈塔,在前述戰略考量下,拜登新政府自然不會輕估台灣的價值。

※作者為牧師、資深媒體人、中正大學戰略暨國際事務所碩士

更多上報內容: